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洁篪蓬佩奥密会气氛激烈 助理国务卿檀香山答记者八问揭内情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6月17日在夏威夷檀香山(Honolulu)、位于珍珠港的希卡姆空军基地(Hickam Air Force Base)会谈近7小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一份详细介绍了杨洁篪在会晤中表达观点的声明,似乎格外吸引了美国务院注意,助理国务卿随后召开逾半小时的主题记者会,介绍会晤讨论议题涵盖:中国在香港实施《国家安全法》计划,中方加入美国、俄罗斯三方新核武器控制条约谈判的必要性,朝鲜半岛局势,以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大流行等焦点议题。

美国助理国务卿、负责东亚事务的史迪威(David Stilwell)6月18日在檀香山就蓬佩奥与杨洁篪6月17日檀香山会晤答记者问。蓬佩奥:我问杨洁篪为何强迫澳大利亚放弃病毒起源调查

美国务院新闻发言人奥塔古斯(Morgan Ortagus)先说道:“史迪威今天仍在檀香山,而我和蓬佩奥都在加利福尼亚州,但我们希望为大家举行一场记者会,让你们能够直接听到、记录史迪威介绍蓬佩奥和杨洁篪昨天的会晤情况。史迪威是此行代表团成员之一;在简短开场辞后,将答疑。”

助理国务卿再抛美版声明 隔空对阵赵立坚

史迪威开场说道:“很棒的夏威夷之旅,我知道我们是倾尽了全力从中取得收获的。我将不会细致讲述双方讨论的具体内容,但我注意到,中国外交部已经这么做了。我认为不必就此和他们的发言人赵立坚辩论,但我将在外交礼仪圆规之内、知无不言——包括会晤包含的观点、你来我往的讨论过程,以及过去两天我们刚在夏威夷取得的成果。”

“总体上看,鉴于美中关系现况,中方对会谈的态度可能无法用翘首以盼形容。而美方事先期望的便是举行一场开诚布公的、富有成效的讨论会。”

“你们知道的,美国寻求的有建设性、结果导向的外交关系,是公平和互惠的,我们对这一点一直表达得很清楚。它包含的不只是交流,而是必须采取行动。”

“最近我们观察中国采取的行动——你们一直都在探测时局脉搏,肯定知道——中方的行动并非是建设性的,举例而言,印度、中国南海、香港议题,在这个领域边界上不停采取行动。而在此外的领域,比如贸易、缴纳(协议)账单的诺言,很遗憾,也没兑现。”

史迪威再次强调说:“我将不会赘述会晤讨论细节,但结果是否富有成效?让我们在未来数周找到答案比如(中方)是否放低了强硬姿态?我们不是没有尽力尝试说服,但你懂得这样的事,在任何关系里,双方都有发言、表决权。”

“所以我们正在尽力去做。你们知道的,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没有再对华挥拳出击。他一直在保护美国利益——第一件事、显而易见地是取得了(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并监督执行。”

“但在双方都关切的问题上,比如朝鲜,我们指出了目前存在的几个问题。我们希望(和中方)找到可以合作的地方。”

“我们还期待中方能够积极加入三边军控对话。中国和俄罗斯、美国一样,是核武器拥有国。我们鼓励、也很乐意看到中国加入这样的对话,杜绝不幸事件发生的可能性。”

“当然会晤还谈到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我们坚决呼吁中国公开所知全部情况,大流行是怎么开始的?分享全部信息,以此挽救生命。这不是面子工程,是性命攸关的大事。我们坚决呼吁中方兑现和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协议,遵守国际卫生管理准则,公开疫情,用实践证明疫情高于政治。”

此处,史迪威第三次强调说:“我们要理解,评判我提到的、有建设性和结果导向的双边关系,需要言行一致、依据行动来判断。如果只呼吁和平,却行侵犯之实,我们将不得不加强施压,控制局面。”

我们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并非由美国单打独斗。这不是美中事件,亦非美中问题。这是中国对决诸多第三方的问题。我们刚刚见证一份非常强硬的七国集团(G7)就香港问题联合声明出炉,证实中国的举动让全世界担忧。”

“所以,举行会晤的目的,是帮助中国政府意识到,他们采取的行动会反噬自身,一旦中方带上合理化建议书、走向谈判桌,美方显然要合情合理地欢迎它,寻找共同努力积极解决问题的各种办法。”

2019年7月16日韩国首尔,美国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史迪威(左)抵达仁川国际机场。7月17日前往青瓦台访问,当天下午,史迪威与韩国外长康京和、外交部次官补尹淳九、朝鲜半岛和平交涉本部长李度勋等人士先后会晤。(AP)

八位记者起立 四次追问同一问题

一、记者第一问:“你提到中方拿着合理化建议书来,你们就会合情合理接待。那么会晤里,中方有没有提出过呢?会晤是不是有建设性果实?”

