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冲突】重磅演说回避中国 边境对峙对莫迪价值几何

撰写:
撰写:

当地时间6月30日下午4时,新德里各界在“封禁抖音(Tik Tok)”的风潮中迎来了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的全国演说。这也是莫迪自3月19日宣布“人民宵禁”(Janata Curfew),并将其逐步升级为“封锁5.0”与“解锁1.0”后,他发表的第六次全国演说。

这场总长度只有16分钟的演讲也因其特别之处被印度各界高度关注,到7月1日前后,新德里仍在热议莫迪讲话的具体细节。

新德里的期待落空了

自莫迪2016年宣布“废钞令”后,他所有的演说都选择在当晚8时举行,此番提前四个小时的演说让印度观察家颇为兴奋,以为必有特别。

+8
+7
+6

6月中下旬以来,从中印两军加勒万河谷(Galwan Valley)流血冲突到印度封禁抖音等59种中国手机软件的一系列风波已经让该国各界大受刺激,因此,《今日印度》等主流媒体大多认为莫迪提前演讲定有“应对中国”的内容。

由于莫迪在6月19日曾称解放军既没有闯入印度边境,也没有占领任何哨所,印方还有“20个士兵(jawans)殉职”,因此,印度的社交网络也期待莫迪能否在6月30日对北京说些什么。

自6月中旬以来,印度多个港口因严查中国货品,导致商品通关时间延长,这让提前向中国供货商支付全款的印度商家颇为受伤。(路透社)

结果,印度各方的期待在当天都落空了。莫迪的讲话只包含防控新冠与救济农民两个部分。前者是是对印度内政部6月29日颁布的“解锁2.0”政策的补充,进而劝诫印度各界要继续加强防疫;后者则强调印度当局将继续给印度8亿农民免费配给粮食,每人发放5公斤小麦或大米。

对此,以国大党为首的印度反对党人士从30日开始轮番上阵,大举批评莫迪,称“总理太害怕在其全国讲话中谈论中国”。但对外界,莫迪的此次讲话仍显出了其可贵的一面,它已经成了在北印度蝗灾、雨季洪灾、新冠疫情以及中印冲突等干扰因素下,观察莫迪当局施政重心的重要窗口。

印度真正的重心在哪里

必须承认,在6月15日的冲突之后,“抵制中国”、“为烈士报仇”等口号在短时间已成为印度的一大时尚。6月21日,印度北方邦的阿格里尔(Aligarh)有10名学童以此名义结伴逃学。6月28日,加尔各答的Zomato等公司也遭遇了“爱国”风波,一些市民以“中国人正在用我们的钱杀死我们的士兵”等口号抵制其业务。

抖音等59款中国软件在印度已经被封禁。对于智识有限、生计艰难的印度普通下层民众来说,这可能并不是一件好事。(路透社)

环顾印度全境,外界可以发现有些印度人或把中国产电视机扔下楼,或在自家商店前焚烧成堆的中国商品。一些印度高官也带头呼吁关闭在印度的所有中餐馆、出售中国食品的商店和酒店。

当外界简单地从这种细节中得出“印度民间怂恿莫迪当局展开经济打击”的信号时,观察人士更需注意一个关键细节,即这些“爱国”行动大都出自印度市民的所作所为,这一切与该国总数7.7亿,约占总人口70%,且很难上网参加讨论的城乡贫困人口是无缘的,他们很多都属于莫迪本次免费配给计划的受益者。

一名印度交通警察正在路障前拦截车辆,印度多个邦重新实施部分或全面封锁,以遏制冠状病毒的传播,近期,印度报告每日新增数万例感染病例。(美联社)

对这些占印度人口大多数的文盲、赤贫、低种姓人口而言,中印两军在拉达克前沿的交锋就意义有限,相比之下,如何在水、蝗、疫几大灾祸夹攻下生存下去更为重要。

对于依靠这一人口基本盘,在2019年大选中取得压倒性胜利的莫迪及人民党当局来说,孰轻孰重是毋庸多言的。当前,中印前沿局势仍具备充分的管控余地,这就让莫迪当局即便会应“民意”要求采取一些“制裁中国企业”的措施,但新德里最需要的已不是“复仇”,人民党当局全面贴近贫民、农民的政治、经济政策在当下更有用武之地。

莫迪如何维护基本盘

印度有1.39亿农民在城市打工,该国“封闭1.0”关停工厂和商店的举措使之当场失业。进入4月的“封闭2.0”后,根据权威智库“印度经济监测中心”(CMIE)统计数据,印度失业率上升至23.5%,较之3月的8.7%大幅上升。防疫封锁使印度绝大多数经济活动继续陷入停顿。绝望的农民工,特别是日薪工人的四处逃亡已成为印度各界近几个月来从揪心到熟视无睹的内容。

中国制造的日常消费品,占据了印度的大部分消费市场。其均价低于1,000卢比(约合13.23美元)的价位让印度贫民也能过起体面的生活。(美联社)

到5月,印度全境已有1.22亿人确定失业,这使得莫迪在5月12日时第五次讲话中专门拿出了“Atmanirbhar Bharat”(印度自力更生)的口号,在推出总额为20万亿卢比(约合2670亿美元)的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之余,专门把“劳工、农民、诚实的纳税人、中小型企业和家庭手工业”作为扶助重心,以此为标志,印度的城、乡就业率逐步攀升,从5月中旬时的23.8%与31%逐渐上升到6月中旬时的34.4%和40.5%。

这一系列计划的推行效果虽有待商榷,但印度各界已经可以发现莫迪当局的确有针对城乡贫困人口的布局。这较之只会批评当局、生硬鼓吹对华强硬的反对党就显出了高下,印度贫民也由此继续成为人民党可以依赖的基本盘。

更值得一提的是,莫迪当局面对农民问题,仍能顶住国防问题等压力,继续实施大规模救济方案。他不仅继续维持从3月26日开始,旨在为两亿印度农村家庭提供3,100亿卢比(约合41亿美元)救济款的政策,还从6月20日开始,推行了另一项斥资5,000亿卢比(约合66.2亿美元),旨在帮扶北印度6个邦回流农民工的方案。尽管印度政界人士再次批评此举是“为选票洒面包屑”:因为帮扶地区之一的比哈尔邦本年度11月举行地方选举,但莫迪因此进一步赢得了农民的支持也是一目了然的。

于是,尽管新德里在边境问题上难以与中国握手言和,加勒万河谷一战印军损失较大的结果,会让印度各界短时间内继续煽动“爱国”情绪。但对以莫迪为核心的印度执政党系统来说,当前印度的主要矛盾绝非“中印战争”,边境对峙带来的影响也远小于印度国内的民生、经济问题。

随着北京与新德里之间的政治、经济的紧密联系将让局势转向可控与平稳。莫迪当局无疑需要一个相对稳定的内、外环境用以解决经济问题,届时,新德里一侧可能更需要来自中国的资本来应对更多实际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