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战机空袭土耳其基地 埃尔多安在利比亚陷入包围网

撰写:
撰写:

当地时间7月5日晚些时候,一架型号不明、所属势力不明的“喷气式战斗机”突然轰炸了利比亚瓦提耶(Al-Watiya)空军基地。此地系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GNA)控制区,由土耳其军方接管。空袭不仅炸毁了土军部署的防空系统,还炸死炸伤部分土军人员。埃及大报《七日报》(Youm 7)甚至称,前往该地视察的土军总参谋长古勒(Yasar Guler)恐“被炸后不治”。

对关注利比亚战事的分析人士来说,派驻一线的土军已不是第一次被“神秘战机”袭击了。早在5月25日,土方驻扎在利比亚的军舰和货船即遭遇“不明身份”的战机袭击:两架Mig-29型战机轰炸了土耳其军舰及其运输船,炸毁了大批军火和补给品。

+4
+3
+2

但7月5日的袭击仍有其特别之处,直到8日前后,无论是土军还是依附于土方的GNA军,双方都仅强调是“身份不明的战机”轰炸了基地。考虑到在5月下旬时,土耳其方面曾根据美国情报暗示袭击或是俄罗斯所为,土耳其埃尔多安(Recep Erdogan)当局也一直在中东问题上鼓吹强硬复仇,土方此刻的忍气吞声和不愿声张便有些反常。或许,土耳其近期在地中海一带遭遇的战略包围,就是这一反常现象的最大诱因。

大棒突然落在土耳其人头上

土耳其当局在利比亚问题上正在扮演越来越高调的角色。在班加西首脑哈夫塔尔(Khalifa Haftar)元帅麾下“国民军”(LNA)于4月表示要全取利比亚后,俄罗斯等各方便暂时抛弃了膨胀的LNA军,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直属的“萨达特公司”(SADAT)等精锐武装则出现在了利比亚战场上。

随着土耳其的重兵加持,GNA的顺风仗越来越多。在5月18日,土耳其统领万余大军空地围攻后,LNA麾下最强的“津坦旅”弃城而逃,将瓦提耶基地拱手交出。这场战斗也是土军在利比亚取得的标志性胜利。LNA此后兵败如山倒,利比亚的军阀混战就以GNA军暂时取胜告一段落。

随着LNA和GNA两军沿苏尔特、米苏拉塔一线继续维持拉锯战,土耳其军方在利比亚的存在感和攻击性也越来越强。到6月17日,一艘为GNA军运送军火的土耳其军舰竟突然将火控雷达对准了实施地中海海上临检的法军军舰。

安卡拉当局还通过与GNA当局的海事协议,不止一次出动其海军,向地中海东部的塞浦路斯、埃及、以色列、黎巴嫩和叙利亚等国的领海与大陆架水域展开行动。此举对地中海东部到欧洲的海上油气田及水下管道形成了威胁。利比亚由此竟成了土耳其的“地中海之盾”。

以普京为首的俄罗斯当局在利比亚问题上态度稳健,俄方一直否认俄罗斯雇佣兵的存在。(美联社)

很快,土耳其在利比亚问题上的攻击性态度到2020年7月到达了顶峰。

在6月30日到7月2日间,土耳其海军司令奥兹巴尔(Adnan Ozbal)、国防部长阿卡尔(Hulusi Akar)、总参谋长古勒等高官曾奉埃尔多安之命,前往利比亚西部“民族团结政府”(GNA)首都的黎波里,宣示土方“必须坚定不移地继续与利比亚合法现任政府(即GNA政府)展开工作”。几天之后,神秘战机的空袭就落到了土耳其控制的基地的头上。这场对土军胜利战场的突然袭击,也算是一种极具针对性的当头棒喝。

埃尔多安为何忍气吞声

必须承认,土耳其可能在利比亚近一两年的战事中获得了显著的成功。考虑到GNA和LNA两家身后的大国实力与兵力,土耳其、卡塔尔、乌克兰等少数国家居然顶住了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埃及、苏丹乃至俄罗斯与法国等国的联合打击,这对于埃尔多安来说无疑是个值得夸耀的胜利。

对于叙利亚的各派武装来说,他们在2020年5月后就要转战利比亚,有些人要为埃尔多安卖命,有些人则被俄军送上一线。(路透社)

但土耳其在利比亚的胜利也是不可复制的。这与LNA一侧的各大国缺少共识,彼此倾注于利比亚的石油利益,不热衷参与当地战事有关。

在这其中,俄罗斯率先对两军两头下注,其麾下约2,000名雇佣兵只是LNA军的同路人。阿联酋和沙特方面没有派兵,只派出了少量雇佣的苏丹军人、技术人员和其购买的中国无人战机。埃及方面对利比亚态度同样消极,直到2020年6月才有出兵计划。至于法国,该国与在利比亚问题上也只是以消极干预为主,其联合希腊、德国、波兰、卢森堡等国海、空军,旨在加强对利比亚武器禁运的“伊里妮行动”(Operation Irini)几乎形同虚设。

当LNA的支持者彼此心怀鬼胎、貌合神离时,土耳其在利比亚战场上的大举投入就起到了扭转战局的效果。

但土耳其的胜利终究不能持久,他在利比亚的进攻性行动已经引起了周边所有国家的警惕。对欧盟,土耳其已成为一个在鼻子下长大的“真正的敌人”,放任其坐大威胁着欧洲利益和欧洲内部稳定。土耳其与希腊的矛盾也在瓦解北大西洋公约(NATO)的内部团结,北约一侧已有所察觉。

土耳其对地中海的染指,更让希腊、埃及、塞浦路斯、法国和阿联酋五国外长发表联合声明,谴责土耳其的“持续非法活动”。随着埃及已向阿联酋开放临近利比亚的奥斯曼空军基地(Uthman Air Base),并将其作为后者无人机部队进出利比亚的中继站,至此,一个针对土耳其的包围网正在逐渐收紧。

于是,虽然土耳其依靠穷兵黩武,已然成为利比亚的主导力量,但这种暴露自身实力,增加潜在对手,促成“统一战线”的局面恰恰不是埃尔多安当局希望看到的。在强敌环伺且各方张牙舞爪之际,安卡拉和土耳其军方面对这一“不明身份”的当头棒喝,自然也能心领神会,不再声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