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冲突加剧 全面解析中印两军边境地面作战力量

撰写:
撰写:

中印边境对峙再度升级,6月15日晚,印军越过实控线在加勒万河谷地区发动攻击,引发双方激烈肢体冲突。

本篇节选自知远所2019年10月出版的《中印军事态势开源净评估》一书第五章,主要从地面作战部队的编制数量、部署及第三方态势等方面,对中印两国陆军在中印边境争议区的力量态势进行了分析。

中印边境地面作战部队编制数量

文章称,印度陆军在中印边境西段、中段及东段争议区比解放略占优势,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印度陆军在中印边境争议区的部署位置相对于解放军来说比较靠前;二是印度陆军在中印边境争议区附近部署部队的编制比解放军多;三是印度陆军保障较解放军相对容易。

文章称,印度陆军在中印两国边境争议区也有以下几个劣势:一是需要防御的正面多且缺乏战略纵深;二是从平原向雪域高原机动的高度差异太过突兀;三是边境争议区有叛乱情形;四是巴基斯坦陆军对印度陆军的牵制。

文章称,解放军陆军的优势主要表现在防御纵深广阔,需要防御的战略重点少,地势上居高临下,战术保障距离短。解放军的劣势主要表现在4个方面,一是前沿作战力量薄弱;二是高原持久作战对人员素质与装备性能要求高;三是作战力量投送周期长;四是高原保障困难。

此外,巴基斯坦在印巴边境可以牵制印度陆军北部战区、西部战区、西南战区以及南部战区的大部分作战力量。中国与不丹也有部分边境争议区,对中印中段争议区的行动会产生一定影响。

中印边境拉达克现状(点击高清大图浏览):

+14
+13
+12

文章称,在中印边境争议区,印度陆军部署的兵力要远多于解放军。印度陆军共有13个师的兵力可直接用于边境争议区的军事行动,包括3个步兵师、2个装甲师、1个快反师以及7个山地步兵师。此外,印度陆军还有2个炮兵师可用于支援边境作战行动。

解放军陆军可直接用于中印边境作战行动的部队相对较少,只有驻和田的1个机步师、驻林芝的2个山地步兵旅以及驻拉萨的1个机步旅距离边境相对较近,其余部队距离较远。

文章称,相对于印度陆军来说,解放军在中印边境一线的兵力远不足以进行应对。从装甲兵的编制来看,印度陆军2个装甲师与1个快反师,假定每个装甲师编制3个装甲旅,每个快反师编制1装甲旅,共有7个装甲旅。按照每个装甲旅编制2个坦克团与2个机步营,每个坦克团装备59辆坦克,每个机步营装备60辆步战车计算,印度陆军共有826辆坦克与840辆步战车可以用于中印边境作战。印度陆军运用这些装甲部队可快速机动至中印边境争议区,迅速突破解放军边防一线哨所、阵地,为后续部队打开通道,并做好进行纵深打击的准备。

文章称,从步兵数量上来看,印度陆军3个步兵师,按照每个步兵师编制3个步兵旅,每个步兵旅3,000人计算,共有27,000名步兵可以用于中印边境西段争议区的作战行动。印度陆军步兵在平时可借助数量优势加强对中印边境中方一侧进行抵近侦察,袭扰边防哨所,挤占中方边防区域,并在边境对峙中占据人数上的优势。在战时,印度陆军步兵可在阵地前沿进行警戒、武装侦察、渗透偷袭;也可在装甲部队打开通道后,迅速建立防御阵地,确保后续行动的地面安全。

中印边境局势一触即发,解放军王牌坦克被运往前线(请点击图集放大浏览):

