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冲突】俄罗斯长年向印度出售武器 为何不会受中国指责

撰写:
撰写:

中印军队于边界上对峙许久后,近日终于在两国高层的共识下,同意前线部队及早脱离接触。不过部分人士对于俄罗斯在此期间与印方达成价值24亿美元的军售案颇有微词,认为所谓的中俄“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不靠谱。在历史上俄罗斯拉偏架倒向印度的说法一直存在。

1971年,苏联与印度签订等于军事同盟的《苏印友好和平条约》,规定任何一方受到进攻或威胁时,双方将共同应对消除。自北、西、南三面包夹中国的苏印同盟,对彼时较贫困的中国边防来说确实造成严重压力。不过俄罗斯对印度的态度就如同对华一样,始终起起落落,因此若单就俄印的军售关系来判断俄罗斯对华政策有所翻转,那就实在过于轻率。

表面宣称中立不结盟的印度总理尼赫鲁(左),实则较倾向美国,后来则转向苏联寻求支持。(Getty)

原本苏联并不看重印度的地位,斯大林(Joseph Vissarionovich Stalin,1878─1953年)时期的《真理报》还直斥印度是“英美帝国主义在东方的宪兵”。表面宣称中立不结盟的印度总理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1889─1964年),也曾于1948年指示外交部向美国驻印大使格拉迪(Henry Francis Grady,1882─1957年)保证:“一旦爆发世界大战,对印度而言,加入苏联一方是不可想象的”,同时又派印度驻苏大使潘迪特(Vijaya Lakshmi Pandit,1900─1990年)向美国驻苏大使史密斯(Walter Bedell Smith,1895─1961年)表明对共产主义的排斥,更强调:“尼赫鲁和印度绝大多数领导人已决定和西方保持天然的联盟,只是受到诸多因素的限制,比如地理位置的限制和军事上的薄弱等等,因此尼赫鲁还不能公开谈论在军事上加入西方的问题”。

如此来看,苏印关系理应势如水火才是,为何会走到一块儿呢?原因在于赫鲁晓夫(Nikita Sergeyevich Khrushchev,1894─1971年)上台后呼吁“和平共存”,故开始拉拢印度。尼赫鲁也借机发展对苏关系以摆脱对英美的依赖,双方贸易额更在1951至1959年间骤然攀升15倍。除此之外,苏联还大手笔地于1959年提供印度3.78亿美元贷款,这可比给中国的任何一笔贷款都大方得多。

苏联的意识形态与外交变化,让同为社会主义兄弟的中国不快,特别在1959年中印朗久事件爆发后,苏联媒体反而率先刊登印度的照会,更惹来中国批评。结果待中苏决裂后,苏联更加大对印度的支持,使印度敢于在1962年发起中印边境战争。尽管在战争前夕,赫鲁晓夫还宣称“如果不幸发生反对中国的战争,我们将和中国站在一起”,但同时又矛盾地解释“我们仅仅是出于策略的考虑才没有在中印边界问题上公开声明,我们不能把尼赫鲁推倒美国一边去”,实质上已等同替印度缓颊。

赫鲁晓夫在中印战争时,向印度提供不少支持。(Getty)

因此印度利用苏联的两面性,购得不少苏制武器,尤其是1962年苏联同意出售19架米格-19战机,并授权印度建立可生产零配件的工厂。中印开战后,苏联更贩卖米格-21给印度。周恩来遂不得不在战争期间,向苏联驻华大使契尔沃年科(Stepan Vasilievich Chervonenko,1915─2003年)警告道:“印度使用的苏制米式直升飞机和苏制运输机,在中印边界东段和西段运送军需,这对我们前方战士是有影响的”。直到稍后发生古巴导弹危机,才令苏联授意《真理报》发表社论声称:“帝国主义者日夜梦想使中印两个大国火并,并破坏苏联同兄弟般的中国和友好的印度之间的友谊”,以争取中国的支持。

但待冲突结束后,苏联对印度的军援立刻增加,光是1964年就给了印度44架米格-21战斗机、70辆T-76坦克等重装备;1971年苏印更签署友好条约,这纯然是针对中国而来的军事结盟。直到冷战结束前,印度的进口武器起码有八成都来自苏联,因此可以说,若无苏联的经济与军事援助,印度想以贫弱的经济撑起“南亚强权”的名号,恐怕十分困难。

随着苏联解体,印度顿时失去一个有力靠山,且戈尔巴乔夫(Mikhail Sergeyevich Gorbachev)在执政时便积极推动中苏、美苏关系正常化,甚至明言告诉印度不会在中印冲突时承担援助义务,这让印度不得不也跟着改善对华关系。然而,独立后的俄罗斯拥有庞大国土面积与核武库,仍旧令欧美忌惮,俄国遂重新转向亚洲寻找友好伙伴,印度便在此时重新映入莫斯科的眼帘。但值得注意的是,俄罗斯在1993年与印度签署了新条约,取消旧条约的结盟条款,凸显俄罗斯不愿再因涉入集团冲突导致崩溃的覆辙重现。

在这种形势下,俄罗斯的对华对印政策不免得出于经济与地缘利益而定,而非任由意识形态做主,更何况来自印度与中国的军火订单,有助于挹注凋敝的俄罗斯经济,因此反而更希望三方都能更紧密合作。接着俄罗斯总理普里马科夫(Yevgeniy Maksimovich Primakov,1926─2015年)于1998年访印时,首度提出俄中印应建立战略三角的构想,以制衡美国独大的失衡局面。

中印边境对峙期间,中俄印三国外长仍坚持召开视频会议,推进彼此间的合作关系。(新华社)

俄罗斯的想法获得中印的响应,三国外长首次于2002年启动对话,2007年还升格为年度正式机制。虽然三国利益未必重合,但通过这项机制,仍在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金砖国家等各种议题上取得一定共识。这对冷战后国力不振却仍遭受欧美猛烈围堵的俄罗斯来说,是个不可或缺的合作架构,因此绝不愿轻易失去中印的支持。就以2014年俄罗斯并入克里米亚为例,中印都未跟进西方谴责与制裁俄罗斯,便令普京(Vladimir Vladimirovich Putin)高调赞赏,可见对华对印关系对俄罗斯来说有多重要。

如今,印度对苏联的军火依赖与中国的逐步自主,两相对照之下反凸显印度军事工业根柢的薄弱。最重要的是,中国是俄罗斯的最大贸易伙伴,印度却连前十名也排不上,且中俄山水相连,合作的地缘压力更大,因此再怎么样俄罗斯也不愿过分开罪中国,宁可三方都互利共荣。而中印两国想必也有同样想法,因此中印边境对峙期间,三国外长才会仍坚持于6月23日延续年度会晤的传统,召开视频会议,这正说明中俄印都不愿分裂。毕竟一旦三国关系闹僵,那么渔翁得利的势必是主张“美国优先”的美国,这对三国来说绝无好处。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