史迪威回答:“在南海问题上,我们都知道美国对航行自由和过度申索主权问题上的立场。”而港版《国家安全法》,“谈到合理化的建议,是否能够回归1997年,中国声明将让香港自治50年。23年便终结,于理不合。”“香港人有话语权,他们将要行使权利。直到目前,他们一直能够在两制的体系中运用这份权利,享受民主化社会秩序。现在他们看见自由和民主在流逝,便无法抑制地去表达忧虑。”

二、《华尔街日报》提了第二问:“你提到中方缺少合理化建议。是否意味着会晤没有就美中争端主要领域,达成合理化建议呢?是否可以说会晤对于解决双边主要分歧没有实质进展呢?”

史迪威回答质疑称:“美方对于表达诉求毫不含混。”“刚才提到,不仅美国,包括G7还有其他国家们——澳大利亚首当其冲就是——(对港版国安法)表示忧虑,这些应当足够触动北京领导层思索,需要重新调整未来要走的方向了。”

记者追问:“所以目前情况不明朗,美中关系主要争议领域里、任何一个问题上,会晤是否取得重大进展了?”

史迪威回答:“我认为应当尽量避免这样定性会晤成果。”

三、记者第三问寻求史迪威对中方声明的看法,“你提出中国外交部北京时间6月18日的声明非常片面,这就带来一个问题,你期望他们怎么做?而且今天是你主场表达美方观点的时候。你认为他们的声明哪里片面?请尽量详述。否则就是默认让对方讲述故事的细节了。”此外,“蓬佩奥几小时前发推特(Twitter)说杨洁篪承诺中方继续兑现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规定的义务,但特朗普刚发推特说,和中国脱钩仍有可能性。两人说法不一致。蓬佩奥谈到的中方(贸易)承诺具体指的是什么?你认为会兑现吗?”

对于中国外交部声明的问题,史迪威评价称:“外交官的交流往往言近旨远,对谈话细节软处理或沉默的外交成效更显著。因为双方需要空间调整,不然会推对方到墙角,被迫采取无益、不情愿的行动,或是被迫不采取行动。”“中国外交部声明是我们一直见证的、很典型的战狼外交——尖锐、片面、时常不切实际,等等。”

美国助理国务卿史迪威隔空传道。图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2020年4月8日出席记者会。(Reuters)

对于蓬佩奥和特朗普对美中贸易关系进展表态上的分歧,史迪威再次强调说:“这是一次核酸测试的好机会,看看中方是否会成为有合作精神的伙伴方。如果他们愿意这么做,通过言行一致在贸易领域建立信任——这点是美中贸易关系的最基本层面——那么妥善完成协议后,双方将会平等互利。”“对于蓬佩奥和特朗普评价的差异之处,我真是无法揣测。”

一个问题被史迪威点赞:谁先提出会晤?

四、由美国公共广播公司(PBS)《新闻时间》(News Hour)的外交和国防记者尼克·斯奇夫林(Nick Schifrin)提出的第四问,先提到白宫前国安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新书指控,被史迪威简言拒绝做答。记者另一半问题说:“请问这场会晤发起方,是中方要求举行的吗,如果事实如此,他们有没有带着实质的诚意敲门?”

史迪威先是寒暄,“尼克,谢谢你,听见你提问总是让人高兴。”“要强调的是,这个问题上,不存在其中一方高人一等的意思——我很自豪,因为我所在团队的外交传统是不需要迎合他方、过分多礼。”“那么会晤是怎样定下来的呢?蓬佩奥前往檀香山军事基地,当好东道主、聆听对方带来的数个建议,我认为你可以想象出来,哪一方感到压力更大。”

不过,有记者稍后追问、请史迪威回答,到底是哪方提出的会晤要求,史迪威直接说“不”拒绝做答。

五、记者第五问指出:“你提出中方并不积极,是关于会晤有哪些事情叫人失望了吗?不积极的原因是什么?”

史迪威说:“中方过去显得有些挑衅的行为,可以开出一份长清单:何为互惠?美国记者不能在中国开展自由报道,当他们对中方记者在美国待遇发出抱怨时,声音却很尖锐。这份关系必须更互利。我们在会晤中提出了几个这样的问题,我把观察中方是否听从建议的后效、评判成果的机会留给你们。就在未来几周时间,尽请期待。”此外“我总是保持乐观,也时常失望。但我们将会看到这场面对面的演示会,我们之间的互动是否将得偿所愿。”

六、第六问关于北京疫情和美国驻华外交官返回岗位的情况。史迪威回答称:“期望中方的数字通报情况比武汉爆发疫情时更准确一些。”“我们有些外交官离开中国一段时间了,留下的同事一直在努力做大量工作,确保双边外交活动保持正常。我们正在倾尽全力让同事们全数返岗、恢复日常。”

这位记者还提出,“檀香山会晤的气氛怎么样?”

