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欧盟并非只有西欧 中欧及东欧才是抗疫最成功的地区

撰写:
撰写: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在全球肆虐,欧美相关的疫情消息我们经常接触。但若有留意的会发现,西方媒体以至亚洲媒体经常报道的,都集中在西欧及北美的疫情,中欧内陆以至东欧国家甚少提及。而事实这些国家,抗疫远比西欧成功。

截至6月28日,当英国、法国等国家已录得超过20万的病例,数以万计人死亡的同一时间,在中欧内陆及东欧国家,疫情数字却是惊奇地少。匈牙利累计感染人数4,142个,死亡仅581人;克罗地亚累计感染人数2,691个,死亡仅107人;爱沙尼亚累计感染人数1,987人,死亡只有69人。

图为4月16日的希腊雅典,政府呼吁民众留在家中避免外出,不要前往庆祝复活节。(Getty)

被忽略了的地区

在一般谈及欧洲疫情,包括西欧媒体,都集中报道英国、法国、德国等的国家。这除了因为它们是欧洲的代表外,亦是疫情最严重的地区。内陆中欧国家及东欧普遍较西欧的国家贫穷,抗疫却远比西欧成功,让人不得不问道:它们是如何做得到。

会造成感染率较低,死亡率下降的原因很多。人均预期寿命可能是一个理由,根据世界银行2019年资料,英国预期寿命是81岁,较匈牙利高出5岁,愈年长代表愈多老人家会成为病毒袭击目标,新冠病毒对年长人士特别致命。

人口较低也是原因之一,相比西欧国家东欧人口平均密度低,这与部分北欧国家为何感染率低是同样道理。

克罗地亚要求国民乘搭交通工具时,必须佩戴口罩。图为6月25日,克罗地亚萨格勒布的电车上。(Getty)

图为3月13日,斯洛伐克与奥地利的边境。斯洛伐克实施边境限制措施防止病毒在国内扩散,该国至今累计感染人数1,664人,远较奥地利少。(Getty)

政府意识十分重要

但除了这些以外,政府政策及意识亦显得重要。瑞典人口只有1,000万,与希腊相同,但希腊的累计感染人数只有3,376人,远较瑞典的65,137人低。瑞典的“佛系抗疫”被指是造成大规模感染的原因。

相反希腊政府却因明白自己医疗系统的脆弱,因此早在2月疫情爆发初期已严肃对待疫情,政府采取严格限制措施,并严罚违反限聚令的国民。

希腊在3月颁布禁令,所有违反限聚令的国民会被处罚150欧元(约1,300港元),至今已让希腊政府收得425万欧元的进帐。

在克罗地亚,政府每日简报包括国家检测数字,追踪和隔离的详细讯息。如公布确诊病例的具体位置,有多少人接受了检测及有多少人被隔离等。自从2月底首位患者出现后,有关措施持续至今。

有评论指媒体忽略这些地区,与传统偏见有关,认为那些地区不被关注。且西欧普遍不习惯拿东欧作榜样,当捷克在3月要求国民外出要戴口罩的时候,到4月英国还在辩论到底应否戴口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