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因素致抗疫失败 美国何以沦为第三世界国家

撰写:
撰写:

当前美国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在南部和西部各州反弹形势严峻,至少已有31个州通报了新增病例,11个州已暂停或推迟重启经济的计划。尤其是加利福尼亚州、得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等官方认为疫情得到控制的州,反弹最为明显。

其中,佛州6月26日(8,900例)和27日(9,500例)连续两天单日新增病例打破原有纪录。该州总确诊人数已经超过10万;得州过去一周单日新增最高纪录高达6,584人;内华达州单日新增980例,比之前单日数据超过1倍之多;南卡州单日新增1,600多例,也比之前的记录超过300多例。

2020年3月18日,疫情爆发之初,尽管政府不断警告和提醒,游客们还是集聚在佛罗里达州的清水海滩(Clearwater Beach)尽情享受。(AP)

佛州和得州6月25日宣布暂停复工,并关闭酒吧,尤其重启居家令的。另外,犹他州和俄勒冈州也有新增病例的趋势。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被迫取消赴新泽西州高尔夫球场俱乐部度假的计划,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也调整相关州的安排。停顿了近2个月的白宫新冠肺炎疫情小组记者会也重新举行。

美国感染人数或达2千万,占全球一半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新冠疫情统计数据,截至美东时间6月27日,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50多万例,死亡人数12.5万人。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6月26日公布的数据,美国很多州的新冠肺炎实际感染数量是确诊人数的10倍之多。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主任雷德菲尔德(Robert Ray Redfield Jr.)根据抗体检测结果最新估计,美国新冠病毒实际感染人数可能超过2,000万人。而根据worldometer网站实时数据,截止6月28日下午2时,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超过1,000万例,达10,087,320例,累计死亡病例超过50万例,达501,429例。

也就是说,按照美国CDC的估计,美国感染人数可能会占据全球感染人数的一半左右。而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从100万上升至1,000万,仅历时80天左右。

可以看出,美国疫情的防控依然非常严峻。如果观察三个多月以来美国疫情过程,其新增病例的曲线并没有“拉平”,虽偶有下滑,但整体上一直处于高位,美国疫情防控从未成功。那么,是什么原因让美国的疫情防控一直毫无起色?

总体来看,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最高领导层的轻慢态度。

从2月末美国疫情爆发开始,特朗普就低估了疫情。从开始认为疫情完全可控或到夏天自动消失,到指控中国和世界卫生组织“隐瞒”疫情数据,再到认为CDC等内部人低估疫情,以及急于重启经济,都可以看出,他在此期间的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转移压力和推脱责任,而非如何有效开展防疫。

2020年6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的BOK中心重启竞选集会。(AP)

6月15日,特朗普还发推称,如果没有检测,或者检测不足,美国几乎不会报告任何病例。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同日也发表了类似的评论,暗示白宫已经将重点从应对新冠病毒疫情转移到举行总统竞选集会,以及尽快重新开放各州上面。6月20日,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举行竞选集会时再次提到,新冠病毒检测是一把“双刃剑”,检测越多确诊病例就越多,他已经要求政府放慢新冠病毒检测速度。

而针对此次南部州疫情的强势反弹,彭斯提到,自己和特朗普都认为,这都归因于美国的新冠检测大幅提高。

第二,地方和联邦缺乏统一防疫战线。

由于美国总统、副总统长期低估疫情,并消极应对病毒检测,也导致各州没有收到任何来自联邦政府统一有效的指令。加上“州权”的约束,特朗普政府下达的指令并没有一定的约束力,很多都只是“建议”性质的要求。

比如,4月份,白宫曾公布了18页的防疫指南,提供给各州参考,不具有强制性,内容也比较泛泛,并没有解决一些关键问题,比如如何解决扩大检测范围所需的上亿美元的资金问题、是否限制不同州之间的人员流动、是否应该戴口罩、是否取消针对欧洲等地的赴美旅行限制以及各州如何应对疫情可能的反扑等等。

由于没有联邦的统一指令,各州各自行事。特别是一些红色州,配合特朗普政府,重启经济,放松了对疫情的防控,或者没有把控好保持社交距离等规则。

第三,医疗体系及检测能力堪比“第三世界国家”。

除了特朗普带头消极应对病毒检测以外,美国自身医疗系统的弊端也拖累了美国疫情防控工作。在疫情爆发之初,美国不仅研发检测试剂盒遇到瓶颈,检测进度也停滞不前。特朗普政府甚至一度要求CDC停止公布检测数据。

据《石英》(Quartz)2017年的报道,在经合组织(OECD)的36个市场经济国家中,美国在医疗健保方面的支出虽高,但人均议员床位远低于其他发达国家。此次纽约州疫情防控就凸显了床位的严重不足。在病毒检测、医疗陪护等方面,美国更像是一个“第三世界国家”。

对于此次疫情的反弹,根据《纽约时报》报道,亚利桑那州病毒检测需求一直吃紧,从未得到缓解。即便是马萨诸塞州这样医疗体系相对完善州,也在追踪疫情方面存在问题。该州的医疗官员5月曾提到,该州只有6成感染着接听了追踪查访电话。

也就是说,经历了四个月的抗疫,美国依然面临检测不到位的问题。

第四,美国社会对病毒的认知不够充分

在疫情爆发之初,特朗普政府注重打疫情舆论战,希望以此为自己免责,但这种负面的舆论战,包括掺杂其中的国内政治口水战,都导致美国社会对病毒本身没有一个客观理性且全面的认识。在这方面,美国政客担负主要责任。

拜登曾因出席公开活动时戴上口罩,而被特朗普点名批评。(美联社)

比如,即便是戴不戴口罩的问题,联邦政府拒绝发布统一强制性指令,一些地方州都要经历一番争论,选举团队甚至考虑的是戴口罩导致的形象公关问题。包括病毒的无症状感染、天气因素是否影响病毒传播力度,以及新冠肺炎病毒在不同年龄段造成的伤害等问题,美国政府的答疑和相关知识的普及并不够及时。

以彭斯为代表的右翼保守政客,甚至在疫情防控中纳入很多“宗教”因素,一定程度上也阻碍了美国对疫情的科学防控。而唯一能够从科学层面先公众普及病毒知识的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西(Anthony Fauci),时不时也会遭到政治打压而退居幕后。

最后,病毒本身的未知因素和顽固性。

美国疫情之所以严重,除了其联邦和地方执政者抗疫不力、美国医疗体系存在缺陷等因素有关外,也和病毒本身的特殊性相关。从最近中国、德国和新加坡疫情的再次爆发都可以看出,新冠肺炎病毒依然很“顽固”,没有哪个成功防疫的国家敢担保疫情不会再次卷入重来。能否成功防疫,和这个国家的政治体制并没有决定性的关系。

↓↓↓更多世界各地民众在疫情持续期间的生活情况,请点击放大观看:

加州是首个发布“居家令”的州,采取了美国所有州当中最为严厉的防疫举措,病毒的检测和追踪相对而言到位,也有数百万口罩的储备。但即便如此,该州本周也出现了反弹,单日新增病例超过5,600例。由此可以看出美国疫情防控的严峻程度。

到目前为止,全世界各国仍在更新对新冠肺炎病毒的认知。它至少告诉全球:疫苗很难在短期内研发成功、病毒不会因为炎夏而传播力度锐减、政府防控稍有松懈便会反弹。所以,要想真正抗疫成功,无论是哪个国家,何种体制,都离不开地方与中央的统筹与协调,离不开不同区域的相互配合,尤其离不开全球各国的通力协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