+19
+18
+17

文章称,从山地步兵的数量来看,印度陆军7个山地步兵师,按照每个山地师编制3个山地步兵旅与4个山地炮兵团计算,共有21个山地步兵旅与28个山地炮兵团。假定印度陆军山地旅编制3,000名山地步兵,山地炮兵团装备105mm野战炮56门,印度陆军共有63,000名山地步兵与1,568门野战炮可直接用于中印边境的军事行动。由于中印边境争议区多为山地地形,印度陆军山地步兵可在山地进攻与防御作战中发挥主导作用。同时印度山地炮兵装备的105mm野战炮,可以利用地形条件封锁山地通道、控制制高点。

从炮兵的数量来看,假定印度陆军每个步兵师与快反师属炮兵旅编制2个榴弹炮团,每个装甲师编制1个自行炮团与1个榴弹炮团,印度陆军共有10个榴弹炮团、2个自行炮兵团可直接用于中印边境作战行动。按照每个榴弹炮团装备40门榴弹炮,每个自行炮兵团装备24辆自行火炮计算,印度陆军共有400门榴弹炮与48辆自行火炮可直接用于中印边境的作战行动。印度陆军装备的自行火炮可伴随装甲部队提供火力支援,榴弹炮可为步兵提供火力压制、地面进攻提供支援,还可实施道路封锁、火力机动等作战行动。

此外,印度陆军在中印边境争议区还可以动用2个炮兵师参与作战行动。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印度每个炮兵师编制1个装备多管火箭炮的炮兵旅,其装备的Smerch 9K58 MBRL(龙卷风)型与皮那卡(Pinaka MBRL)型多管火箭炮可发射装有热压弹、燃烧弹以及集束炸弹的弹头。这些弹头不仅正面杀伤威力大,对反斜面目标也可产生较大的杀伤效果。

在首次发生致命冲突前,中印已多次爆发肢体冲突,请点击放大观看图集:

+4
+3
+2

中印陆军边境争议区兵力部署态势分析

中印两国边境线主要沿喜马拉雅山脉走向划分,存在的争议区对中印双方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战略缓冲区。

中印两国在边境线两侧均有独立或分裂势力活动,双方都不希望让分裂势力在彼此冲突或对峙中获取利益。中国的“疆独”与“藏独”分子从未放弃过分裂国家的幻想,“藏独”分子甚至还勾结印度企图将整个西藏分裂出去,以作为印度东方防御的屏障。印度在东、北部边疆地区也有叛乱分子活动,这对印度边境作战也会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以印度陆军东部战区为例,该战区在长期应对阿萨姆、那加兰邦及曼尼普尔邦的暴乱行动中,积累了大量的反叛乱经验,采取的军事行动也是迫使暴乱群体接受谈判,如阿萨姆联合解放阵线(United Liberation Front of Assam (ULFA))或卡龙里北方解放阵线(Karbilongri North Liberation Front (KNLF))。虽然印度在反叛乱的问题上取得了进展,但以上反政府组织不会完全屈从于印度政府的压制,一旦时机成熟仍然会采取武装行动。

文章称,从印度的角度来看,海拔400米左右的印度平原与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原直线距离只有约200千米。印度几乎没有战略纵深可言,一旦突破什布奇山口、里普列克山口、乃堆拉山口以及瓦弄等峡谷地区,印度本土便无险可守。

相反,如果印度能够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地区建立稳固的前哨阵地,甚至将整个青藏高原纳入其领土范围,向北可以威胁整个新疆地区,经过蒙古高原便可对中国东北、华北地区形成覆盖之势;向东可以直下青藏高原向陕西、甘肃、宁夏地区延伸;向南可以威胁四川、云南、贵州等地。这不仅可以将印度的战略安全边界向中国纵深拓展,还可满足其精英阶层继承英帝国主义在东方历史遗产的心理与精神需求。中国内陆地区自汉唐以来频繁遭受来自青藏地区游牧民族的侵扰(如吐蕃),中原地区政权多番因此而切断了与新疆地区的联系,整个中国大陆地区也曾因此虚耗国力或陷入四分五裂的状态。对此应该有清醒的认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