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右主义根深蒂固 德国军队改革成疑

撰寫:
撰寫:

6月30日,在各国政府忙于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时,德国国防部部长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突然宣布将部分解散德国的陆军特种部队司令部(KSK)。而此前的5月,德国一位高级军官被查出在自己藏有枪械、弹药以及纳粹纪念品,事件被司令部的指挥官、克雷特迈尔(Markus Kreitmayr)将军称为司令部成立25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危机。可这次危机所暴露的极端右翼及新纳粹主义的问题,在德国军方内部由来已久,在过去几年间也曾一次次浮出水面,却一直都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事情源于6个星期以前,政府调查人员在一位被怀疑是新纳粹分子的高级军官时,开着挖掘机,到他位于农村的家中搜查。 这位军官正是德国的的精英陆军特种部队司令部KSK(Kommando Spezialkräfte)的一员。据《纽约时报》的报道,在他家的花园里,调查人员发现了PETN炸药、引爆装置、导火线、一支AK47枪械、消音器还有数千发子弹。此外,他们还找到了一本SS(Schutzstaffel:纳粹德国时期希特拉的个人亲卫队,随后发展为纳粹党内纪律检查组织)歌曲集,一些为武装亲卫队(SS领导下的一支军事部队)成员设计的杂志,以及其他大量的纳粹纪念品。

德国议会武装部队专员黑格(Eva Högl)表示,这位军官显然是有计划的,且他不是唯一一个这样做的人。

7月1日,德国国防部长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将对KSK进行重组。(GettyImages)

仅仅是“个别案例”吗?

2017年4月,德国《明镜》杂志(Der Spiegel)曾发布一篇调查性报道,指一位试图在2017年发起袭击的士兵曾在2014年就发表过极右翼言论,而军方在当时就知情,却对此无动于衷。

德国防卫专家莫林(Christian Mölling)在接受《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采访时表示,右翼极端主义在德国军内向来就有一席之地,是军内一个需要关注的重大问题。

这次发生丑闻的KSK,是由在德国国家陆军部队中挑选出的精英组成的部队,其成员受到最严苛的训练,常参与高风险的或有政治敏感性的军事行动。过去部队曾经在巴尔干半岛、阿富汗等多地参与联合作战,甚至多次获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颁发奖项。但正是这一支充满精英主义光环的部队被认为是德国军队中极右翼文化最为严重的地方。

德国陆军特种部队(KSK)常被派进行与反恐怖主义有关的军事活动。但近年来部队不断因为极右主义事件引发关注。(GettyImages)

《纽约时报》报道称,多年以来,政客和保安事务的主管拒绝承认极右势力渗透了德国军方,总是以“个案”来称呼这些事件。关于军内是否存在极端右翼的网络也不作深究,而那些作为“个案”被揭发的官兵的上级,则常常被保护起来。对于部队里丢失的枪械和弹药也没有实质上的调查。

此次事件过后,国防部长卡伦鲍尔当即回应称,在德国的军队内部,任何人都不会有机会“采取激进的行动”。

但现实却似乎与这类措辞描述的情况相反。2017年4月,德国军事保安局发布的报告显示,德国军内极端右翼相关的案件竟有多达275宗——而这还仅仅是被保安局发现并展开调查的案件数量。到今天,这个数字增加到了600以上。

被允许的极右翼文化

为什么极右势力能够在德国军内肆无忌惮的发展?

卡伦鲍尔与德国联邦国防军总监左恩(Eberhard Zorn)7月1日共同出席发布会。(路透社)

今年6月初,一名KSK上尉向《明镜》寄来一封信,信中这名上尉详细描述了部队内的这种极端右翼文化,并列举诸多在军中被允许的极右主义行为,根据他的说法,尽管军队1000多名官兵之间都对这一情况有所耳闻,却出于种种原因被集体“当做不存在或是容忍”。这位2018年加入KSK的上尉称,他本人的教练员在部队内亦毫不掩饰自己“激进的保守民族主义态度”(aggressively national conservative attitude)。而他的指挥中心,更是在无线电通信中采用了一个有着纳粹象征意义的代号“Y-88”来甄别士兵身份。由于字母H是英文字母表当中的第八个,数字88于是被作为纳粹时期向希特拉致敬的口号 “Heil Hitler”(HH)的代号来使用。该上尉说,加入KSK的新兵意识到了这个指向希特拉的引申意义,但出于被惩罚的恐惧,没有人敢对此说些什么。

这位上尉并不是军队唯一的告发者。2017年的一个晚上,KSK的士兵们举办了一场篝火晚会,来欢送一位在阿富汗立下显赫战绩的“战争英雄”,并请来了一名单身女性作为给他的战利品。

在这场有60多位官兵参加的篝火晚会上,这个女人见证了士兵们唱新纳粹主义的歌曲、举起右臂做出致敬希特拉的姿势。那晚以后,她决定向警察和媒体举报这一事件 。

“移民会毁了这个国家”

据《纽约时报》的报道,尽管极端右翼主义在军内长久以来都存在,但自从2015年的难民危机以来,随着数量庞大的难民从阿富汗和叙利亚逃亡德国寻求庇护,德国的军事基地内愈发弥漫著焦虑的情绪。

一位军官说,“作为军人,我们接受命令去保卫这个国家,但是他们却这么轻易的就(向难民)打开国门,不做控制。我们的能力是有限的。”

2013年5月,KSK在阿富汗的驻军接受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来访。(GettyImages)

2015年开始,一位名为André Schmitt的KSK士兵在telegram上建立起一个覆盖了全国的讨论组,参与的人有军队的士兵、警察及其他有着相同观念的人,他们认为移民会毁了这个国家。很快,这些本用来分享移民在国内造成的威胁的相关资讯的群组,延伸出了一个更具有实践性的讨论组,用来为“第X日”做准备。Schimitt称:“‘第X日’就是执行计划之日”。 讨论组会帮助其成员,为他们认为可能到来的冲突做准备,有些成员则会自行采取行动。其成员有时会在线下见面,一起讨论有哪些需要开始储备的物资和武器、在哪里存放,甚至会联系用军事代号来识别和称呼对方。Schimitt说,‘第X日’不是某个特定的日期,每个人心目中都可能有各自的‘第X日’。

2017年,德国政府第一次发现了这些Telegram讨论组,并随后开始对其采取监控措施。但在此之前,这一据Schimitt称有2000多位成员的社交网络所造成的影响,也许已经无法挽回。

2017年4月,一位29岁的德国中尉就谋划对一些政客、人权活动者进行的恐怖袭击逮捕。与不久前的丑闻相似,警方在这位士兵的家中发现了爆炸品、枪械以及大量的弹药。经调查,人们发现这位士兵在2016年使用假名、装作是叙利亚难民在德国相关部门注册了难民身份,并计划用这一身份来实施袭击行动。

《外交政策》报道指出,在德国军内,极右翼思想长久以来一直被藏在阴影之下。而这种思想则来自于对纳粹时期国防军的持续迷恋。此次德国国防部似乎下定决心彻底改革KSK,并要求部队在今年10月底前解决内部极右主义的问题,否在将面临更严重的后果。但在极右网络早已形成多年的军内,这一大刀阔斧的改革是否来得太晚、其极右文化的影响能否根除,实在成疑。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