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三艘航母集结亚太 台海谁负担最多的风险

撰寫:
撰寫:

5月、6月以来,中美军机飞越台湾空域的次数都在增加。同时,从新冠肺炎疫情当中休整过来的美国航母群也在重新进行部署,齐聚太平洋。中美在台海和南海的军事博弈骤然升温。

受困于疫情的美国航母群整装部署

根据台湾媒体的报道和官方后来的确认,6月22日,美军一架编号AE1D8A的海军EP-3E电子侦察机进入台湾西南空域后左转飞往南海。之后,中国轰-6和歼-10战机短暂进入台湾西南空域,这是自6月9日以来,解放军飞机第8次进入台湾附近空域,也是自今年以来中国军机第15次进入台湾附近空域。中国军机飞越台海空域,多次都是为了应对美国军机飞越台湾空域。

今年4月,“罗斯福”号航母出现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美国暂时在西太平洋没有投入战备的航母。图为“罗斯福”航母2018年的资料照片。(美国海军官网)

另外,根据美国保守媒体福克斯新闻(Fox news)6月22日的报道,美军太平洋舰队向台湾海峡和南海水域派出了庞大的航母力量,以强化对中国军事力量的震慑。此举包含三艘之前被新冠肺炎疫情感染的航母群,即里根号航母(USS Ronald Reagan)、尼米兹号航母(USS Nimitz)和罗斯福号航母(USS Theodore Roosevelt)。经历新冠肺炎疫情后,三艘航母都进行了相关训练和演练,舰员也已返回,现已开始部署。

其中,尼米兹号航母结束隔离后被部署到太平洋地区。里根号航母母港时日本横须贺港,是美军部署在印太地区的主力航母。3月层有船员感染新冠肺炎,经过一段时期的休整后,该航母5月开始在硫磺岛附近海域开展舰载机上舰训练,之前计划是在6月上旬结束训练,之后重新开始部署。

感染疫情最严重的罗斯福号航母之前一直停靠在关岛进行隔离。该航母大约有1,100多人感染病毒,1名舰员死亡。目前尚不确定该航母上已经没有新冠肺炎病毒。从目前来看,该航母投入部署早于之前7月的预期。

美国媒体将三艘航母经历疫情后重新进入部署视为“美军的强大”,称这种军事存在的集中展现是三年来首次,主要就是为了震慑中国国。当然,这也符合特朗普政府在《国防授权法案》及相关对华战略中的对华军事战略的表述。

而美军机舰频繁亲近台湾,本质上也是加大对华军事博弈,而居中的台湾则是中美军事博弈的一个浓缩点。美军一举一动一直伴随美国在政治上对台湾的支持。

上半年美国对台政治支持达新高

台湾总统蔡英文赢得连任两个月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就签署《2019年台湾友邦国际保护暨强化倡议法案》(Taiwan Allies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该法案要求美国行政部门协助台湾巩固邦交、参与国际组织以及增强美台双边经贸关系。

蔡英文着迷彩盔视察台军火炮射击。(台湾总统府)

台湾总统蔡英文连任就职之际,特朗普政府对台湾的支持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甚至在5月18日提前为蔡英文表达祝贺,并在两天后宣布以1.8亿美元的价格向台湾出售18枚MK-48重型鱼雷。

台湾也在主动利用“美中博弈”的烈口,为自己谋利益。比如,台湾似乎有意借助美国参与一些地区事务。5月19日,台湾国家安全会议副秘书长蔡明彦与美国国务院北韩事务副特别代表黄之瀚(Alex Wong)举行电话会议,讨论了朝鲜半岛问题。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中,台湾也有意配合美国打疫情防控的舆论战。蔡英文甚至推出了“台湾可以帮助世界”的口号。美国卫生部长也借疫情防控力挺台湾。

博弈升级 台湾是最大受害者

过去,美国对中国大陆和台湾采取了军事和外交上的平衡态度。对于中国大陆,美国坚持自己的“一个中国”政策,并威慑北京勿对台湾动武,与此同时强化同中国的军事联系,避免两国在台海出现误判和擦枪走火。对台湾,美国一方面施压其不要采取任何导致北京动用武力的单方面行动,另一方面则通过出售过期的、非攻击性武器给台湾,稳住台湾对美国的依赖。

但随着中美博弈的全面升级,美国这种平衡态度有多调整,不但对台军事支援不断加大,而且还多了一些政治姿态上的声援。但无论是在军事上,还是政治上,美国愈发重视台湾并非台湾本身利益的重要性在增加,而是台湾在美国同中国博弈过程中的“棋子”定位得到进一步凸显。

2020年3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签署冠状病毒经济刺激救济方案前发表讲话。无论国安会和国会如何支持台湾,特朗普始终以一种交易的姿态看待台湾。(AP)

比如,美国行政部门和国会的对台助力效果究竟有多大,尚值得商榷。对美国执政者而言,最大的利益不是台湾的利益,而是美国的外交利益。对于特朗普3月签署的台湾法案,和最初2018年参众两院的版本相比,删除了对于“伤害”台湾的国家,美国将采取何种反制举措的大量论述。

也就是说,在同中国的战略博弈中,美国不可能因为台湾损害自己同其他国家的既有利益。而且,特朗普签署这一“台湾法案”的视角更多是针对中国,而非关注台湾利益。因为当时中美正围绕新冠肺炎疫情加大舆论战,特朗普也很愿意借台湾、香港和贸易等议题对华施压。

或许在台湾问题上,正如前国安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爆料,特朗普非常不喜欢台湾,甚至用“笔尖”和“办公桌”比喻台湾和大陆之间的关系。

另外,美国军方多次强调,美军机、舰艇进入台海就是为了捍卫台湾,其实也是为了配合国内的政治声浪。当前的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埃斯珀(Mark Esper))其实也是被特朗普政治任命、为特朗普政府鹰派利益服务的。观察最近美国军方有关美军飞机飞越台湾空域的表态,他们都会提到,军事上加大对华威慑是美国两党的共识。

但是,这也仅仅局限于威慑,如果发生擦枪走火,引发地区冲突,台湾可能首当其冲,成为火药桶。即便6月份也有共和党参议员霍利 (Josh Hawley)提出“台湾防卫方案”(TDA),明确美军协防台湾义务,但到了真正发生台海军事冲突的时候,美国执政者首要考量的还是美国自身利益。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