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藏暗流 美国“性革命”浪潮里的内幕[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对世界各国来说,2020年注定不是那么平静,不管是新冠疫情的爆发所引起的社会“大封锁”,还是经济骤然停摆所造成的严重的失业现象,全球从没有像今年一样成为休戚与共的命运共同体。

而对世界第一强国——美国而言,2020年的意义也十分特殊,这不仅在于今年又是一个大选之年,同时也鉴于美国社会当前所面临的严重的族群撕裂问题——2020年5月25日,非洲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遭遇白人警察的暴力执法身亡,这一恶性事件引起了美国社会的巨大震动,游行示威遍及北美大陆。美国社会的种族问题长久以来无法得到根本解决,其背后折射了深层次的文化价值观问题。

一 1950年代——保守价值观当道的年代

20世纪50年代,历经二战冲击的美国经历了一段政治上压抑,经济上腾飞的发展历程。当时的社会气氛在美苏争霸的大背景下,充满了浓郁的冷战氛围。该时期官方的政治理念是麦卡锡主义——这是一种反共、排外、迫害进步分子的政治思潮。在其影响下,许多左翼人士、民权斗士都遭遇了政府的调查,学者、艺术家的学术研究、艺术创作普遍遭遇当局审查,言论自由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限制。

冷战意识形态在这一时期贯穿人们的价值理念之中,右翼人士以国家安全这种宽泛的事项为理由,对认为不符合美国政治精神、价值理念、社会制度的思想主张和行为活动展开调查。这一定程度上造成美国文化发展的停滞不前。与此同时,鉴于苏联1957年人造卫星发射成功,美国朝野深感震惊,于1958年颁布了《国防教育法》,该法案要求学校加强自然科学、数学等学科的课程教学,积极奖励相关领域的科学研究,促使美国科学技术不断进步,保持世界领先的地位。

尽管政治上压抑、思想上收紧,这一时期的美利坚经济却发展迅猛,美国人的生活水平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战后公路网的建设加上汽车销量的增加,令城市郊区化步伐不断加快。与此同时,美国人也越来越注重物质享受——杂货铺的林立、超市的扩张,令各种居家物品、家用电器的采购变得越来越方便。而信用卡的发明,则令富裕阶层的消费活动变得更加稀松平常。在广告和消费主义潮流的推波助澜下,美国人莺歌燕舞、歌舞升平,一片盛世景象。

然而在这一片欢乐祥和的表象下,却隐藏着若隐若现的社会危机--上段提到,美国的城市郊区化进程在二战后逐步加快,富裕的白人中产阶层远离了城市的中心区域,逐渐向郊区迁移。这是由于彼时美国国内人员区域流动加快,许多南方地区的黑人向其他地区迁移。除此之外,战后有大量东欧、南欧人士远渡重洋,来美国定居。这些来自美国及世界各地的“追梦者”的到来,令美国城市的治安短时间内难以应付,加上政府大力推动郊区住房建设以及民众私家车保有量的快速上升,富裕的白人阶层在郊外建立生活圈便顺水推舟、理所应当——他们彼此之间阶层相近、志趣相投、品味相当,逐渐形成了社区共同体。这一社会区域流动进程的加快令人们按阶层、肤色、种族分居在不同的地区,不仅使各个街区、地段各具特色,同时也为未来以阶层、种族、肤色划分的地理区隔埋下了伏笔。

除此之外,尽管这一时期美国民众的经济状况得到了极大改善,然而在这个社会中仍然存在着诸多弱势群体——仍有数百万美国人没有享受到战后这波经济繁荣所带来的恩惠,这其中包括大量非洲裔、拉丁裔等少数族裔人士。此外,尽管第一波女性主义浪潮(1848年——1920年)令女性的社会地位有了诸多变化,然而在历经大萧条、二战等重大历史创伤之后,女性在1950年代又重新被赋予传统女性的性别特征——婚姻和生育是女性价值的核心所在、家庭和家务是妇女生活的主要目标。很显然,所有这一切都是从男性视角出发来评价对方。

就这样,1950年代,美国社会在保守的政治氛围和繁荣的经济复苏中度过,而迎接它的将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十年。

