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冲突】王毅深夜敲定和解协议 对消美国恶意曲解

撰寫:
撰寫:

根据中国官方消息,7月5日晚,中印边界问题中方特别代表、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同印方特别代表、印度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A K Doval)通话,就缓和当前两国边境事态坦诚深入交换了意见,并达成积极共识。印度《经济时报》7月6日援引政府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国军队从加勒万河谷对峙地区后撤了1至2公里,印军也相应后撤,双方部队建立了一段缓冲区。

至此,双方再次通过外交手段缓解了新一轮的边境冲突。

2018年11月24日,中印边界问题中方特别代表、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同印方特别代表、印度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举行第二十一次边界问题会晤。(中国外交部网站)

如果回顾近1个月的中印边境紧张局势,美国官方态度和媒体报道很多情况下都将中国列为“麻烦制造者”或者“入侵者”。对于中印边界冲突中孰是孰非,美国官方即便存在“事实核查”,也不会在公开表态中表现出来。印度也紧盯美国官方表态,竭力将美国官方表述同自己的立场结合起来,集中对中国开展舆论攻击。

白宫幕僚长梅多斯(Mark Meadows)7月6日对福克斯新闻(Fox news)表示,对于印中之间或其他任何地区的冲突,美军将继续保持坚定的立场。美方不会坐视不管,任由中国或任何国家成为地区最强大的主导力量。《印度时报》对此解读认为,白宫此番表态暗示美国军方将在印中冲突中站在印度一边。

无论印度媒体如何解读,美国近来的官方表态很显然偏向印度。比如,白宫发言人麦肯阿尼 (Kayleigh McEnany)7月2日说,美国正密切监控事态发展,支持和平解决当前争端。但是,她继而强调,中国在印中边界的“侵略立场”更大层面讲符合中国在其他地区的“侵犯”模式。这种行为再次凸显了中国共产党的真实本性。白宫这一说法被很多印度转述和报道。

2020年2月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问印度期间,印度总理莫迪曾给予特朗普“竞选集会式”的待遇。(Reuters)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有关中印争端的表述中,也都将其包装为“中共的问题“。比如,在6月下旬哥本哈根民主峰会(Copenhagen Democracy Summit)视频会议中,蓬佩奥就曾指控中国军方加剧了中印边境紧张,认为中共“敌视民主价值观”,在周边地区是“流氓行为者”(rogue actor)。

这种指控充满意识形态歧视色彩。除了特朗普政府,美国国会也将更多矛头对准中国。

7月1日,在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有关中美关系和新冠肺炎(COVID-19)的听证会上, 民主党众议员希夫(Adam Schiff)也表达了类似的态度。他说,过去一个月,中国在实际控制线(LAC)开展了致命的冲突,导致了数十名印度士兵死亡的悲剧,中方也有伤亡,但具体情况不明。

在该听证会上,受邀出席的一位布鲁金斯学会印度问题专家马丹(Tanvi Madan)指控中国军方“单方面改变LAC沿线现状”,加上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这些因素都将影响印中关系。她说,现在,印度国内几近达成一个共识,希望重新评估和调整对华关系。

中印流血冲突致20名印军死亡,莫迪7月3日突然访问前线(点击大图浏览):

+17
+16
+15

此类美国听证会很少邀请真正了解中国立场或者“亲中派”的专家出席。议员们辩论的视角大多是将中国视为问题源头。

所以,美国政界整体上有意夸大中印边界冲突中的中国角色,这符合华盛顿当前对中国的政治戾气。现在,为了围绕新冠肺炎疫情、香港版国安法及台湾和新疆议题继续打中国牌,特朗普团队不惜把和中美议题毫不相关的中印边界冲突纳入考量,将中国包装为“不透明、不守规则、占别人便宜和欺负周边”的国家。

而印度借助在英文报道方面的宣传优势,也博得了美国舆论的“同情”。比如,《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就称,此次边界冲突似乎很有可能将印度推向美国一边。

不得不承认,在美国主导的西方舆论话语体系中,中国在周边领土争端中一直被认为是“侵犯者”(aggressor)。“以大欺小”或“对外扩张”是美国看待中国南海、东海等领土争端时惯用的外交辞令。这种舆论偏见、或者特朗普政府那种意识形态化的解读,短期内都不会改变。

应对这种偏见的最有效手段就是中国通过外交渠道,一对一解决周边领土争端。此次在中印双方看来“正常”的边境对峙,最终都会通过外交手段得以化解。这是对美国恶意解读的最好回击。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