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撇清同中国的关系能自保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接连释放可能要封杀中国企业字节跳动(ByteDance)旗下的短视频应用抖音国际版TikTok: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7月12日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时称,预计特朗普将对TikTok和中国社交APP微信采取“强有力的行动”,以回应中国利用这些工具对美国进行“信息战”。

此前,特朗普7月7日称自己正在考虑在美国禁用TikTok。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也表示华府“肯定”正在计划禁止中国社交媒体软件,包括TikTok。

印度和美国对Tiktok心怀戒备,而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态度不同(点击大图浏览)

华府可能以“中国企业”为由将Tiktok拒之门外,Tiktok 则已采取了一些“去中国化”的行动。

《华尔街日报》7月9日称,字节跳动正考虑改变TikTok的公司架构。正在谈论的选项包括:为TikTok创建新的管理委员会,或者是在中国以外的地方建立总部。据报道,Tiktok一直在考虑最早在12月开设全球总部,新加坡、伦敦和都柏林都是候选地点,而近期发生的事情或将加速该总部设立计划。

除此之外,字节跳动还在人事问题上进行了调整,雇佣美国高管和员工经营海外业务,比如今年(2020年)5月,迪斯尼高级流媒体执行官梅耶(Kevin Mayer)加盟字节跳动,负责字节跳动全球职能部门(不含中国)。同年3月,曾任职于美国ADP公司网络安全专家克劳迪尔(Roland Cloutier)出任TikTok首席信息安全官。在微软工作20多年的微软前首席知识产权顾问安德森(Erich Andersen)1月加入字节跳动,出任TikTok全球法律总顾问。

此前,YouTube前高管帕帕斯(Vanessa Pappas)2019年加入TikTok,成为TikTok在美国的负责人之一。曾在美国视频网站Hulu担任品牌营销和文化副总裁的特力安(Nick Tran)则加入字节跳动公司后负责TikTok的品牌营销、宣传推广和社会活动。

美国国内有不少声音认为Tiktok有窃取用户信息之嫌,为此,2019年年底,字节跳动发表声明,美国所有TikTok用户的数据都存储在美国境内,并在新加坡进行备份,不受中国法律管辖。2020年6月8日,字节跳动宣布,禁止中国工程师访问海外产品数据代码库。

不仅是Tiktok在行动上与中国拉开距离,另一个被美国打压的中国高新技术企业华为也在撇开与中国的关系,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接受采访时多次公开否认与中共的联系,更是否认为中国政府从事间谍活动等。

美国政府不仅自己将华为拒之门外,还频繁向盟友施压,要求抵制华为(点击大图浏览)

+3
+2

当越来越多的中国跨国企业走出去的时候,它们很容易被贴上与中国政府有关的标签,尤其是在中美博弈蔓延到科技层面时,这些企业首当其冲成为美国的目标。有时候,“中国企业”这个身份成了很多中国跨国企业的负担。如何适应他国、打消外界的质疑就成为这些企业需要回答的问题。

Tiktok撇清与中共的关系是一个策略,更重要的是,它深知外界的关切,比如网络时代的数据独立、隐私乃至自由等问题。这样看来,Tiktok的做法就不失为一种比较精明的公关策略,在开展全球业务时更加本土化,这就相当于打入对方的内部,既可以回击外界的质疑,同时也可以避免因为文化、法规等不同所导致的误解。

当然,这种策略也不一定真正能阻拦那些想要打压中国企业的政府,比如纳瓦罗也已经明确表示“如果TikTok分拆为一家美国公司,对我们也没有帮助”,字节跳动在印度建立数据中心以便在当地存储印度用户数据,印度政府依然在6月29日将其封杀。但当中国跨国公司走出去、越来越本土化时,某一国动用国家机器来打压某一家企业越来越难以服众甚至可能招致国内的反对时,中国的这些跨国企业也可以为自己赢得更多的生存几率。

总之,在中美大国竞争的大背景之下,“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中国企业不可避免也要受到波及,美国要政治化这样的议题总能找到借口。中国企业经营的公司走出去注定要走向风口浪尖。“中国”成为它们备受诟病的原因也成为它们的后盾,如何制定适当的策略需要慎之又慎。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