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总统先生们:被民粹席卷的疫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对人类而言,新冠疫情就像场打破日常的恶梦,在洗劫旧有秩序的同时,加剧了原有的困境与焦虑。从口罩开始,种种例外规范渐成生活常态。大敌当前的心态,迫使民众寄望政府,盼求精英的带领与保护,曾经的独裁恐惧,如今纷纷让位于期待英雄的潜意识。

平心而论,面对病毒威胁,集中有效的权力、明确迅速的政策等,确有助于提高治理能力;但对某些政治人物而言,政治果实显然胜过人民安危。疫情之下,其以集体恐慌为竿,社会分歧为壤,煽动狂热与对峙的藤蔓四处攀爬,藉以巩固地位、谋图权力。这些政治精英来自不同国家、政体,但面对病毒时,全都举起了相同的大旗:民粹主义。

疫情易导致民粹与强人崛起。图为有“拉美特朗普”之稱的巴西总统博爾索納羅於5月31日出席支持者集會之景。(Getty Images)

特朗普:大选优先

美国如今疫况惨烈,但比起防疫,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似乎对操弄民粹更得心应手。

3月初,其不顾国内亚裔人口的处境,在公开演讲中使用“中国病毒”(Chinese Virus)一词,意图卸责中国。即便特朗普不久后便在希冀中国医疗援助的背景下,改口声称要“保护亚裔”,却已难挽伤害。疫情爆发以来,在美亚裔本就饱受歧视,特朗普的“中国病毒论”一出,无异让情况雪上加霜。

上述政治操作可谓是当代右翼民粹精英的经典手法,即嘴上说着团结国人,实则持续煽动社会对立、发动文化战争,不断驱逐“敌人”,动员群众的仇恨情绪,以形塑自己的救世主光环。特朗普自2016年当选后,先是操作移民问题,再而转移炮口瞄准穆斯林,类似套路屡试不爽。如今疫情当头恰逢大选前夕,自然更要试试十八般武艺。

特朗普在Twitter發文提及新冠肺炎時,直接用到「Chinese Virus」(中國病毒)字眼來形容,引起爭議。(Twitter@realDonaldTrump)

故继亚裔后,特朗普又开始狙击出身民主党的州长们。其算准了各州普遍存在医疗物资短缺的问题,故往往以提供物资为条件,要求民主党籍州长公开在媒体上赞扬总统领导的防疫成效,否则便加以刁难。而在联邦制规范下,州长的行政权取决于各地法律框架,故权力较大的纽约州州长便有本钱抨击特朗普,马萨诸塞州州长甚至直接绕过联邦政府,向中国采购物资,其余权力较小的州长,便只能配合演出。

此外特朗普也几乎对所有公卫专家进行无差别攻击,使其背负阻止经济解封的骂名;而公卫专家为让自己的主张转化为政策,多只能低声下气迁就特朗普的剧本,并默许其偶尔口出反科学的防疫论调。类似的情景也在示威与国际参与中上演,特朗普面对街头骚乱,径自将罪名归咎于左翼团体与境外势力;其明知美国疫况惨烈,仍在7月7日公开宣布,将在一年后正式退出WHO。

对特朗普而言,比起人道浩劫,这场疫情似乎更像造势大会。过往的美国一向自诩为世界体系的设计师与监护者,而面对此次疫情,却只见一位求胜心切的总统,为了选票算计,四处上演着暴走的独角戏。

美国发生BLM(Black Lives Matter)示威时,特朗普曾表示要把极左反法西斯运动Antifa列为国内恐怖组织。(Getty Images)

博尔索那罗:右翼江山为重

由北美一路往南,拉美的巴西同样被民粹烈焰焚身。

自4月起,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便以“意见不合”为理由,前后撤换过两任卫生部长。而双方分歧大抵集中在两大议题上,一是羟氯喹(HCQ),二是隔离禁令。前者由于早被证实对治愈新冠肺炎无效,且反有机会诱发潜在健康风险,故受到多数国家禁用;博尔索纳罗却反其道而行,不仅在3月公开向全国宣扬羟氯喹的有效性,更在7月7日宣布确诊后几天,于网络公开直播,表示自己已持续服用羟氯喹多日,效果极佳。