史迪威说:“简单地总体评价——关系总得来说很紧张,毕竟中方初到此地。他们从来没有接触过美国政府真正站起来对峙、坚决要求他们执行承诺。这个评价应该是很公平的,他们将要习惯面对坚决捍卫人民利益的美国政府。”

聚焦中印边境冲突和朝鲜半岛局势

七、第七问,记者在香港、台湾问题以及中印边境冲突问题上明确提出,“是否在会晤交涉时,在这些领域对中方发出警告?尤其是中印问题?另一方面,中方有没有给美方划出不能逾越的红线?”

史迪威回答道:“我们显然也在密切关注印中边境冲突。这次事件和过去的争端相似。”“但这次究竟是中方的谈判战术还是出拳打脸、彰显军事优越性,不得而知。”“我们在这个问题上的能见度不高,同时和中方外交官们在这个议题上,尚未有过开诚布公的对话。坦率地说,我很乐意看到能够开展这样的对话。”

中印边境拉达克现状(请点击放大浏览高清图集):

+17
+16
+15

到此时,主持人提示,“记者会已经进行30分钟了,还可以提最后一个问题。”

八、于是记者抛出第八问:“你在开始的时候指出中方态度不积极,随后提过几次让我们拭目以待中方未来几周将要采取的行动,那么请问,1、你得到了中方任何承诺、期待在未来数周兑现吗?2、你在现场察觉到中方对于朝鲜近期动向存在顾虑吗?你是否认为有理由相信,华盛顿和北京能够在朝鲜问题上,找到共识基础?”

史迪威回应称:“先回答你第二个问题。是的,虽然美中采取合作行动的可能性似乎已是越来越小,但有些领域,美中明显可以合作,朝鲜问题是明显可以合作的领域之一。如果美中能够在这个问题上一起努力,看起来朝鲜会更能理解问题的重要性,以及回到谈判桌、讨论去核和其他问题的必要性。”

“所以是的,有些领域,我们合作是完全可能的。(朝鲜问题)领域就像我刚才说的,让我们拭目以待——我们已经清晰表达了美方观点,中方也表达了观点。没有过多争执。问题关键在于如何执行。”

“第一个问题,(中方的)承诺。我要说的是贸易,中方明确承诺将贯彻执行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其余的,我不排除中方可能会听取我们意见、理解我们对其他一些议题严重性的忧虑。我们将尽量保持乐观。历史可能不支持过于乐观,但最终我们会明白——任何一段关系里,有付出才有回报。不能全部是索取,建立真正有建设性和互利的关系,特朗普及政府坚决要求中国兑现做出的承诺。”

奥塔古斯最后说:“很抱歉,我知道还有很多记者排队等着提问,但我们已经超过预定的30分钟记者会时长。明天为大家准备了多场记者会,还请到场。”

中国外交部就杨洁篪和蓬佩奥会晤的声明

先于这场美国国务院记者会,中国外交部官网通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6月18日就杨洁篪同蓬佩奥举行的对话答记者问。记者提出:“请问杨洁篪与蓬佩奥对话中是否谈及近来双边关系中的突出问题,例如台湾、涉港等问题?”

赵立坚回答:“杨洁篪在对话中阐明了中方对发展中美关系的基本态度以及在台湾、涉港、涉疆等重要敏感问题上的立场。”

其中在中美关系上,赵立坚引述称:“杨洁篪指出,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合作是中美双方唯一正确选择。中方致力于同美方一道努力,发展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关系,同时坚定捍卫自身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希望美方与中方相向而行,认真落实两国元首重要共识,推动两国关系回到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轨道。”

“在台湾问题上,杨洁篪强调,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个中国原则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中方捍卫自身核心利益的决心和意志坚定不移。中方要求美方切实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慎重妥善处理涉台问题。”

“在涉港问题上,杨洁篪指出,包括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在内的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中方推进涉港国安立法的决心坚定不移。中方坚决反对美方干预香港事务的言行,坚决反对七国集团外长就涉港问题发表的声明。中方敦促美方切实尊重中方主权,客观、公正看待香港国家安全立法,停止以任何形式干预香港内部事务。”

“在涉疆问题上,杨洁篪指出,中国政府依法在新疆采取反恐和去极端化措施,极大扭转了新疆安全形势,有力保障了新疆各族人民的生命权、健康权、发展权。中方对美方签署“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表示强烈不满,敦促美方尊重中方反恐维稳和去极端化努力,停止在反恐问题上搞双重标准,停止利用涉疆问题干涉中国内政。”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