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顿引爆的炸弹不会影响选情的两个理由

撰写:
撰写:

美国前国安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近日可谓是赚足了公众的眼球。

2019年9月30日,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于华盛顿出席活动。(AP)

6月21日,博尔顿在接受《每日电讯报》采访时表示,自己在11月的大选中不会投票给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每日电讯报》将这个表态解读为在11月的大选中,博尔顿将投票给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这样的误解迅速被美国国内各大媒体转载报道,其中包括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国会山报》等。为了澄清自己的立场,作为博尔顿发言人的汀斯雷在当然立即对此进行了澄清:“博尔顿从未说过他计划投票给拜登。”

除了发言,博尔顿即将在6月23日发行的新书《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在美国也引起了轩然大波。这本书中“猛料不断”,描写出了特朗普和蓬佩奥决策内幕的详细片段,更揭秘了特朗普在与别国领导人会面时的“惊人”表态。譬如被美媒转载量最高的“特朗普恳求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帮助他连任”事件。

为此,特朗普十分愤怒,痛骂博尔顿“出卖国家机密”,白宫还以泄露机密信息、危害国家安全为由要求法庭阻止此书出版。但联邦政府法院6月20日做出裁决允许博尔顿的新书发行,这也意味着特朗普不仅输了官司,还将会承受着来自博尔顿的更多“揭秘”。

博尔顿新书再次曝光特朗普(左)和习近平(右)进行贸易谈判时的细节。(Reuters)

随着美国大选临近,博尔顿的新书于特朗普团队而言无疑是一颗定时炸弹。从舆论上看,不少有影响力的媒体已经开始借题发挥,以博尔顿书中的内容对特朗普进行了舆论攻击。例如纽约时报6月18日以《博尔顿披露新内幕:特朗普曾恳求习近平助其连任》为题撰文抨击特朗普说了太多“虚假信息”;还有英国广播公司新闻(BBC)6月19日发布《博尔顿新书披露的特朗普十大“罪状”》等等。

舆论的批判势必会对公众的情绪起到一定的引导作用。从美国现有的民调来看,特朗普的支持率不甚乐观。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6月17日发布的民调显示,拜登在亚利桑那、佛罗里达、密歇根、北卡罗来纳、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星6个“摇摆州”中支持率领先特朗普,领先幅度从一个百分点到7个百分点不等。这也是首次出现拜登在所有6个“摇摆州”中都领先特朗普的情形。

如此背景之下,博尔顿向特朗普抛出的这一剂舆论炸弹是否会对其选情雪上加霜呢?虽然舆论的效果有时对公众会起到一定的引导作用,但博尔顿这本书对特朗普大选选情影响十分有限。

图为6月18日,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新书于白宫外的相片。(AP)

要知道,博尔顿是一个极具争议性的人物,此前曾效力过里根(Ronald Reagan)、布什(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和小布什(George Walker Bush)的政府,一直是华盛顿强硬外交政策的倡导者之一。在特朗普政府任职期间,博尔顿在许多外交事务上也展现出十分强硬的姿态。例如将美国从许多他认为有缺陷的国际协议中撤出,包括《伊朗核协议》、《中程导弹条约》等。此外,博尔顿还曾竭力反对美国与塔利班及阿富汗政府缔结和平协议。《纽约时报》2019年年5月曾报道说,特朗普曾在私下说幸亏自己约束了博尔顿,不然美国可能陷入更多战争。

由于博尔顿过于凸出的主战意识因此被外界誉为“战争狂人”,其在公众心中公信力也相对薄弱,让他在国内并不受待见。

在特朗普辞退博尔顿之时,美国《芝加哥论坛报》的社论就将博尔顿称为“傲慢鲁莽”的国家安全顾问,且幸灾乐祸地写道“总算是把他给打发走了”。特朗普在推特(Twitter)上还写道:“我强烈不同意他的一些建议,其他幕僚也有同感,因此我请他辞职”。共和党参议员克拉默(Kevin Cramer)也曾表示,博尔顿“这种人,自以为是总司令,其实他不是”。参议院共和党三号人物巴拉索(John Anthony Barrasso III)也说:“每次跟博尔顿一起开会,他都认为自己是会议室里最聪明的人。他认为他应该同时担任总统、众议院议长和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

共和党党内对博尔顿本人的消极看法一定程度上削弱他爆料的公信力,再加上就特朗普对手的民主党也对他的新书批判不断。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6月18日也批评博尔顿此前通乌门调查众议院寻求他证词时,他以白宫未授权而拒绝出庭,如今看来他是想把精彩细节留在书中爆料。民主党参议员墨菲(Chris Murphy)也说,博尔顿“显然对赚钱更感兴趣,而不是拯救美国”。在不获支持的情况下,博尔顿新书对舆情的影响自然会大打折扣。

更重要的是,就目前现实情况看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仅为特朗普一人。即便博尔顿再怎么出版新书批判特朗普,宣传自己不会给特朗普投票,但在共和党没有另一个更好的选择的情况之下,许多共和党也并不会因为一个“战争狂人”的爆料而选择舍弃党派利益,让共和党在这次大选中遭遇失败。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博尔顿这本书对选情,尤其是在共和党人中的影响是有限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