初选乱象为“特朗普拒认大选结果”埋隐患

撰寫:
撰寫:

最近在佐治亚州等多个初选州出现的投票问题绝非个例。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左右两派针对选举投票的公正性争论更为激烈。为了缓解争议,更多州可能会鼓励邮寄投票的方式。

在过去20年,很多州都已经完全采取了邮政投票的模式,或者至少明显扩大了邮寄投票的范围。这些州包括科罗拉多州、犹他州、华盛顿州、俄勒冈州和夏威夷州。虽然邮寄投票在两党中并无大的争议,鲜有选票欺诈等指控,但从佐州初选的现状来看,疫情影响下的邮寄投票也存在问题,后勤上难保万无一失。佐州就有选票抱怨自己发出申请后迟迟未收到邮寄选票的问题。

从目前的选情来看,民主党总统假定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在多个州的民调领先特朗普(Donald Trump),但考虑到特朗普现任总统参选的先天优势,加上保守派铁杆选民的支持,今年大选投票中,两人很可能在多个州出现选情胶着的状态。

而在选情胶着的情况下下,投票率就显得非常关键。在保障缺席投票模式的情况下,也不能忽略传统投票点的必要性,毕竟有些选民还是倾向于到投票点履行自己的宪法权利。这就需要各州确保社交距离,让选民安全、快捷地投票。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此次佐州初选,因为疫情的原因,数百个投票点被迫移除。

目前,疫情已经导致特朗普支持率下跌、落后于拜登,其举行大型竞选集会巩固选票的策略也大打折扣。两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大会也被迫推迟,易地举行。疫情的蔓延也促使国内自4月以来就出现了有关特朗普是否会或能否推迟大选的讨论,包括拜登甚至在一次采访中也担心特朗普可能会推迟选举。

虽然从法律和宪法层面看,特朗普不可能单方面推迟或取消大选,但当前疫情下初选投票暴露出的各式问题,都让左派忧心特朗普可能会在投票结果不利于自己的情况下拒绝承认大选结果。

大选日,50个州同时投票选举总统和联邦议会席位,外加1万多场地方选举,多种形式的投票,加上疫情导致的混乱,都有可能给选举结果的“认定”带来问题。任何一个州存在的投票疑点或问题,或者数百数千的选票差距,都有可能被任何一方放大和聚焦。尤其是特朗普在面对不利于自己的结果时,最擅长利用这种隐患或者缺陷。

四年前和时任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Hillary Clinton)辩论时,特朗普就曾拒绝承诺承认选举结果,而且在竞选过程中一直强调选举“被操纵”,提前为自己否认选举结果准备好合理“证据”。目前,“选举被操纵”和“弹劾剥夺宝贵时间”等仍然是特朗普为自己可能选举失利找好的借口。

目前距离大选还剩下4个多月的时间,民调中拜登领先特朗普10个百分点。但是,特朗普单方面的选民基础并未崩塌,支持者势力依然强大,加上总统的先天优势,不排除今年大选出现投票结果胶着的状态。

特朗普2016年和希拉里举行总统候选人辩论时曾拒绝承诺承认大选结果。(AP)

而且,即便是现在,特朗普及其竞选团队也在指控“左派势力操纵选举”,或者“深国集团意图扳倒自己”。之前的通俄门调查和通乌门引发的众议院弹劾,特朗普也曾抱怨“自己被剥夺了三年总统时光”,为自己应当连任找借口。

拜登是挑战者,如果挑战失败,他承认败选的可能性相对较大。假如今年大选投票中,拜登以绝对的普选票和选举人票优势赢得大选,特朗普发挥的空间就会小很多,抵赖的底气也不足。但是,如果拜登普选票和选举人票都只是微弱领先特朗普,特朗普就有可能以投票误差、机器故障或者选举被操纵等理由,拒绝接受结果。这就和小布什(George W. Bush)和戈尔(Al Gore)2000年的争议类似。戈尔虽然以50万的普选票优势领先小布什,但选举人票却落后于小布什,最后戈尔要求对佛州重新计票,最后在州最高法院和联邦最高法院介入后才承认败选。

比20年前更严重的是,此次疫情未得到有效防控,让全国多个州都出现了投票混乱的状况,特朗普到时候会借多个州“投票舞弊”或机械故障等各种理由,不承认选举结果。这样的话,最终不得不由最高法院介入的有关重新计票、验票之类的官司可能再次登场,最后耗时1个月左右才能得到解决。

而且,和“小布什对决戈尔”不同的是,特朗普是现任总统,掌控一定的话语权和资源,在野党任何可疑的操作都会被无限放大。如果现任总统否认选举结果,必然会引发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宪政危机,考验三权民主制衡体系的韧性和效力。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