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美国疫情反弹 会否“出口”全世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7月1日,美国创下每日新增确诊病例人数纪录,是过去八天内第五次的新高。同一天,欧盟重新开放国际边界,宣布要允许15国家的旅客入境。由于美国无力控制疫情扩散,该国则没有被包括当中。

1918年,堪萨斯州丰斯顿营(Camp Funston, Kansas)的一家急诊医院。(美国国家卫生和医学博物馆)

在全球进入疫情的第七个月之际,不同国家之间疫情出现了新差距:一方面有像欧洲一样成功降低新增病例数或像中国一样几乎消灭新增病例的国家,而另一方面有像美国或巴西一样那些疫情像燎原野火一般的国家。由于各国之间难以完全禁绝人员交流,国与国的疫情差距愈大,环球疫情爆发“第二波”的风险愈高。

二十世纪疫情的历史表明,流行病疫情往往是经过多年一波一波地传播,而且第二波经常更加致命。随着世界朝着重新开放国际旅行的方向迈进,新的疫情热点是否有可能重启病毒在全球蔓延?美国疫情是否对世界其他地区构成威胁?

1918年流感的“第二波”

在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中,美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最早的病例在美国军营里爆发,进而因美国1917年进入大战,病毒很快通过美国的士兵们蔓延到欧洲,并从欧洲到了全世界。

然而,美国不仅仅是这场疫情的爆发点,也是“第二波”的受害者。到了1918年夏天,西班牙流感确诊病例有所减少,到八月人们认为病毒可能已经消失。然而,在欧洲某个地方,病毒经过基因变异过程成了新的病毒株,于是欧洲就成为疫情的新中心。

1918年8月下旬,几艘军舰从欧洲出发前往美国和非洲,船上的军队感染了这个更致命的西班牙流感病毒。这些船只抵达波士顿(Boston)等城市之时,全球疫情的第二波正式开始。仅在10月份,美国因病死亡的人数已接近20万人。

像美国当年一样,今天慢慢在打赢病毒的欧洲和亚洲是不是应该担心疫情会再次从国外传入,并引爆第二波?

世界离不开美国

如今,世界大部分的国际来往停滞了。4月底,世界旅游组织报告称,目前全球100%的旅游目的地都有新冠肺炎相关的旅游限制。据国际航协(IATA)统计,自1月以来,已有750万个航班被取消;飞行追踪公司FlightRadar24则在Twitter上表示,六月的商业航班比2019年下降62%。

然而,西班牙流感一百年后的今天,美国在世界的经济和政治还是扮演重要的角色。虽然今天世界各国在面对自己当地的疫情爆发,已经建立了边境管制,但飞往美国的航班数目也没有跌至零——观察FlightRadar24的实时地图一眼就知道。不久之后世界各国会开始想重启世界贸易,开放国际旅行。而今天的贸易和旅行在很大的程度上都要经过美国。

飞往美国的航班数目没有跌至零。

据最新的数据,世界上50个旅客最多的机场当中,有15是美国的,比任何其他国家要多。2019年除了往返香港或新加坡的航线,世界最繁忙的航线是纽约肯尼迪(JFK)机场到伦敦希斯路(Heathrow)机场。

上述的图表可以看到,2020年的航班数量已经有开始上升的趋势。航空业的专家还在辩论,行业的经济情况什么时候会回到2019年水平,有些说2020年底,另一些说要等2021年。但你可能想知道,究竟为什么我们要一直讲究航空旅行的问题?

飞航旅行与疫情的关系

众所周知,疫情的传播与人员流动有关。但对过去二十年疫症流行数据的考究,流行病学家最近开始更科学地了解国际旅行与疫情传播的复杂关系,甚至能用国际旅行的数据来预测未来疫情的爆发地点。

2018年的文章《飞机上的细菌》研究了沙士(SARS)、H1N1、伊波拉(Ebola)和肺鼠疫如何通过航空旅行传播。该文指出:“由于受感染的乘客在数小时内可以从一个海岸到另一个海岸,从一个大陆到另一个大陆,因此,航空旅行使这些疾病能以极快的速度在国与国之间传播。” 研究报告特别表明,同样是冠状病毒的沙士病毒,很容易通过航空旅行传播。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谈到某个国家的疫情风险,关键不是开不开边境,而是该国究竟有没有进行有效的抗疫政策。有研究报告考察中国在疫情初期进行旅行限制措施的效果,结果显示,在疫情已经爆发的时候,旅行限制的效果并不大:“一旦病毒逃出武汉,严格的本地抗疫措施,如社交疏离和卫生措施等,在控制新冠肺炎传播方面发挥了最大作用,而不是长途旅行限制。”

许多暴露于新冠肺炎的人一直在国际旅行而没有被发现。

另有两个研究报告显示,旅行限制措施可能会成功减缓病毒的传播速度,却不可能完全阻止病毒的跨境传播。旅行限制毕竟从来都不是完美的:“许多暴露于新冠肺炎的人一直在国际旅行而没有被发现。”

这些研究表明,旅行限制只有在与可以减少疫情传播的公共卫生措施相配合时才能发挥作用。如果一个国家已有本地传播,那么从国外输入的传播风险就没有那么重要了。反过来,如果那个国家已经成功消灭本地传播,那不仅仅是因为有限制国际旅行,而更是因为有进行有效的社交疏离和接触追溯措施。

问题是接触追溯,笨蛋!

6月29日在日内瓦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世卫组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表示,对于疫情的解决方法,自始至终都是一样的:“测试、追踪、隔离和检疫”。他接着补充道:“如果有任何国家说接触追踪很困难,那是一个蹩脚的借口。”

这是很多世界各地专家所推崇的观点。像爱丁堡大学医学院教授兼全球公共卫生主席斯里达尔(Devi Sridhar)这样的专家,一直极力主张,检测和追踪都是有效抗击疫情的最佳方式。

无论病毒是在本地出现还是从国外传入,只有检测和追踪才能有效除掉病毒。在这篇论文中,科学家们展示广东省是如何在病例一直从省外进入的情况下,通过进行大量检测和隔离感染者,最后依然能够限制病毒的传播。

管理疫情风险取决于制定有效的测试和追踪策略,而不是取消纽约和巴黎或北京之间的所有航班。

美国日益恶化的疫情,如果不加以控制,在未来几个月内,确实可能有机会发起全球第二波。不过,只要能对人流进行筛查,适度的开放边境未必会导致灾难。斯里达尔在Twitter表示,“其实会有从国外输入的病例发生,但如果发现得快,可以恢复到‘正常’的日常生活”。当英国专家注意到其境外输入的新冠肺炎病例有一半来自巴基斯坦时,他们没有告诉政府要停止所有往返巴国航班。相反,他们告诉政府集中资源对来自“高风险”国家的人进行筛查。

最终,美国对世界的威胁取决于新传播链会否出现的风险,就像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那些军舰从欧洲到美国和非洲,并爆发了第二波疫情。然而,管理这些风险更多的是取决于制定有效的测试和追踪策略,而不是取消纽约和巴黎或北京之间的所有航班。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