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岩油企相继破产 美国在为石油价格战买单

撰写:
撰写:

美国切萨皮克能源公司(Chesapeake Energy Corporation)6月28日申请破产保护,成为近年来申请破产保护的美国最大油气厂商。

路透社评论,这意味着这家页岩油“先驱”企业的时代终结。切萨皮克能源公司的创始人之一奥布里•麦克伦(Aubrey McClendon)是页岩油钻探的早期支持者,这家公司经过20年的时间成为了美国产量最高的天然气商之一。

该公司当天发布的声明中表示,计划通过“必要”重组减少大约70亿美元债务。其他法庭文件显示,其负债和资产可能均超过100亿美元。仅仅五年时间,切萨皮克股价从接近2,280美元一股,一路跌至12美元上下。

2020年对美国页岩油企业来讲无疑是灾难的一年。疫情带来的全球需求下降加上此前的石油价格战,让这个一直让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引以为傲的能源行业遭受了两面夹击。牺牲的也绝不只是切萨皮克一家。

美国的页岩油企业在疫情中遭受重创。图为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处页岩油企业。(VCG)

页岩油革命遭受重创

切萨皮克倒下之前,美国的页岩油巨头怀丁石油(Whiting Petroleum)、钻石海上钻井(Diamond Offshore Drilling)都已经申请破产,而页岩油业的破产潮可能才刚刚开始。

标准普尔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的数据显示,今年仅上半年已经有18家油气公司出现债务违约,而去年全年为20家。惠誉警告,切萨皮克破产后,美国能源行业垃圾债券违约率在2020年底可能会达到17%。

6月22日,德勤会计事务所(Deloitte)发布的报告中指出,如果油价维持在目前的水平,行业可能会出现破产潮。报告称,在原油价格处于每桶35美元时,31%的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将资不抵债,当油价回落到20美元时,这一比例将升至49%。德勤称,整个页岩油行业预计将经历大约3000亿美元的资产减记。报告预计,美国页岩行业的杠杆率可能从40%飙升至54%,可能引发“包括破产在内的许多负面事件”。

据美国油服贝克休斯的周报,6月26日当周,美国石油与天然气钻井机活跃数量连续八周创历史新低。这已经对美国地区经济造成影响。以美国最大产油州得州为例,4月份超过2.6万名石油工人失业,约占所有就业岗位的1/4。

在油价2020年3月暴跌前,美国曾是全球最大的产油国。(路透社)

随着油价重回40美元,达到页岩油盈亏的分界线,已经有不少页岩油公司在准备或者已经重新开工。但是一旦产量激增,原油价格若受到再次打压,对能源市场只会雪上加霜。能源的终端需求在经济形势严峻的背景下并不乐观,高盛投行近期警告称,石油市场基本面正在“转熊”,下行风险有所增加。

6月29日,国际石油组织欧佩克(OPEC)秘书长巴尔金都表示,石油市场还没有走出困境,如果没有OPEC+的减产,油市“不可能”复苏。

油企倒闭、工人失业、融资困难,美国页岩油气产业长期依靠高负债、货币宽松的结构性弊端在2020年充分暴露。除了疫情之外,俄罗斯与沙特石油价格战也是背后的原因。这再次说明,两者的突然开战并没那么简单。

子弹还要再飞一会

当前的情况说明,OPEC+的递减式减产方案,虽在当时看来是美国施压的成功,但是并没解决页岩油气的困局。而沙特突然在3月挑起石油战,本身也是将矛头指向美国能源业。

今年3月开始,石油价格战让国际油价跳水,至今仍让投资者们记忆犹新。(Getty)

6月6日,OPEC+以视频方式召开部长级会议,各方同意将4月13日的减产协议延长至7月底。减产协议原本规定:自5月1日起启动首轮减产,规模为每日970万桶,为期两个月。7月至年底减产规模降至每日770万桶;自2021年1月至2022年4月,减产规模为每日580万桶。延长协议意味着每日970万桶的减产规模将持续到9月底。

3月初沙特俄罗斯打响石油价格战之后,石油价格急速下跌,4月份交货的WTI原油价格一度跌至-37美元/桶的负价格必将载入史册。4月OPEC+达成的减产协议,被普遍视作美国施压的胜利。然而,现在的情况证明并非如此。

这次减产俄罗斯显示地相当积极,自5月减产协议执行以来,俄罗斯已经接近完成配额目标。不过,在疫情的压力下,美国和沙特原油出口皆高度依赖海运,俄罗斯依赖的则是陆路管道,这意味着俄罗斯面对更少的第三方航运公司的成本,在极度扭曲的现货市场上,拥有了不对称竞争优势。

根据6月29日价格报告机构Argus的数据,运到欧洲原油中心阿姆斯特丹的乌拉尔原油出现了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相对于即期布伦特现货价的最高溢价。而美国原油出口继续落后,于是在欧亚市场,这将成为俄罗斯更大的利润来源。

俄罗斯总统普京(右)在OPEC+的减产计划中,显然有自己的盘算。(Reuters)

另一边的沙特尽管石油出口量增加了50%,而收入却下降了65%,的确受到了石油需求不振的影响。但是沙特一方面在市场份额上反超美国,另一方面也成功把美国拉入了减产计划。

美国曾经在2019年超过沙特,成为世界最大的石油出口国。今年以来,沙特已经重新取而代之。华尔街投行摩根大通(JP Morgan)的报告中称,沙特在石油市场的份额将在这个10年内升至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最高水平。

4月达成的减产协议中,墨西哥将每日减产10万桶,而美国将每日额外减产25万桶,向墨西哥提供减产帮助。俄新社5月下旬也援引消息人士表示,非OPEC+国家,包括加拿大、挪威和美国,贡献了大约350万桶/天至400万桶/天的减产。

多维新闻曾在《沙特与俄罗斯的豪赌 美国页岩油气待宰》中提到,沙特很清楚,因低成本优势而笑到最后,搞价格战也终将两败俱伤。所以沙特必然也会推动减产,必须令得油价在一个对其最有利的位置上,而这个位置仍然低于美国页岩油气的盈亏线。在需求不振的大环境下,沙特推动油价上涨的行动必然存在上限,对页岩油气仍然不利。

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公共投资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 在今年年初成为最具活力的主权基金。该基金仅在今年前三个月就投资大约20家美国和欧洲蓝筹公司,包括英国石油、英荷壳牌石油公司、道达尔公司等能源企业,基金负责人称希望PIF管理的资产规模到2030年达2万亿美元。下一步,沙特是否会看向美国奄奄一息的页岩油气企业?

这场价格战显然没有赢家。疫情的严重程度超出各国在3月时的想象,全球石油出口受创。虽然美国页岩油不会消失,其产业的韧性仍然存在,但是回顾这次价格战和OPEC+减产协议,俄罗斯并不吃亏,沙特付出了代价但也并非毫无收获,而美国页岩油气则是最受冲击的受害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