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东京奥运延期一年 企业看不见前路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日本东京奥运及残奥运动会,原定于7月24日开幕,但因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关系,延期一年至2021年举行。日本多间企业为准备奥运,自日本成功获得主办权一刻已磨拳擦掌,但疫情来袭令所有人惊惶失措。直到今天,很多企业仍看不见前景。

在晴海东奥选手村的仓库,放着上万张床垫。它们都是日本著名寝具品牌爱维福(Airweave)提供,为2020东奥运动员特制的床垫。不过由于东奥延期,现在所有床垫都只能放在仓库中,等待处置。

3月31日,东京晴海区的选手村。这里已建成一座又一座的公寓,等待奥运选手前来入住。(Getty)

爱维福为准备这些床垫花尽了心思,床垫分成三层,可按运动员需要增减厚度,更具备轻身、易洗、可回收的特色。爱维福自2012年已开始为世界运动员提供床垫,也是这次东奥的指定赞助商之一。

爱维福的老板高冈本州正好也是在7月24日生日,与东奥开幕日同一天。2020年60岁的他原想庆祝自己的生日到来,在东京奥运后直接退休:“现在要再等多一年了。”

已有撑不下倒闭的企业

存仓需要支出,但毕竟制成的床垫一年后可继续使用不会浪费,高冈老板是比较幸运的一群。其他的如航空公司,酒店就没那么幸运,疫情不但令东奥延期,还令整个旅游业陷入低谷。

日本访日旅客连续3个月较去年同期暴减99.9%,著名连锁胶囊酒店First Cabin在4月宣布破产,全国所有直营店结束营业。

全日本航空发言人表示,现在的目标是为活过今年:“我们还没想像明年东奥会发生甚么事呢。”

4月20日东京一个车站,海报还写着7月24日的举行日。(Getty)

除了大企业,东奥的延期对小商户也带来冲击。在东京浅草仲见世通,一间有着135年历史的米饼小店“评判堂”在7月10日结束营业。当代店长,同时是浅草观光联盟会长的富士滋美说道,结束营业是无可奈何的事。

“因为根本没有旅客到来,我要把我半间店的存货当垃圾弃掉。”“虽然东奥只有一次,但我想旅客在访问日本后,能传达日本美好的讯息出去,让更多旅客到来。”富士说道:“延期让我太失望了。”

“精简”奥运会有多精简?

撑不过2020年的商户只能倒闭,但即使撑得过亦不知前路如何。假若疫情无法在2021年平息,东奥要“精简”举行,谁也不知道规模会变成怎样。有预测指会场或会限制人数、邀请少一点VIP、或减少一点大型庆祝活动。

这对所有赞助商而言都不是乐事,因为缩小规模举行,意味商品的曝光率降低,减少宣传效果,但已付的钱不可能回收。

在广告巨头电通的大力支持下,日本企业对奥运会的赞助额打破纪录。日本共有62家公司签约成为东奥的赞助商,赞助额超过30亿美元。这一总额并不包括丰田汽车;丰田汽车是国际奥委会的14个全球金牌合作伙伴之一,据报丰田2015年签署为期8年的赞助合约,价值超过8亿美元。

3月28日,东京一个东奥宣传海报。(Getty)

赞助企业应如何生存

要成为赞助商除捐钱,还需要支付年费。东奥的赞助商分为四级,继最高级的金牌合作伙伴后,次一级的是官方合作伙伴。上述寝具品牌爱维福便属这一级,除了赞助上万张床垫,爱维福还要支付不少于10亿日圆的年费。

共同社报道,为应付因东奥延期的额外支出,日本奥委会正要求赞助商增加赞助费。新冠疫情已令不少行业整体业务变差,增加赞助费无疑令不少企业难堪。

国际奥委会已表明,闭门作赛是他们不愿乐见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亦表示,东京奥运只会延期一年,暗示若疫情在2021年依然严峻,东奥将无可避免取消。

爱维福的老板高冈本州把目光投向了2022年的北京冬奥:“运动员不是只有一次参加奥运的机会。”“即使奥运取消,我们亦能够把我们的床供予其他奥运会。”

爱维福的乐观明显地与其他企业不同,对更多企业来说,奥运能否举行,是一次全赢或全输的选择。若然东奥取消,这无疑对日本是一场灾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