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助长拜登选情 华尔街忧心特朗普败选

撰写:
撰写:

美国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完全没有缓和之势。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COVID-19实时统计数据显示,目前美国确诊病例已达到259万例,累计死亡人数12.5万人。最近几周美国政府允许企业重新营业后,南部各州有出现了确诊病例激增的情况,佛罗里达州6月27日通报单日新增9,500例确诊病例,高于6月26日的9,000例。

美国疫情的失控对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选情产生了较大波动和冲击。根据美国真清晰政治(RealClearPolitics)网站在6月17日到24日的全国民意调查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为40.3%,接近了其总统任期的最低水平,并且落后美国前副总统、民主党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将近10个百分点的支持率(拜登的支持率为49.5%),尤其是在摇摆州,如佛罗里达、亚利桑那、密歇根等地,双方差距逐渐开始拉大。

+4
+3
+2

基于特朗普民调低迷的形势,美国舆论目前存在着一个普遍的看法是,COVID-19疫情已经改变了此次2020年大选的基本趋势,拜登极有可能会趁此势头后来者居上,打破特朗普的连任之梦。美国《福布斯》杂志也透露称,自疫情爆发华尔街也开始担忧特朗普败选,考虑拜登担任总统的可能性。

那么,和上半年疫情爆发相比,下半年疫情再度反扑对拜登竞选是否更为有利?如果疫情在下半年依然得不到有效控制,特朗普真的会因此而败选吗?

于拜登而言,此次疫情的爆发于他而言可谓是利弊相随。在疫情爆发之前,无论是从筹款进度和关注度来看,拜登与特朗普存在着较大的差距。不少美国舆论曾分析认为,拜登很难在此次选举中打败特朗普。然而,自疫情爆发后,特朗普政府便因为抗击疫情不利的表现遭到了舆论的评判,这也给了拜登乘胜追击的机会,拜登在此期间高涨的民调就是一大例证。

不仅如此,拜登的筹款进度也因此得到了飞速增长。此前拜登在筹款金额上一直处于落后势态,此次疫情爆发后,拜登的筹款额终于赶超了特朗普。美国民调公司盖洛普(Gallup)还发布了一项数据显示,拜登(Joe Biden)5月份的筹款额达到了8,080万美元。这一数字超过了特朗普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NC)的7,400万美元。从民调和筹款上看,疫情确实给拜登提供了一大助力。

但是,以民调和舆论氛围来判定特朗普连任结局还为时尚早。

特朗普连任危机的舆论出现主要是基于美国疫情及经济现状的判断。如上文所言,美国如今的疫情没有任何缓和的迹象,疫情的恶化势必影响着美国经济重启的步骤。自从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开始以来,数千万就业岗位消失,许多企业仍然修业,美国股市也出现了多次熔断。美国的经济情况令人十分担忧,穆迪分析(Moody's Analytics)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Mark Zandi)指出,美国经济已出现触底迹象,这是自二战结束以来历时最短、但也是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严峻的疫情和低迷的经济让特朗普政府遭到了舆论的攻击,在这样的氛围之下,特朗普的民调自然会出现受到波动和影响。

但是,这样的影响能够持续多久还难以预测。毕竟,以民调和舆论氛围定输赢的方式早已被2016年的大选结果推翻。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Hilary Clinton)当年的民调一直领先特朗普,美国舆论也更偏向于希拉里当选。但世事难以预料,特朗普最终打败了希拉里赢下了总统之位,也震惊了整个美国政坛。

基于特朗普此前的大选经历判断,以民调判定大选胜负的方式并不能准确预测大选结果。再加上,美国银行的数据显示,当共和党人总统选连任时,股市通常表现较好,而当白宫政府从共和党总统转为民主党人时,股市通常表现不佳。

根据最近的一项由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调查指出,该公司的大多数客户仍然认为,特朗普的连任对市场是有利的,其中60%的人认为拜登任职会对股票产生负面影响。由此看,特朗普的赢面还是存在的。

但值得注意的是,拜登不是希拉里。当年希拉里参与选举时正值反建制、民粹化浪潮高涨之际,希拉里遭受了来自左翼阵营的“倒戈”非常明显。虽然现在民粹浪潮和反建制色彩依然浓厚,但相较而言,拜登对中间选民的吸引力更大,而且在初选中也没有像希拉里那样疏远年轻左翼的选民。更重要的是,就目前形势而言特朗普作为执政者,会更容易被选民针对,拜登则享有在野党的优势。总结两方形势,究竟谁能成为最终角逐的胜者还难有定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