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在三个领域正赶超特朗普

撰写:
撰写:

距离美国大选投票日还剩下整整4个月的时间,一些不可测的因素仍在影响者着两党竞选。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抗议示威、经济衰退、种族冲突等多重危机冲击到了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连任前景。他的挑战者、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Joe Biden)的选情在多个领域呈现积极迹象。

募款大有突破

根据双方团队7月1日公布的数据,4至6月,拜登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先后筹得6,050万美元、8,080万美元和1.41亿美元,特朗普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先后筹得6,170万美元、7,400万美元和1.31亿美元。第二季度拜登募款总额超过2.82亿美元,而特朗普本季度筹集了2.66亿美元。

截至6月底,特朗普团队持有近3亿美元可用资金,比拜登团队稍有优势。据美联社(AP)透露,到5月底,拜登和民主党人共有大约1.22亿美元现金。

可以看出,拜登的募款力度正逐月增加,紧追特朗普。而且,拜登5月募款额已经超过了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2012年5月竞选时的6,000万美元和前国务卿希拉里(Hillary Clinton)2016年5月竞选时筹得的3,800万美元。而随着奥巴马和希拉里等陆续加入网络募款队伍,拜登和特朗普之间的募款总额差距有可能继续缩小。

民调遥遥领先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7月1日民调显示,超过8成的美国人对国家现状不满。经历疫情、抗议、警察暴力、种族冲突和经济衰退等冲击后,美国民众对国家现状的满意度已经由3月份的31%下跌至现在的12%。在总统候选人比拼中,特朗普的支持率比拜登低10个百分点。大约54%的注册选民支持拜登,44%支持“或倾向于支持”特朗普。

福克斯新闻(Fox news)在6月18日公布的民调中,拜登领先优势上升至50%,而特朗普下降至38%。真实清晰政治(RCP)网站7月民调数据也体现这一趋势,拜登全国民调领先特朗普9个百分点。尤其在佛罗里达州(49%比42.6%)、威斯康辛州(48.5%比42%)、宾夕法尼亚州(48.7%比41.7%)和亚利桑那州(47.5%比44%)等战场州,特朗普落后于拜登。

2020年6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马州举行疫情以来的首次公开竞选集会。(Reuters)

面对民调低迷的趋势,特朗普寄望大型竞选集会重振士气。6月20日,特朗普无视争议和疫情威胁,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银行中心(BOK)举行了疫情以来首场竞选集会。结果,和竞选团队起初预期不同,近2万人的运动场坐席很多都是空的。所以,特朗普通过大型集会提升民调的难度加大。

2016年,特朗普全国民调落后于希拉里(Hillary Clinton),但最终还是在党内脱颖而出,并赢得大选。当前特朗普民调数据下滑很多,和当前疫情及抗议有关。但毕竟2020年影响大选年的因素是多方面的,拜登相比希拉里也有一些优势,加上特朗普是被挑战者,所以民调数据的参考价值会有所不同。

谁对中国更强硬

自今年大选初选以来,拜登就开始对中国展现强硬,频繁在人权事务上批评中国,甚至接见过一些中国人权倡议者。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特朗普及其幕僚将矛头对准中国,并将病毒政治化,对中国进行意识形态化的攻击。在此期间,拜登虽没有高调批评中国,但他还是抱怨特朗普政府未能强力应对中国挑战,同时指控特朗普防疫失败是无能的表现。

按照拜登的外交政策顾问苏利文(Jake Sullivan)的话说,特朗普对中国就是“嘴硬行动软”,如果民主党上台,将拟定全新的对华政策路线图,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盟友力量,对抗中国。

2020年上半年抗议活动席卷全美,白宫也遭包围(请点击图集放大观看):

+8
+7
+6

中国通过港版国安法后,拜登于7月1日发表声明,批评中国在新疆和香港违反人权,指控中国“侵蚀”香港自由与自治。拜登承诺,如果自己当选,他将促使国会通过涉及香港和新疆的人权法案,并禁止美国企业支援中国的国家监控体系,包括对中国实施经济制裁。

拜登这一声明被称为他从政以来对华最严厉的批评。拜登展现更为强硬的对华姿态,目的就是为了应对特朗普团队对他“亲华”的指控,努力撕掉这一标签。

如果仔细分析拜登对华强硬的表述,声明字里行间依然是将特朗普视为主要矛头,认为特朗普对中国人权滥用状况不闻不问,甚至为了贸易协议向中国领导人“表忠”。

接下来的大选决选季,“比拼谁对中国更强硬”将依然是两党总统候选人的“政治正确”。当然,双方团队也要把握好平衡。

对于拜登,特朗普连任竞选之初就将他包装为“亲华”候选人,并为此设置了圈套。拜登要么对中国展现更强硬的立场,要么为自己的亲华立场进行辩解。但拜登再怎么强硬,都只是嘴上功夫,难比特朗普作为执政者在行动上的强硬。拜登若直接回应针对自己“亲华”的指控,反而会让特朗普团队有机会将其包装为替中国“辩护”。

对于特朗普而言,他即便不考虑中美双边关系舒适度和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执行情况,也要考虑打中国牌的真实效力。毕竟,截止目前,他该打的中国牌都打了,但对国内民意的影响似乎有限。因为,对于执政者而言,一味地打中国牌并无助于解决美国选民关心的国内经济、疫情和社会问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