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会否抛弃美国走向中国 默克尔接任欧盟主席将改变什么

撰写:
撰写:

德国7月1日开始接任欧盟轮值主席国,这也是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为欧洲出征的最后一场大战役。其中如何构建欧盟内部统一的对华政策成为重点。

如何调整对华关系

根据德国联邦政府公布的草案,德国将在接下来的6个月围绕“齐心协力,让欧洲再次强大”的口号,致力于克服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及其带来的后果,具体目标包括遏制病毒扩散、重振欧洲经济、加强各国团结与合作。

默克尔已经多次表态2021年总理任期结束后,要给政治画上句号,此次将是默克尔最后一次担任欧盟理事会主席。(Reuters)

德国之声6月30日提到,按照原有的计划,6个月的任期内,默克尔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构建欧盟内部统一的对华政策。而现在,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导致原定9月举行的莱比锡欧中峰会推迟,欧盟对华关系的基调也似乎变成了被动地“求稳”。

在如何对待中国问题上,德国政治学者、英国诺丁汉大学亚洲研究所研究员傅洛达(Andreas Fulda)要求德国以及欧盟尽快做出抉择,改变“重贸易,轻人权”之经济利益导向的对华政策,并在欧盟层面发挥表率作用,制订价值观导向的对华政策。

欧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德国经济学家格罗斯(Daniel Gros)则称,作为地位正在快速上升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即便在新冠肺炎疫情结束后,中国仍将是欧洲所无法回避的政治经济对手与伙伴,也依然将和欧洲民众所关心的“经济形势”、“工作岗位”息息相关。

在格罗斯的眼中,不论是以往的“以贸易促转变”,还是当前热议的“价值观导向型对华政策”,都是欧洲人的一厢情愿。“我们究竟是否应该把贸易政策当作政治施压的工具?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说:'中国发生的很多事情不符合我们的价值观。'但是我们难以靠这样的姿态去构建对华关系。许多理论派人士都忘记了一点:不少东西是我们欧洲人所无法改变的”。

6月22日,欧盟在第22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上提出诸多问题(点击大图浏览):

+6
+5
+4

格罗斯认为,如果欧盟真想让中国人或者其他国家重视其意见,首先应该团结一致“做好自己的功课”,光靠欧盟各国外长发表声明是无法贯彻真正的外交政策的。

美德关系“难以修复”

与对待中国不同,德国以及其他西方重量级伙伴与美国关系恶化“难以修复”。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as)6月28日承认,德美关系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即使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竞选对手,民主党的拜登(Joe Biden)入住白宫,已经恶化的美德关系再无法恢复到从前的状态。

英国广播公司(BBC)7月1日刊文指出,美国和德国的分歧表现在经济,政治,外交和安全诸多领域。最近默克尔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原因拒绝了特朗普要求在华盛顿召开七国峰会的邀请。

除了德国防务开支分歧外,德国同俄罗斯的关系,特别是能源合作,是另外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德国认为美国的制裁是对德国和欧洲内部事务的干涉。德国外长马斯表示,欧洲的能源政策应该由欧洲决定,不是由美国来决定。

接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前,默克尔6月29日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举行会晤:

+8
+7
+6

另外,在西方七国集团内部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言论也引起非议。德国《明镜》周刊曾对美国驻德国前大使格雷内尔(Richard Grenell)做过特写报道,其中接受采访的30多个美国和德国的外交官、内阁官员、议员、智囊专家等许多人都说格雷内尔是个像特朗普一样的虚荣、自恋、咄咄逼人、而且不能接受批评的人。

德国联邦议会副议长,自由民主党主席沃尔夫冈•库比茨基(Wolfgang Kubicki)指责格雷内尔在德国颐指气使,像个钦差大臣,呼吁德国驱逐格雷内尔。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商业频道报道说,美国和德国是西方最有影响的政治和经济集团,但自从特朗普担任总统以来,美德关系持续恶化,已经到了“难以修复”地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