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兵前夕的长文:普京的逆袭与盘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俄罗斯有句谚语:“送红鸡蛋要赶在复活节前”(Дорого яичко к христову дню),意指凡事做得及时、方能收效,这般逻辑也体现在克里姆林宫的近日举措上。

6月18日,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在美国《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杂志上,发表了署名长文《第二次世界大战75周年的实际教训》,内容除力陈苏联在二战的浴血奋战,也重批波兰引火自焚、招致纳粹铁蹄践踏,文末更呼吁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同时也是核武五强的中美英法俄,尽快召开“五大国”峰会,以共商疫后的国际安全与经济治理。

此文一出不仅招致波兰反击,也引发世界讨论,一来普京极少公开投书西方媒体,二来俄国将于6月24日举行纪念卫国战争胜利的75周年阅兵式,文章内容恰与现实互为呼应。而就俄国的内外政治发展观之,普京选在这时行动,自是有其动机与目的。

图为6月18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开会。(AP)

对“历史修正主义”的回击

文中,普京用了极长篇幅与证据,讲述苏联卫国战争(二战里的苏德战场)的惨烈与牺牲:

“我列举一份文件,是德国国际赔偿委员会于1945年起草的报告。报告写道:德国在苏联前线的士兵/日数量,比在其他同盟国的前线数至少高出10倍,苏联前线共牵制了德国4/5的坦克与大约2/3的飞机。”

“总的来说,苏联承担了反希特勒(Adolf Hitler)联盟75%的军事努力。战争期间,红军粉碎了轴心国的626个师,其中有508个属于德军。”

“约有2,700万苏联公民在前线、在德国战俘营、以及因饥饿、轰炸、在犹太人居住区和纳粹死亡营中罹难。苏联失去了1/7公民,英国是1/127,美国则是1/320。”

而普京之所以如此强调苏军贡献,则与欧美近半年的政治动向有关。2019年9月19日,欧洲议会以535票赞成、66票反对,通过了《关于战争爆发与团结对欧洲未来重要性的决议》一案,议案中不仅载有对苏联领导层的尖锐批评,更涉及对二战起因的重新定调,将这场夺走上千万性命的人为浩劫,归咎于德苏两个“现代历史中最残忍的独裁政权”,更直指1939年的《德苏互不侵犯条约》“为二战爆发铺平了道路”。

二战期间,波兰华沙的犹太人被德军逐出城市。(Getty Images)

虽说苏联已崩解近30年,俄人对其评价也是毁誉参半,但欧洲议会此举显然踩到了俄罗斯底线,毕竟卫国战争不仅是动员爱国情绪的重要元素,也是俄国社会不容质疑的政治正确。故于决议通过3个月后,普京便在12月19日召开大型记者会,宣布将亲自撰写探析二战起因的文章。

然而,不久后新冠疫情爆发,全球迅速沦陷。俄国即便死亡率不高,仍一度深陷医疗系统崩溃窘境,举国防疫之余,自是无暇他务,普京只能暂延撰文反驳一事。但如今疫况已然和缓,加上近期美国的某一举措再次点燃俄国怒火,又让普京有了出击空间。

5月8日,白宫发推纪念二战胜利,推文写道:“1945年5月8日,美国与英国战胜了纳粹,美国精神永远战无不胜!”,俄国群众看到后自是愤怒不已,纷纷留言质问:“纳粹是美国和英国战胜的?”,俄罗斯外交部更强硬回击:“当年为了全人类,红军与苏联人民付出惨烈代价,但对此美国官员毫无勇气与意愿提及,哪怕是半句话。”

而上述现象,与此次普京抨击针对苏联的“历史修正主义”(Исторический ревизионизм),皆可视作后革命时代的国际政治产物。冷战结束,国际左翼势力日渐逸散,苏联的革命遗产被时代暗流所吞噬,其历史论述权也渐为他国侵夺。如今的俄罗斯虽仍拥有令人畏惧的核弹头数,影响力却已不似过往风光,故而才有近年修改二战起源的话语争夺战。欧美各国到头来,求的还是对过往屈辱的自我精神治疗,以及形塑下一代历史记忆的主导权。

