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冲突】两大之间难为小:喜马拉雅山的小国悲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珠穆朗玛峰是全球地表最高点,也是有志登山的运动家们终须面对的最高目标,但她的高度受到板块变动的影响而不停改变,也使得各国测量队常常需要重新测量,分处喜马拉雅山两侧的中印两国关系也是如此不固定,因为地缘政治结构的摩擦,往往需要重新确认彼此不想冲突的心意。

政治比地理更加复杂,国际政治更是如此。这次尼泊尔、印度、中国各方的冲突或紧张,其实面临相同的地缘政治结构条件,而夹在中印之间的喜马拉雅山小国们,处在不断需要“重新测量”的风口浪尖上,也时时面临着两大之间难为小的困境,它们何以在这个结构中生存?下场又是如何呢?

5月27日,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成功登顶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他们将在峰顶竖立觇标,安装GNSS天线,开展各项峰顶测量工作。( 新华社)

不丹

喜马拉雅山脉小国从东到西,首先是不丹。不丹王国是雷龙之国,面积与台湾相当,但人口仅约75万;在文化上与西藏接近,居民大多信奉藏传佛教,属于竹巴噶举派,不丹原与西藏存有宗藩关系,但18世纪以来英国的入侵并迫其签订条约,最后导致不丹对外事务受英国“指导”,尽管不丹1907年建国独立,这种“指导”关系被日后的印度共和国继承,并驻军不丹。

2017年6月不丹与中国的争议领土洞朗地区发生的印度军队与中共解放军对峙,当时持续了两个月,虽然最后和平落幕,但过程中不丹政府算是相当谨慎地处理夹在中印之间的困境,例如不丹政府在中印达成结束对峙的共识后,表示欢迎双方撤离洞朗,没有特意偏袒印军;不丹民间虽也偶有对印度不满的声浪,但在外交军事与经济上,仍高度受印度影响。

不丹王室深受人民喜爱,图为该国国王凯萨尔·旺楚克(Jigme Khesar Namgyel Wangchuck)与皇后吉增·佩玛(Jetsun Pema)和王子。 (ig@queenjetsunpema)

锡金

旁边的国家,是锡金王国。锡金立国更早,1642年就是独立政体,然而与邻国尼泊尔在1788年爆发战争,最后也演变为清朝与尼泊尔的战争,19世纪英国入侵锡金,同样签了条约,将锡金纳为保护国,并移民尼泊尔裔入锡金。

印度独立后,1949年即挥军锡金,迫其为保护国,更立其《宪法》,最终1975年发动政变,并在尼泊尔裔移民的投票支持下,锡金被并入印度,该国国王流亡美国,直到2003年中共才承认印度对锡金的主权,以换取印度承认中国对西藏主权,目前锡金邦人口仅为60万。

锡金王国国徽,该王国已灭亡。(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尼泊尔

锡金的西边是尼泊尔。尼泊尔可称为喜马拉雅山区域的中型强权,其人口近3,000万,约为北边西藏人口的十倍,更是旁邻不丹、锡金的数十倍之多,但是尼泊尔与印度的关系却也承继自英国殖民时期的影响,开放边界政策争议颇多,试图反抗印度影响内政的尼泊尔2015年更曾面临长达半年印度封锁边境的经济制裁。

尼泊尔内政复杂程度也相当高,特别是尼泊尔共产党的分合与毛派的壮大,伴随着2001年尼泊尔王室的血腥惨案以及内战局势演变,最后尼泊尔于2008年废除君主制,成立共和国,目前执政党是尼泊尔共产党,而不同政党执政时,对中印态度也不同,如2018尼泊尔新总理上台先去北京访问即引起印度不满。

