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课让美国院校承受的代价 特朗普限制留学生的两大目的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一则“限制令”,白宫让全美所有的国际留学生陷入了焦虑;一纸状书,美国学院将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告上了法庭。

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7月8日表示,他们已就一项美国移民海关执法局(ICE)的新规向特朗普政府提起了诉讼。随后,南加州大学校长福尔特(Carol Folt)7月8日在推特(Twitter)连发三条推文(Tweets),以示支持诉讼,并表示南加大还会“积极考虑所有其他法律选择”,同时将“与地区国会代表和其他立法部门及人员,共同应对这个非常错误的决定”。

这场诉讼的源头是ICE7月6日宣布的新规定:美国秋季学期的签证发放规则调整,如果所有授课均为在线形式,则不向留学生发放签证。

美国总统特朗普7月6日发布一条推特呼吁各大学校必须在秋季复课。(AP)

新规则还对留学生有以下要求。第一,在美国境内的留学生,如果所在的学校准备将课程全部移至网上,则相关学生必须出境或转学到有线下授课的学校学习,以保留合法身份。

第二,准备线下教学的学校的留学生,最多不能修超过一门三个学分的网课。

第三,至于采取混合教学模式的学校的留学生,则可以修超过三个学分一个课时的课,不过学校必须办理相关资质手续以确认。

自新冠肺炎(COVID-19)在全球爆发之后,美国各大高校出于安全考量为学生开设网课课程,以此减少学生出入校园的感染风险,不少学院早已为网课和限流提前做好了安排。国际留学生也听从院方安排做好了上课准备。例如宾夕法尼亚州的富兰克林马歇尔学院(Franklin and Marshall College)的2,250名本科生中约有20%来自海外,预计来自国外的新生约125名,其中大部分新生有线上课程的安排,而不是线下上课。

而哈佛大学早前就已经公布限流计划,保持校园40%的人流容量;耶鲁大学也宣布了一项类似的计划,以限制校园人数。随着洛杉矶地区新冠肺炎病例的稳定增长,南加州大学也在不久前刚宣布,放弃让本科生重返课堂的计划,而是将大部分在线课程提供给学生。

然而,ICE发布的“禁令”显然是打破了各个院校和留学生们的计划,引起了留学生和各大院校的不满。

宾夕法尼亚州的富兰克林马歇尔学院副校长艾伦·坎尼格里亚(Alan Caniglia)表示:“国际学生必须至少找到一个亲自参加的课程,这给校方后勤安排带来了很多麻烦。”

6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俄克拉何马州举行疫情以来的首次公开竞选集会。自4月份开始,特朗普一直呼吁美国重启经济。(Reuters)

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巴科(Lawrence Bacow)7月6日在一份声明中也说,“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发布的指导意见,对一个复杂的问题采取了一种生硬的、一刀切的方法,让留学生(尤其是参与在线课程的学生)除了离开美国或转学外,几乎没有其他选择。我们对此非常担心。”

美国教育委员会(ACE)副主席哈特(Terry Hartle)形容该规定“令人害怕”。他还表示:“这样的规定会带来巨大的混乱和不确定因素,ICE此举是在逼迫学校开学,而不顾及实际疫情情况是否允许。”

要知道,留学生是刺激美国经济的重要群体之一,他们在美留学的开销为所在学校和当地经济做出很大的贡献。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仅2018年一年,国际学生就为美国的经济贡献了450亿美元,虽然仅占该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量的0.2%,但维系着相当多基层社区的繁荣,不少美国大学也越来越依赖外国学生支付全额学费。

既然留学生给美国经济带去了较为可观的收益,被称为“商人总统”的特朗普为何会冒着损害美国经济的风险也要对留学生出台如此政策呢?

留学生给美国是带来了一定的经济收益,但这样的收益与特朗普的连任相比无足轻重。2016年的总统大选期间,特朗普曾凭借大打移民牌,譬如在美墨边境修建“移民墙”等口号和政策,博得了一众选民的支持。而这样拥有排外情绪的选民们可以说是特朗普获得总统之位的重要“基本盘”。

与2016年的思路一致,随着11月总统大选的逼近,特朗普要在近期推出一些移民政策去激活、并取悦自己的“基本盘”。特朗普选在这个时机对国际留学生宣布的“禁令”有着明显的排外、反移民的信号,与他此前6月22日宣布“禁止部分H-1B签证持有者入境,暂停签发多项工作签证”的政令,以及终止“签证彩票”制度的举措,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当然,除了释放排外信号之外,特朗普此举也是借机促进复工。由于新冠肺炎,美国大部分企业处于停工停产的状态,这其中也包括各大院校。工人、企业停工停产无法为美国经济创造收益,学校停学也意味着校内员工无法上班,这样的停滞对美国经济指数产生了重大的冲击,并不利于特朗普的选情。而特朗普此次禁令更是给国内院校施压的举措,督促其尽快让各学生重返校园。

在特朗普“禁令”中,在美国境内的留学生,如果所在的学校课程全部移至网上,则相关学生必须出境或转学到有线下授课的学校学习,以保留合法身份。这就譬如美国斯坦福大学若仅提供网络课程,在校的留学生若不想被遣返,则要转学到开放线下课堂的大学里去,这对前一个学校而言无疑是对其生源是一大重创。

从结果上看,不少院校也已经被迫改变了网课计划。宾夕法尼亚大学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表示,他们将提供的面对面和在线课程的混合,以最大限度地提高社会隔离和适应学生。但需要看到的是,美国政府对新冠肺炎的防控显然是失败的,目前该国每日新增确诊5万例上下。但在这样的情况下,白宫给予留学的只有两个选择:冒着感染的风险去上课,或被驱逐出境。在这样的逼迫下,特朗普是否能在未来大选中获得如期的效果,还是因此恶名昭彰,还是需要时间来印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