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敏感神经是否真被刺痛 西媒缘何翻出一篇华邮尘封的旧报道

撰寫:
撰寫:

美国近日有意区分中共和中国的表态被指触痛了中共的敏感神经。一篇《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尘封已久的报道被中西方媒体纷纷翻出来引述论证。这也把此前很少被提及的蓬佩奥(Mike Pompeo)幕后的中国智囊余茂春推到台前。

蓬佩奥幕后的中国智囊余茂春近来被中西方媒体广泛关注。(微博@我在好好当码农)

综合媒体7月22日报道,特朗普政府近来着意区分中共政权和中国被指“触及了敏感部位”,引发中国外交部和官媒连连反击。

不仅如此,一篇《华盛顿邮报》一个多月前的旧报道纷纷被中国官媒和西媒翻出来引述论证。随即,蓬佩奥幕后神秘的中国智囊余茂春也走入公众的视野。

华邮这篇报道首次刊发的时间是6月15日,就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夏威夷会面的前几天。

当时,该报道并未引起中西方媒体太多关注,可以说是从嗅觉敏锐的媒体眼前“一晃而过”。有趣的是,时隔一个多月这篇旧报道纷纷被国内外媒体翻出来“炒作”。这种变化可以用从“雨点”到“雷声”来形容并不为过。

华邮在报道中开篇强调余茂春(Miles Yu)的出生背景,现年57岁的他出生于毛泽东时代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中国农村。

报道还称,他是国务卿蓬佩奥的首席中国政策和规划顾问,还是国务院七楼办公室内的关键成员,也是美国外交政策的顶尖人物。他所在的办公室距离蓬佩奥的办公室只有几步之遥。

7月20日,中国外交部新任发言人汪文斌首次讲话重点落在针对美国区分中国和中共的言论上。(微博@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

蓬佩奥称赞余茂春“是我团队的核心。在面对中共挑战时,这个团队向我提出建议,以及如何保障我们的自由”。

已退休的美国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史迪威(David Stilwell)赞扬“余茂春先生是国宝”,“他了解民主与专制统治之间的区别,并且能比我认识的任何人更好地解释它”。白宫安全副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认为,余茂春是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团队的“宝贵资源”,认为他的个人成长经历,使他成为中共最有力的敌人之一”

报道指出,过去三年里,在特朗普政府重塑美国对华政策的过程中,余茂春一直是一股强大的幕后力量。其中将中国重新定义为美国最重要的战略对手就是出自他的建议。

余茂春在华邮的独家采访中称,“我在共产主义中国长大,现在实现了我的美国梦,我认为世界应该对美国无限感激,因为正如里根(Ronald Reagan)总统所说,美国代表着‘人类在地球上最后最好的希望’。”“我真的相信这一点。”

余茂春在专访中还提到,美国政府自70年代与北京建交后,美国对影响两国方向的能力显得过分自信,美国高层官员在声明中经常提到“中国人”,未能区分“中国人民”和中共政权。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7月19日评论,美国政府对中共的聚焦是前所未有的,据说一个叫余茂春的华裔学者中间扮演了重要角色。

胡锡进认为,一个人22岁就离开中国了,而1985年之后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最终形成的关键时期,它经历了政治动荡和市场经济加速发展的反复洗礼,余茂春显然对中国国家道路形成之不易、对共产党越来越深地融入高速发展的中国社会、与人民休戚与共缺少现实的感受。他离开中国太早了,那个时候中国还太弱了,年轻人和知识分子满脑子对西方全是崇拜,缺少后来逐渐形成的辨别力。

中国官媒的反应比西媒还早还快一些。法广新闻7月22日在报道中提及,华邮关于余茂春的报道引起中国方面的注意。胡锡进在一则视频中抨击余茂春受到了网上一些极端声音的误导。

香港《大公报》7月22日报道,华邮称余茂春是为数不多的有能力解读中共话语的美国高级官员之一,例如,北京使用诸如“双赢”,“相互尊重”和其他中国谚语之类的词,余茂春称“如果你真的了解中共的语言和文化,就明白那不过是汉语中毫无意义的陈词滥调。”这也是美国近来对华政策越发强硬、拒绝合作互信的部分原因。

推荐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