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美国】回音壁:特朗普能逃避疫情追责吗

撰写:
撰写:

截止到6月29日,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确诊人数超过1,000万,其中,美国已超过250万确诊人数,占全球总确诊人数的四分之一。

糟糕的是,美国的情况还在恶化:6月29日,新增确诊人数44,449,6月28日,新增确诊人数40,540,6月27日,新增确诊人数43,581。而过去一段时间,美国每日新增人数在2万到3万之间,甚至一度在1.7万左右。南部和西部州成为新的爆点,尤其是在6月27日,佛罗里达州、亚利桑那州、内华达州、南卡罗来纳州和佐治亚州均报告了单日新增病例的最高纪录。

在美国新一轮病例激增时,媒体正在放大各州的问题,从此前聚焦于批评特朗普政府防控不力转向批评各州政府。保守媒体福克斯新闻(Foxnews)6月28日称,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承诺给得州等疫情反扑的州迅速提供所需的资源。彭斯也在考虑调整计划,继续访问亚利桑那州和佛罗里达州,视察地方疫情。

“州长自己看着办”

美国这一波疫情激增之后,各大媒体开始跟踪各州的动态,路透社、《纽约时报》、CNN、彭博社等都报道了有关各州紧急叫停经济重启的计划,包括得州和佛州关闭酒吧、纽约州推迟重新开放购物中心、电影院和健身房等。

路透社和《纽约时报》分析了这一轮疫情的原因。路透社提到这些州重新开放的时间更早,而且开放的力度更大,这警告人们,在控制病毒方面取得的任何进展都可能是虚幻的。

美国疫情“百态”(点击大图浏览)

+4
+3
+2

佛州州长德桑提斯(Ron DeSantis)解释病例增长是因为检测的问题,但CDC前主任弗瑞登(Tom Frieden)对福克斯新闻表示:“我可以100%肯定地告诉你,在大多数州,你看到的是数据增加,这是真正的数据增长。这不是更多的检测,更多的是病毒的传播。在南部,数据上涨是因为仓促重启经济,情况在接下来几周继续恶化。”

纽约时报》也将问题归咎于各州,称许多州长低估了新冠病毒,在他们所在的州尚未做好准备时就急于重启经济。缺乏联邦领导意味着各州缺乏统一的做法。在高层没有明确表态的情况下,各州各行其是。

这一点从民主党和共和党州长不同的应对方式可以看出,比如在戴口罩问题上。民主党州长和议员6月28日呼吁联邦政府采取戴口罩的强制命令,但亚利桑那州、佛州和得克萨斯州等州长(属于共和党)则在是否要求民众在公众场合戴口罩问题上摇摆不定,得克萨斯州州长艾伯特(Greg Abbott)和德桑提斯仍未发布强制戴口罩的州命令,而是选择将决定权交由各地市政府。

各州为了重启经济而“造假”一事也成为媒体关注的话题。开发佛罗里达州新冠病毒仪表盘的数据科学家琼斯(Rebekah Jones)在社交媒体上称,有证据表明佛州卫生署“指示更改数字,开始慢慢删除死亡和确诊人数,以使得佛州看起来情况正在改善”。

这种情况不止出现在佛州。佐治亚州阿森斯市一家医院被曝给核酸检测阳性的患者出具阴性结果报告。弗吉尼亚州和得克萨斯州一直将病毒检测结果和抗体检测结果结合起来进行统计,检测总数虽然变多,但传播情况并未得到真实反映。佐治亚州卫生厅5月11日公布的一张图表显示,疫情最严重的几个县确诊病例数有所下降,但并不是按时间顺序排列。

不过,《华尔街日报》指出,不是所有重启经济的州确诊人数都激增了。原因是多样的。有些是因为年轻人无视社交安全距离。得克萨斯州的问题是,那些处于边界处的城镇受影响最大,可能是因为墨西哥移民所致。休斯顿有6万人参加了黑人佛洛依德(George Floyd)的葬礼,参加了示威游行,没有佩戴口罩。

顶层的责任难逃离

从疫情爆发至今,特朗普政府基本上处于被口诛笔伐的境地。当舆论将这一波疫情具体到各州州长身上时,特朗普政府在防疫上的角色似乎正在被弱化,或者说这些州的州长成了特朗普的“替罪羊”。

正如《五大因素致美国百日抗疫失败》文章所说,4月份,白宫曾公布了18页的防疫指南,提供给各州参考,不具有强制性,很多都只是“建议”性质的要求。

比如如何解决扩大检测范围所需的上亿美元的资金问题、是否限制不同州之间的人员流动、是否应该戴口罩、是否取消针对欧洲等地的赴美旅行限制以及各州如何应对疫情可能的反扑,白宫对各州并没有给出明确要求。这就导致联邦没有统一指令,各州各自行事。

所以,一些州疫情反弹和特朗普政府防控不力直接相关。

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爆发之后,特朗普在3月中旬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这意味着联邦政府可以介入危机,从国家层面主导各州抗疫。现实是,特朗普将防控疫情的权力下放给各州州长,某一州表现好坏直接挂钩州长。

当美国面临这样一场危机,或者说不少国家是举全国之力抗疫时,特朗普治下的联邦政府缺位了,它没有发挥领头羊的责任,而是任由各州做决定。各州防控疫情的失败说明了特朗普的“逃避”策略是失败的,他注定难逃被追责的命运。

再者,如今各州病例激增有着各州重启经济过于草率的因素。而特朗普在美国疫情依然严峻之时一再呼吁重启经济,并没有拿捏好疫情防控与重启经济之间的平衡。特朗普给各州作出了错误的表率。这也是他必须要面对的指责。

美国的疫情走到今天的这般境地说明美国在这场考验中失败了,其问题悉数尽显。诚如《华盛顿邮报》所言,它揭开了从白宫到各州首府再到地方各市的治理危机。作为这场危机的最高指挥官,特朗普未能展现出一国领导人该有的能力和手腕,反而在不断逃避自己的责任,任由混乱继续。

时至今日,他仍未有所改变,他也无心改变。美国的危机还在继续,这场以生命为代价的战争,特朗普输了。不论他如何吹嘘自己多么伟大,不论美国会以怎样的方式结束这场危机,短短三个多月的时间,美国眼见超过十万的生命死亡,特朗普注定是这场战争的反面教材,他无法为自己洗刷这样的恶名。因为,他一开始就错了,错在轻敌,错在将病毒政治化,错在对疫情造成的人员伤亡无动于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