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冲突】国际上谁在选边站

撰写:
撰写:

自5月中印两军在两国边境实际控制线多次对峙、到6月15日双方在加勒万河谷(Galwan valley)发生流血冲突,国际舆论一直通过不同视角进行解读。不同的国家和媒体或多或少都在引导舆论走向,有些采取比较平衡的做法,认为中印都不占据道德高地;有些则将中国放入了“入侵者”的话语背景下讨论冲突;有些解读甚至将此次冲突如何解决上升到了决定印度地区及全球地位的层级。

大国有偏有倚

对于中印此次冲突,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曾在5月27日提出调停,但中印均拒绝。白宫发言人麦肯阿尼 (Kayleigh McEnany)6月17日明确表示,特朗普并没有调停中印冲突的正式计划。

6月23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北京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印度外长苏杰生举行中俄印外长视频会晤。(新华社)

但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则多次通过推特、视频演讲或媒体采访表达了对印度的支持,借机批评中国的“专制”和“入侵”行为。与此同时,美国官方呼吁中印通过外交手段解决冲突的呼声较低。

俄罗斯、澳大利亚、德国及其他欧盟国家都呼吁中印通过外交磋商解决。其中,俄罗斯虽未明确表态调停,但通过外交手法,助推中印通过外交渠道解决问题。这一点和美国不同。在俄罗斯的倡议下,6月22日,俄罗斯、印度和中国三方举行线上会谈,讨论地区合作与安全、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等各方共同关心的议题。

当然,印度也在主动强化同区域大国的联系,应对中国挑战。比如,6月4日,印度和澳大利亚签署了印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协议,允许两国使用彼此的军事基地。印度有可能借此邀请澳大利亚加入同印美日三边军演,从而更好地应对中国海事力量。

印度周边的“离心”

印度作为南亚大国,其周边外交一直是不对等的。虽然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上台以来在周边投入了大量的外交、经济及军事资源,但并没有完全得到这些邻国的归拢,一些裂痕近年也越拉越大。换句话说,印度不光和中国交恶,其和其他邻国的关系处理也存在问题。

比如,6月18日,尼泊尔尼泊尔总统班达里(Bidhya Devi Bhandari)签署宪法第二修正案,将包括西部卡拉帕尼(Kalapani)、里普列克(Lipu Lekh)、林比亚杜拉(Limpiyadhura)三个地区在内的疆域以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而该三个地区是尼泊尔与印度之间领土争端的焦点。

2017年8月15日,印度总理莫迪在印度独立70周年庆祝活动上发表讲话,承诺要在2022年前打造一个“新印度”。(AFP)

另外,印度新公民法对来自巴基斯坦、孟加拉国的“非穆斯林”非法移民实行大赦,也加大了印度同这些周边国家的分歧。而这些国家近年同中国的经贸联系日益紧密。尤其是斯里兰卡,虽然其新政府多次承诺保持外交中立,但近年该国对中国开放港口,让印度担忧其已经“倒向中国”。

在中印领土争端中,这些国家大多保持中立,但这种中立也难掩近年来这些国家“偏向”中国的总体趋势。正如《外交政策》6月23日所说,现在印度周边国家似乎是在奉行“中国优先”的对外政策。

该杂志认为,莫迪六年来的“周边优先”的外交承诺鲜有进展,印度和多个邻国的关系已经恶化,印度并未能联合周边国家联合应对环境恶化、食品及水源安全以及扩大投资等方面取得具体成果。反而是中国通过一带一路等政策倡议逐步深入到南亚地区,强化同印度周边国家的经贸和政治、甚至军事联系。

国际媒体偏向明显

在报道中印边境冲突中,英国路透社、英国广播公司(BBC)和美联社等媒体大多聚焦报道新闻发展,注重平衡中印双方的声音。但《纽约时报》和《金融时报》等媒体分析文章大多偏向印度,因为在它们看来,印度是最大的“民主国家”,应该和美国领导的西方国家强化军事和经济联系,一同对抗中国的战略野心。

中印军队6月的加勒万河谷冲突导致印度20人死亡,印度上下愤怒(点击图集浏览)

+11
+10
+9

可以说,以美国媒体为主,多数国际分析评论都将中国视为“麻烦制造者”、把印度视为“受害者”。有些分析甚至错误地认为,中印边境冲突大多和中国国内疫情有关。比如,《纽约时报》甚至将南海中越撞船事件、香港版国安法都联系了起来,认为中印冲突并非独立事件。德国《明镜》周刊甚至认为,中印冲突是中国对外扩展影响力导致的后果。

很多西方媒体都会偏向印度媒体部分民族主义化的口吻,引述各种军事分析认为,是中国在侵占印度的领土,印度应该考虑对中国商品加税,或者限制中国在印度的投资。这类媒体会将中国在巴基斯坦、斯里兰卡等印度周边的发力,视为中国升级同印度博弈的证据。

可以说,2020年上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舆论战的影响,尤其是在美国的政治宣传下,中国整体国际舆论环境偏于负面。中印冲突也被放在了这种话语背景下讨论,难免将领土争端和经贸联系、地区博弈、疫情防控混为一谈。

为了应对这种舆论困境,中国采取的最佳处理手法就是通过外交手段、一对一解决同印度的矛盾。而且,很多有关“印度应该放弃不结盟原则、选择同美国站在一边”的国际舆论,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投机的想法,短期内不太可能成为印度的政策选项。

只有通过外交谈判、稳住双边关系,避免让领土争端影响双边关系大局,中国才能有效回击这方面的负面言论,印度也才能继续保持外交的独立及中西方间的中立。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