尼泊尔2020年6月再度修宪,这次主要议题不是更改选举制度或政府体制,而是将该国国土纳入有争议的三个地区李普勒克(Lipulekh)、卡拉攀尼(Kalapani)和林匹雅-杜拉(Limpia-Dhuraa),并将之标注于国徽上面(尼泊尔国徽包含全国地图),五天之内由下议院、上议院通过,并由该国总统签署,以回应印度在该处修建战略道路,这引起目前控制该区域的印度不满,尼泊尔也打算增加上百个与印度毗邻的边界哨所。

尼泊尔新地图加入与印度有争议的三处边疆领土,该区块也与中国接壤。(尼泊尔外交部官网)

克什米尔(含那格尔、坎巨提、拉达克等)

再往西走,喜马拉雅山的西端就是这次中印巴爆发冲突的克什米尔地区,克什米尔的异质性又更为复杂,下场也最为凄惨,克什米尔人民长年生活在印巴战争与中印战争的阴影中,也因为中印巴三方并没有画出边界,而是随着实际控制线两侧的各方分别进行基础工事,也更可能引起另一方的不安与强烈反应。【延伸阅读:拉达克对峙:中印帝国转型与战略地带的双重交集

这次中印6月15日晚间在克什米尔拉达克边界发生的悲惨冲突,从事后披露的消息来看,竟是数百位军人在寒冷的黑夜中于山脊上搏斗好几个小时,虽然双方没有枪炮、更没有“开火”,其激烈程度却也令人难以想象、数十条人命葬送在了医疗条件不佳的山谷周遭。印巴之间也在6月10日起于边界发生数起冲突,更有平民死伤,只是规模没有中印6月15日那么惨烈,根据印媒报道,中印双方都有上校层级的军官死亡,极为罕见,但中方并未证实。

两大之间难为小

显然,喜马拉雅山处于地缘政治板块的碰撞区,这些小国或区域处在喜马拉雅山脉中,也成为了板块碰撞的第一线。

接触的几个板块,按照美国政治学巨擘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文明冲突”的说法,分别是印度教文明、穆斯林文明以及佛教/中国文明,他也曾推论中印之间的显著文明差异,将会加剧彼此的冲突。

另一方面,从权力逻辑的角度来说,这些小国(仅剩不丹与尼泊尔了)与中印形成特殊三角关系。但是,由于中印关系自冷战结束后一直“不冷不热”,又涉及达赖喇嘛、俄罗斯、巴基斯坦与美国等其他因素,而时有起伏,由于很难定义中印关系是好是坏,也就很难定义这些三角关系会符合哪些权力逻辑,从而造成更大的不确定性,与加剧了两大之间小国难为小的困难。

近年来引起的喜马拉雅山争议,主要都是基础建设造成,包含洞朗对峙(中方修路)、尼泊尔修宪(印方修路)、拉达克冲突(印方修路),这除了表示各国国界未定外,更有贯彻国家权力于边疆,因而引起对方不安的作用,在国际政治上,权力与意图是最重要的两个因子,在搞不清楚他人意图前,只能先经营权力,目前中国、印度、巴基斯坦都是人口上亿的拥核大国,核武能量都能摧毁对方。

但是各国也都不想在这时轻启战端,毕竟新冠肺炎带来全球经济困境不是一时半刻可解,就算没有经济衰退,各国也还有其他内政改革议程,打仗不再考虑之内,但是在地缘政治的结构性因素作用下,仍不时会传出摩擦与冲突,毕竟现状(status quo)显然是大家都不满意的,这次死伤之惨重、过程之血腥,更超乎外界所能想象。

夹在大国间的尼泊尔与不丹,未来恐怕会更加难为,尤其是这两国若想要摆脱印度继承的英国殖民政府特权,势必会引起印度诸多反弹,弄不好可能重蹈锡金、克什米尔土邦惨遭瓜分或吞并的覆辙;而中国与尼泊尔、不丹的关系进展也将为此区域持续投入变量。无庸置疑的是,三角关系的起起伏伏,将会时时考验着喜马拉雅山周遭当政者的智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