自人类有写史习惯以来,历史论述的递移,便往往伴随暴戾与乖张。而在这般痛苦斗争中,决定胜负的,大抵是权力与发声平台的多寡。面对欧美如今的话语侵夺,俄国虽不是苏联,却也不至举手投降。

冷战时期,美、苏两国竞争激烈、互别苗头。(яндекс. Ru)

争取连任的政治需要

而普京此次出击,除有反击欧洲议会、敲打长年亲北约的波兰等外部目的,自也包含对内的政治需要。

早在疫情爆发前,全俄最关注的话题便是下任总统人选。根据俄国宪法规定,普京的连任之路当止于2024年;然而就在今年1月15日,这位掌权20年的当代沙皇剑走偏锋,选了条举世震惊的意外之路:推动修宪。

就修宪的初始条文观之,普京意在改变俄国“强总统、弱总理、弱议会”的传统,使三者权力更加平衡。然而就在众议院对修宪草案进行二读时,苏联第一位女航天员、时任议员的捷列什科娃(Valentina Tereshkova)忽然提议在宪法修正案中加入新项:废除总统连任限制,并让普京的总统任期数全部“归零”。此言一出,随即引发朝野议论,毕竟此前各界对普京推动修宪的看法尚无定论,捷列什科娃的提议,形同捅破了这层模糊的窗纸。

经过讨论后,众议院决定保留连任限制,但为普京特别破例一次,将任期“归零”,使其得以竞选2024年的总统大选。换句话说,普京的掌权终点最晚可到2036年,届时将打破斯大林(Joseph Stalin)执政30年的惊人纪录。此案最终在3月11日以383票赞成、0票反对三读通过,并原定在4月22日交付全民公投,但正是在此阶段,出现了令人不安的变量:民意。

2020年3月10日,俄罗斯下议院议员捷列什科娃在莫斯科举行的审议修宪提案会议上发表讲话。(Reuters)

根据俄罗斯独立大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Levada Centre)3月数据显示,支持修宪的民意约有25%,不认同的比例则高达56%;而在选民中,约有44%希望普京于2024年准时离任,支持连任的比例则有45%。倘若4月22日真举行公投,则普京的去留恐难尽如人意。

在俄国国营电视台21日播出的专访中,普京表示,倘若选民同意修宪草案,他“不排除”再度竞选总统。虽说修宪公投最后因疫情延至7月1日举行,但考虑到疫前的民意分布,以及疫后的社经冲击,情况似乎不乐观。但眼下正好有一催票契机,那便是阅兵前后奔涌全境的爱国情绪。

俄罗斯如今有两类定期举行的大型阅兵活动,一是5月9日的胜利日阅兵,一是纪念苏联1941年11月7日红场阅兵的阅兵式,也在11月7日举行。今年的胜利日阅兵虽因疫情而延宕,但普京倒为此选了个特殊日子:6月24日。

2020年6月19日俄罗斯举行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5周年阅兵式彩排。(新华社)

1945年,苏联在此日举行阅兵大典,宣告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当时共有200多面纳粹德国的军旗被抛到列宁墓前,象征血战之后家国得卫;时隔75年,普京再择此日,颇有鼓舞疫战民心之意,更有力促一周后的选情搭上爱国顺风车的盼望。而6月18日的署名长文,则巧妙扮演了阅兵前夕的世界级文宣品,既标举苏联在二战的贡献,也以俄语版在国内媒体传发,既烘托爱国氛围,也塑造自己的领导形象。

如今的普京,处境恰似俄国:后者实力不如以往,但仍力争后革命时代的历史话语权;前者民心基础不复早年,但盼能扭转后强人时代的失势诅咒。这篇文章,既是普京为俄国发出的历史怒吼,也是期盼个人政治史能有所改写的寄望。历史书写的斗争太长,但普京个人的政治命运,7月1日便能见真章。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