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地中海油气博弈 俄土欧如何盘算

撰写:
撰写:

自2011年阿拉伯之春以来,利比亚内战愈发胶着,如今已是各方势力的竞技场,俄罗斯和土耳其也各在敌对阵营里扮演要角,这是双方近年继叙利亚北境冲突后,在他国的第二次交锋。6月14日,两国原定于安卡拉举行部长级会晤,共商利比亚停火协议,最终却临时改为电话会谈,下次会期则有待研拟。

与夹杂地缘、库尔德独立因素的叙北战线相比,土耳其之所以在2020年冒险涉入俄国耕耘已久的利比亚战区,为的便是在东地中海的油气博弈战中获益。21世纪后,随着探勘技术革新,东地中海底超过122万亿立方英尺的油气浮上新闻版面,既引发新一波地缘政治对抗,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利比亚内战冲突。

土耳其为在油气博弈中获益,挥军北非利比亚战场。图为交战下的利比亚部队。(Getty Images)

来自东地中海底的馈赠

西亚与北非油气储量丰富,却极度不均。海湾石油国能以油气经济供养政体与国民,但东地中海地区的埃及、以色列、巴勒斯坦、约旦、黎巴嫩、叙利亚、土耳其、塞浦路斯和希腊等,便长年身处油气进口状态。

2009年,以色列率先在东地中海探勘出气田,如同万里晴空一声炮响,翻转了国家的能源安全困境。据估计,以色列发掘的油气田价值高达600亿美元,且按照当前需求水平,可满足以色列40年以上的天然气用量。继以之后,他国也不遑多让,埃及、塞浦路斯、黎巴嫩等纷纷加入探勘,各有进展,塞浦路斯更发掘出储量价值达1000亿美元的天然气,可供该国210年发电用。

有鉴于上述百花齐放的局势,埃及遂于2019年提议成立“东地中海天然气论坛”(EMGF),以安排区域内的油气开采规划,并获得各国正面回应。2020年1月16日,埃及、塞浦路斯、希腊、以色列、意大利、约旦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签署了EMGF基本章程,并将论坛总部设于开罗,埃及更开始自以色列进口天然气,以色列也期望能借埃及的苏伊士运河,将油气出口至印度。

上述安排看似皆大欢喜,却独漏了地中海要角:土耳其,这并非众人健忘,而是各国有意为之。

以色列期望能借埃及的苏伊士运河,将油气出口至印度。(新华社)

孤立致使土国挥军

自从塞浦路斯参与探勘起,土耳其便坐立不安。

1972年,土耳其以“保护土耳其裔塞浦路斯人”为名,出兵塞岛与希腊兵戎相见,并成功扶持“北塞浦路斯土耳其共和国”独立,从此成了希腊与塞浦路斯的仇家。而面对塞国2015年后对此区的积极探勘,土耳其深恐前者暗中联络他国谋求军事部署,故多次公开表示不允许任何在土耳其和北塞浦路斯海域的采气行动。2018年以来,土耳其已向塞方的专属经济区派出了四艘地质勘探船,更于2019年出动多艘军舰,阻止塞方的勘探活动。

但此举不仅无济于事,反让塞浦路斯更加依赖区域开采框架,并开始与希腊、埃及、以色列展开能源合作,最终导致了土耳其在此区的实质孤立,甚至连欧盟都对土耳其在塞浦路斯领海的钻探活动表示谴责,并出台经济制裁。

面对上述局势,土耳其决定兵行险招。首先,其主动联系北非的利比亚,并与内战中的民族团结政府(Government of National Accord)结盟,双方在2019年11月27日签署备忘录,划定了彼此在地中海的管辖领域,并开始探勘作业。

土耳其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结盟。(AP)

此举看在希腊、埃及、塞浦路斯等其他地中海沿岸国家眼中,无异于“私分海产”,偏偏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又在2020年1月出兵利比亚,意图贯彻土耳其对东地中海的地缘影响及资源掌控,自会加剧沿岸诸国的怒火。最后不仅导致希腊驱逐土耳其大使,也引得埃及为此军演,更让土耳其完全被排除在EMGF框架外。

而就土耳其本身视角观之,其与塞浦路斯、希腊长年不睦,也有能源需求,再加上埃尔多安个人的政治需要,被孤立的中型军事强国走上出兵之路,也称得上是某种天时地利人和的发展。如今其不仅可与利比亚联合探勘东地中海域,也可在利比亚大陆架上进行钻探作业,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实是以自身的海洋经济权益,来购买土耳其的军事支持。

然而在土耳其与油气资源间,尚有俄罗斯的劲旅横陈,如何跳好这曲北非双人舞,考验着土俄两国的默契。

欧洲意图摆脱对俄管线依赖

自从2011年利比亚动乱以来,俄罗斯的脚步便从未离开,如今其支持东部国民代表大会(House of Representatives),恰与土耳其支持的民族团结政府分庭抗礼。

但身为世界第一的天然气大国,俄罗斯光本土天然气探明储量便高达47.8万亿方,故其在利比亚的主要战略目标并非油气,而是地缘影响力。土耳其虽与其爆发代理人冲突,却是地中海油气博弈上的意外战友。

2013年乌克兰危机后,为免两国冲突影响能源安全,俄罗斯转与土耳其连手修建“土耳其流”(TurkStream)天然气管线,以俄国的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为起点,跨越黑海延伸至土国。此线已自2020年1月起,向保加利亚、塞尔维亚、匈牙利、斯洛伐克和奥地利等国供气,未来也将逐渐扩及其他欧洲国家。

俄土两国在地中海油气上,具有共同利益。(AP)

然而东地中海油气博弈开始后,以色列、埃及、塞浦路斯和希腊四国有意修建由希腊通往欧陆的天然气管线,对欧洲国家而言,此举既可降低对俄依赖,又能加强自身能源安全,形同地缘政治新筹码,自然乐见其成。

但对土俄两国而言,此一消息有如出局宣告,俄国或恐失去管线优势,土国则担忧油气旁落,双方于是一拍即合。尽管双方在利比亚内战中分属不同阵营,却在此事上利益相近,故土俄在利比亚未如叙北般激烈交火,而是时有调停、谈判。

在不远的未来,东地中海油气将成新一波欧亚地缘政治斗争焦点,平静的海面下,尽是强权的筹码,以及结盟的契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