二 1960年代——反文化运动如火如荼的时代

二战的结束及其之后的经济繁荣催生了一波生育潮,婴儿潮(Baby Boomer)世代便出生在这一时期——这是美国历史上物质生活最为宽裕的时代。

和经历过大萧条、遭遇战争创伤的长辈们不同,婴儿潮世代的价值理念、生活方式更加以消费主义为中心,也更加物质化。然而,伴随其逐步成长,他们已开始感到物质上的极大充裕并不能满足他(她)们心里无尽的欲望,反而令他们的内心极度空虚麻木、焦虑不安。而政治上的压抑也令这代人备感挫折,青年人的反抗心理在不断积聚,伴随对各种社会事件的不满,逐渐掀起了1960年代风起云涌的社会运动浪潮。

这个时代,电视已经普及,年轻一代作为电视媒介技术下成长的一代,其对政治、社会、文化的态度与之前的世代有着明显的不同。早些时候,电视媒体还仅仅是一种新兴的媒体,它作为纸媒和广播媒体的补充媒介存在于世。然而,1960年代,伴随现场直播技术的快速发展,电视媒体迎来了它自己的黄金时代。在电视上,人们尤其是青年一代不仅目睹了肯尼迪(John Kennedy)与尼克松(Richard Nixon)的总统选举辩论,同时也见证了越战战场上的兵戎相见、惨绝人寰。美国社会处处存在的不平等现象——黑人等少数族裔遭遇的不公、同性恋等性少数群体受到的偏见——也通过电视媒介更广泛地展现在人们面前。

与之前不同的是,总统选举辩论在电视上播出,这对电视的核心受众--青年群体参与政治活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广大曾经漠不关心政治的年轻一代,深受总统候选人约翰肯尼迪的鼓舞,而肯尼迪年轻的形象、改变者的姿态也令他博得广大进步选民的支持。在某种程度上,全新的大众传媒改变了总统选举的进程,同时也变革了美国的政治生态面貌。

政治上的不断进步开放,年轻一代对公共话题的持续关注令社会运动的潮流遍及北美大陆。这一期间“反文化运动”(Counterculture Movement)在年轻人中开展开来,这是一种反对传统正统文化的社会运动,具体表现为黑人民权运动、性别平权运动(LGBT平权运动、女性平权运动(第二波女性主义浪潮))、环境保护运动等等——马丁路德金领导的非暴力黑人民权运动,令整个美国的族裔不平等现象出现了些许缓和的迹象;而性别平权运动的开展,令女性、少数性群体的政治、经济、社会地位得到了一定的提升,一定程度上摆脱了传统观念的束缚;环保运动的进行,则令人们意识到工业化后资源的有限性以及生态多样性所遭受的严重破坏,这一观念通过媒体的传播影响着大众的认知,改变着人们的自然观和环境观。

此外,“反文化运动”影响了广大青年的价值观念,令其反叛意识逐渐觉醒——60年代的年轻一代批判病态保守的社会——他们认为这个社会的体制犹如一堵高墙,将人们的心灵牢牢困于其中。而工具理性在这中间无处不在,任何想要直接挑战它的个人和群体都面临着被体制同化和毁灭的现实危险。如果想真正地改变这个社会,就必须用感性的力量去消解社会中的工具理性因素,必须从社会的外部和边缘去应对,一步步去改革社会的根本体制。

因此,青年一代采取了“幻觉革命”“摇滚革命”“性革命”“公社革命”的方式开展反抗,前三种运动形式令年轻人摆脱工具理性的束缚——他(她)们吸食大麻,标榜“Make Love, not War.”(“要做爱,不要战争”),举办盛大的音乐节,这使青年人在感性的世界中超越现实和自身的存在,直抵生命的“真谛”。而“公社革命”则主要是以嬉皮士为主体,以郊区、城镇、乡村为据点,建立不同于现实体制的组织机构,去远离晚期资本主义制度的代表——城市,进而创造一种全新的生存方式,开展反抗运动。

1960年代的社会运动终结于1968年,而该年份是运动的高潮,也是尾声的前奏。1968年4月4日,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遇刺,黑人民权运动的精神领袖离去,大规模暴乱活动因此爆发;同年6月6日,继前总统肯尼迪几年前遇刺身亡后,他的弟弟也遭遇枪杀身亡,其继承兄长遗志的竞选之路也就此戛然而止;而该年11月,共和党人总统尼克松当选为美国总统,这也宣告着一个时代的即将结束。

新好莱坞电影运动的开山之作——影片《逍遥骑士》于1969年上映,这部电影仿佛一部编年史自传体小说,回顾着过去10年美洲大陆发生的一切——一种远离工业社会、现代文明的“波西米亚”式对自由、救赎的向往的冲动。而影片结尾的车毁人亡,则预示着一个未知新时代的即将到来……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