而面对隔离禁令,博尔索纳罗采取与特朗普类似的策略,将责任尽数推卸给卫生部长与地方州长。其甚至以总统之姿,带头违反社交隔离禁令,亲自上街参与要求解封的示威,把坚持实施隔离禁令的州长、公卫专家打成“人民公敌”,直指其不顾经济、夸大疫情。

2020年4月19日星期日,在巴西巴西利亚发生新的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在抗议活动中向支持者讲话。(AP)

上述操作虽然荒谬,却有不少巴西民众买单。而博尔索纳罗之所以如此行事,则与巴西、乃至整个拉美的民粹政治版图变动有关。拉美的民粹主义始于20世纪上半叶,并在苏联解体后,激化出了一群左翼的民粹主义领导人,最著名的便是委内瑞拉的查韦斯(Hugo Chávez)。

这些领袖既强调民族主义,又以出口经济、高油价的红利大行恩庇政治,在军队与司法部门内豢养人马,导致腐败与裙带关系盛行。然而世界油价下跌后,拉美经济受到重挫,许多左翼领袖因而跌下神坛,结果导致了右翼民粹的复辟,巴西的博尔索纳罗便是一例。

身为巴西文人政治有史以来第一任右翼领袖,博尔索纳罗力推新自由主义,但其执政终究不如左翼稳固,故只能暂附军队,待机蚕食左翼江山,而这场疫情刚好为其提供了机会之窗。许多左翼州长在防疫过程中,被总统塑造为摧毁经济的人民公敌,更被扣留呼吸器等医疗物资,导致如巴西共产党执政的马拉尼昂州,还须私下自中国购买,再绕道埃塞俄比亚运送。

如今几位巴西左翼州长们共组自救联盟,并呼吁右翼政府下台;博尔索纳罗则充耳不闻,持续进行版图收复计划。病毒当头,巴西却深陷左右翼民粹的拉锯中,备受折磨。

卢卡申科:再续强人统治

而在千里之外的东欧,也有领导人用上了民粹话语,那便是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

谈起佛系防疫的国度,人们大多想到北欧的瑞典,但这四个字若用到白俄罗斯,也称得上实至名归。自3月份起,卢卡申科不仅没有出台强制防疫措施,也未对任何群聚活动设限,包括足球赛、空军演习、4月复活节活动、5月9日的二战胜利日阅兵等,甚至鼓励民众喝伏特加、蒸桑拿防疫,并将新冠肺炎定调为“思觉失调”的精神症状。

5月9日,白俄罗斯照例举行胜利日阅兵。(AP)

卢卡申科之所以如此大胆,一来是白俄罗斯的医疗系统带有浓厚的苏联色彩,体系余量充足,根据世卫组织统计,其人均床位高达1,100张,位列世界第5;二来则是白俄与美类似,将在今年8月9日举行总统大选。

自疫情爆发以来,白俄虽未暂停经济活动,却有许多跨国移工受限于边界管制,未能赴欧工作,不仅令自己生计困顿,也让白俄罗斯的整体境外汇款大打折扣。卢卡申科虽已严令境内企业保障工人权益、不得裁员,却仍难阻经济衰退大势。为维系自己的统治基础,其再度回归自1994年执政以来,便娴熟于心的民粹手法。

掌政白俄26年,卢卡申科借媒体之手,将自己形塑为朴素、强而有力的亲民救世主,不仅常以农耕形象示人,也投入灾难现场的第一线救援工作。然而其同时打压反对势力,并逮捕街头示威群众,确保经济利益由党徒撷取,俨然让白俄重回公国年代,自己则高居大公之位。

参与冰上曲棍球赛的卢卡申科。(Getty Images)

疫情爆发后,许多白俄民众上街示威,却遭政府大举逮捕入狱,卢卡申科则怒斥其受外部势力操弄,意欲分裂国家,并指责染疫者乃“心灵不够坚定所致”;而面对口罩议题,卢卡申科不仅从不鼓励群众带口罩,甚至以裸面状态参与冰上曲棍球赛,以突显自己身强体健。以上种种,让白俄民间兴起一股总统崇拜潮,遮掩了其果断取消某些反对党领袖参选资格的污点。

乱世向来是民粹与强人的温床,但当狂潮褪去,苦难仍会是人民肩头永远的枷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