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西方提前“瓜分”疫苗 小国自救背后的无奈现实

撰写:
撰写:

中国新疆地区爆发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引发关注,与新疆相邻的哈萨克斯坦疫情也成为舆论的焦点。截止到7月19日,该国确诊人数超过7万。7月17日,哈萨克斯坦总理马明(Askar Mamin)在与俄总理米舒斯京(Mikhail Mishustin)会晤时称,他感谢俄罗斯在抗疫中向哈萨克斯坦提供的援助,包括向哈国提供药品、防护装备和专家。哈国政府正在密切关注俄新冠病毒疫苗试验的进展,并有望成为首个购买该疫苗的国家。

除了哈萨克斯坦从俄罗斯预定疫苗之外,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总裁德米特里耶夫(Kirill Dmitriev)7月16日透露,俄罗斯已经与5个国家达成疫苗生产协议,拉丁美洲、中东和其他地区一些国家已经表达引进俄制疫苗的意愿。不过,他没有提及国名及价格等细节。

全球目前有200多种疫苗正在研制之中,中国、英国和美国的疫苗研制处于前列,在7月就已经进入了临床第三阶段。俄罗斯的进度相对落后,第二阶段人体试验工作将于8月3日结束,之后进入临床第三阶段。德米特里耶夫称,俄罗斯打算今年在国内生产大约3,000万剂疫苗、在国外生产大约1.7亿剂,国民接种疫苗计划有望明年(2021年)完成。

俄罗斯进展落后于中美英,甚至可能在明年才能满足本国民众的接种需求,哈萨克斯坦等国优先考虑俄罗斯而非中国或者西方国家实属无奈之举。

全球的疫苗开发还在路上,各国尤其是西方国家已开启了疫苗争夺战。英国政府7月19日被曝与德国生技药厂BioNTech、美国辉瑞药厂及法国疫苗大厂Valneva签署协议,预订9,000万剂研发中的疫苗,其中,预定了德国生物科技公司BioNTech和辉瑞(Pfizer)研发的疫苗3,000万剂,以及另一款由法国生物科技公司Valneva研制的疫苗6,000万剂。此前,英国政府已经宣布,将购买1亿剂由牛津大学与英国药厂阿斯特捷利康公司合作研发的疫苗。

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早在5月宣布提供12亿美元助力英国阿斯利康研发疫苗,并预定了3亿剂。同月,美国还向法国制药公司赛诺菲投资3,000万美元,获得了其新冠疫苗最大的预订权等。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荷兰则在6月组成“疫苗联盟”,与阿斯利康签署协议,预定了4亿剂疫苗。日本同样已经与阿斯利康展开磋商,以期待在2021年春节前后启动预防疫苗接种。

疫苗尚未上市,发达国家早就已经锁定目标,做好了抢购一空的准备,留给哈萨克斯坦等这样发展中国家的可能非常之少,更何况这些疫苗甚至难以满足西方国家本国的需求。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Anthony Fauci)认为,新冠肺炎疫苗可能无法提供长期免疫,预计有效时间在3个至6个月左右,最长不超过一年。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也提醒,疫苗并不是万能的。如果按照这个说法,西方国家民众很可能要接种至少两剂,政府要继续储备更多的疫苗。

同样,即便中国已经宣布要将疫苗作为“公共产品”提供给全球,即便新建成的中国生物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车间和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车间投入运行,两个研究所加起来年产能达到2亿剂以上,可考虑到中国国内庞大的人口总数,中国也需要优先考虑本国民众,仍需要时间才能提供给其他国家。

+3
+2

现实使得诸如哈萨克斯坦等这样的国家不得不转向除中国、英国、美国之外的国家。它们无法指望自己从发达国家那里得到疫苗,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自寻出路,即使略晚一点获得疫苗也比没有疫苗要好得多。

这是发展中国家或者说“小国”的悲哀。病毒不分大国还是小国,它无差别打击所有国家。可在应对病毒上,各国的水平不一,尤其是医疗水平有限的发展中国家,受到的影响更大(当然,美国另当别论)。

而疫苗研发的失败率和花费本身就比较高。正常来说,一款疫苗的研发周期为14年左右,花费大概为10亿美元。不少新冠肺炎疫苗作为“特例”加速研发,其失败率、支出等要远超其他疫苗。连现在领先的中英美都无法保证100%的成功,更不用提这些发展中国家,它们投入的大量人力和财力很可能会泡汤,成为疫苗开发的“炮灰”。在未来,这些国家很可能又会排在接受疫苗队伍的后面。

这仍是一个讲实力、讲能力的世界。危机面前,各国利用各自手中的资源寻求自保,有着优势的大国争相谋求自身利益自然会挤压小国的空间,小国再去与大国争基本是徒劳,只能退而求其次以自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