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回音壁:特朗普的选战败给“总统”

撰写:
撰写:

距离美国大选只有不到半年的时间,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选情正在告急。

民调与筹款落后

哈佛大学美国政治研究中心与哈瑞斯民意(Harvard CAPS/ Harris Poll)6月23日的民调显示,美国前副总统、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民调领先特朗普12个百分点。

路透社和益普索集团(Reuters/Ipsos)6月17日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在美国登记选民中,48%的人将在11月3日总统选举中支持拜登,35%支持特朗普。拜登的支持率比特朗普高13个百分点,这是2月以来的历次民调中,拜登对特朗普领先幅度最大的一次。

就连一向支持特朗普的福克斯新闻网6月18日公布的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落后拜登12个百分点。

纽约时报》和西恩纳学院于6月17日至6月22日期间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在六个关键州,特朗普的民调都落后于拜登。特朗普在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的支持度均以11个百分点落后于拜登,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则落后10个百分点。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亚利桑那州及北卡罗来纳州的支持度亦分别落后拜登6个、7个及9个百分点。

特朗普与拜登的策略不同,特朗普不断挑起争议,拜登以站在特朗普反面为自己造势(点击大图浏览)

从5月以来,不少民调(包括福克斯新闻网在内)都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要落后于拜登两位数,这样的趋势持续至今未变。

同时,特朗普的筹款总额也在被拜登赶超。4月,特朗普团队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共筹集到了6,170万美元,而拜登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获得了6,050万美元。5月,形势发生了变化,拜登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筹款8,080万美元,超过特朗普阵营的7,400万美元。

集会状况不断

民调等落后拜登让特朗普感受到了危机,他便急不可耐地宣布在塔尔萨举行竞选集会提振选情。但这场被寄予厚望的集会遭遇滑铁卢。

特朗普集会前在推特上曾炫耀已有百万人注册参加,结果,当天出席集会的仅有6,200人,容纳19,000人的会场并未坐满。因户外集会人员不到25人,特朗普原定的户外演讲计划临时取消。这场集会“并未激起人们的热情”让特朗普感到“狂怒”。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Ivanka Trump)和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也对特朗普竞选经理帕斯卡尔(Brad Parscale)此前10万人的承诺感到愤怒。

特朗普正集中全力为连任造势,风光背后也有“狼狈”的一面(点击大图浏览)

+3
+2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还透露,特朗普“尤其愤怒的是,在他离开华盛顿之前,他的助手们就公开表明,集会的场馆工作人员中有6人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为阳性。” 再次加深了白宫防疫存在问题的印象。

特朗普结束集会返回白宫时,满脸疲惫,西装的纽扣散开,红色领带随意地搭在脖子上,手中抓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红帽子。这一幕被媒体抓拍下来,嘲笑特朗普竞选集会“失败”。

更为糟糕的是,特朗普一如既往口无遮拦为他招致更多的批评。他在集会上称已经要求他的团队减少核酸检测数量“来帮助控制官方确诊数据的增长”,白宫随后紧急灭火称这是开玩笑,结果特朗普6月22日称自己并没有开玩笑。

特朗普还称新冠病毒为“功夫流感”,被包括CNN在内的媒体称之为“种族主义”称谓。争议之下,特朗普仍不改本色。6月23日,他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一场竞选集会上再次称呼新冠病毒为“Kung flu”(功夫流感)。

特朗普要面对的难题

特朗普的在位优势让他可以维持超高的话题度,而其竞选团队在银行的资金储备高达2.65亿美元让他更方便为竞选造势。但现在看来,民调、筹款等被拜登超过,集会达不到他所要的效果已为特朗普敲响了警钟。

如果不是疫情,特朗普的连任几率非常之高。但疫情爆发给特朗普连任带来了许多不确定性。

与不少国家基本都是“疫情爆发—顶峰—控制—重启经济”这样的模式不同,美国的疫情从3月底至今一直未有向好的迹象,每日以2万到3万的速度增长。6月23日,美国新增确人数超过3.5万人,打破了两个多月的纪录,6月24日,新增确诊人数超过3.7万人。《纽约时报》不得不感慨:没有一个发达国家表现得如此糟糕。

对于特朗普来说,问题在于:即便他可以以他国瞒报数据、美国检测人数多为理由为自己开脱,当中国、日本和欧洲等这样的国家都已经控制住疫情,相比之下,美国这样的模式再持续到8月甚至到大选。对比如此鲜明之下,特朗普还能用这样的理由多久?特朗普将问题怪罪到中国身上,怪到民主党州长甚至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身上,这场在特朗普任内爆发的疫情,到底谁要为之买单?作为白宫之主的特朗普难道能跳脱开来、不被责难吗?

白宫防控疫情不力,特朗普寻求打经济牌来拉拢选民。各国在防疫和经济重启上寻求平衡,比如英法德等国是在每日新增人数不足一千的情况下分阶段重启经济。美国每日新增人数在两三万左右,特朗普真的能创造即便疫情严重经济也可完全复苏的奇迹吗?

特朗普近来又开始称“病毒正在消失(fading away)”。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6月16日还在《华尔街日报》上称“疫情没有第二波”,“我们正在打败这个看不见的敌人”。特朗普政府不想夸大美国疫情的严重性,不想让疫情影响他的选情,这可以理解。

但疫情已经改变了美国,它带给美国民众的冲击是真实的,这关乎他们的钱包,也关乎他们的生命。病毒就在那里,疫情对美国普通民众、美国经济的影响也在那里,这些问题都是特朗普作为总统需要正视的问题。

特朗普不断找对象转移矛盾,同样,民众也会将问题归咎到特朗普身上,乃至“放大”特朗普政府的责任和失误。特朗普掩耳盗铃式的应对无法解决问题,他在这个位置上必然要承受来自各界的压力。在谋求连任的路上,特朗普的对手是拜登,也是这个“总统”大位。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