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在海上的牢笼 疫情下被困的海员

撰写:
撰写:

自从新冠疫情初期,日本、澳大利亚等多地出现邮轮上的聚集性爆发案例后,各国纷纷颁布禁令,不允许邮轮出航。然而,那些在疫情前就已经驶出港口的邮轮成为了烫手山芋。据半岛电视台7月19日的报道,此次全球疫情已经导致世界各地近20万的海员被困在船上、无法上岸。

在船上被困几个月以后,Tejasvi Duseja,一位27岁的印度货轮船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迫切地想要回家。但现实不允许他这样做。

3月底印度政府宣布实施全国性的封锁,所有的民用国际航班都被禁飞。在正常情况下,像Duseja一样在船上工作的人,每6至8个月就会完成他们的工作,搭乘回国的航班与其他的船员进行轮换。但在航班被禁飞的情况下,Duseja和船上的其他船员被切断了回家路。

除了货轮船员,各类邮轮上的服务人员、乐手和技术人员也都面临著类似的处境。

疫情开始后,停靠在日本干口的钻石公主号成为第一个出现大规模聚集性新冠肺炎案例的邮轮,该船共有超过700名人员染病、14人死亡。(GettyImages)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更在6月表示,有部分船员已经在海上滞留长达15个月之久。

美国邮轮公司“公主邮轮”(Princess Cruises)的员工MaShawn Morton在接受采访时称:“老实说,我希望我们没有被忘记。但看上去没有人在意我们。”

为什么无法上岸?

Morton的话并非无中生有。表面上看,各个邮轮公司以及美国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都提出方案试图解决船员被困的问题,但进展几乎为零。

4月23日,CDC发布一份指引,当中列出邮轮公司可以通过哪些手段将滞留人员安全的遣送回国,包括公司需在船员上岸前对其进行检测,确保运送过程中可能感染新冠肺炎的人员与健康的人员分开。此外,CDC规定上岸后他们不能搭乘民航、的士或其他各类公众交通工具,所有出行必须由邮轮公司安排专门的包机及专门车辆。

2月19日,一位女性乘客从钻石公主号上岸后,乘坐专车离开港口。尽管大部分邮轮上的乘客都已上岸,许多船员却依然被困在船上。(GettyImages)

据《卫报》(Guardian)记者Patrick Greenfield的说法,邮轮公司认为,把公司的所有雇员从全球各个角落送回家的费用过于高昂,因此,许多公司都宁愿让上万的员工继续滞留在海上。

此外,CDC还规定了每一位船员在被允许下船前,邮轮公司的医疗主管和执行总裁必须签署一份同意书,上面写明“错误或带有误导性的声明及疏忽可能导致刑事或民事惩罚,例如罚款和监禁”。面对法律风险,邮轮公司更加无法轻易让船员回家。

在船上驻唱的24岁的歌手Julia Whitcomb说,当她所在的皇家加勒比国际邮轮(Royal Caribbean International)在迈阿密靠岸后,她终于被告知可以准备回家了。但在她收拾好行李、取得她薪水后的几个小时内,她却再次收到人力资源部的通知,说公司的法律部门无法认可CDC的条款,她不能上岸。

这天晚上,皇家加勒比号再次驶离口岸。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建议,长期在船上工作的人员的单次行程不应超过12个月。但疫情却让许多船员被困时长超过这一时限。(GettyImages)

联合国:“日益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

与许多其他的船员相比,Whitcomb还算是幸运的。她所供职的邮轮公司在客人撤离后,把她安排到了一个有阳台的客舱。但在许多有确诊案例的邮轮上,由于感染的风险,船员只能独自待在狭小且密闭的空间里。

挪威之天号(Norwegian Sky)的一位船员告诉半岛新闻记者,“我们感受到很大的精神压力,又害怕、又孤身一人。我的房间非常小,而且连窗户也没有。我们只想回到家里、和家人待在一起。”

染病的恐惧、未来的不确定性,种种不安的情绪在这些海上漂浮的船只上蔓延。船舶业组织更是向联合国秘书长写信,表示对雇员“自杀和自残”的担忧。

仅在5月份,各地的船只上就出现了5宗船员自杀的事件。

技术人员Cherokee Capajo对法新社的记者说,这是他作为海员的生涯中最艰难的一次经验。“你会担心你是不是真的能回家,不知道你还会被困在船上多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