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点希特勒副官之子出使 默克尔如何激怒波兰

撰写:
撰写:

对德国首脑默克尔(Angela Merkel)来说,7月下旬是个艰难的时刻。在以她为首的一批首脑呼吁下,欧盟通过四天四夜的艰苦谈判,先就一笔总额3,900亿欧元(约合4,500亿美元)的复苏基金先行达成了协议,避免了该项目的流产。

但默克尔的难题还在继续,在德国东部的波兰,该国开始抗议新任德国驻波兰大使的人选。波兰媒体津津乐道于新大使家世兼具纳粹和条顿骑士团背景。对此,默克尔已经力排众议,拒绝另换人选,此举固然展示了德国的权威,对波兰这个随特朗普(Donald Trump)当局摇摆的东欧“强国”也算是个打击,但这背后的细节仍令外界困惑。

新任大使来自希特勒地堡

波兰当下正在为即将飞赴华沙的新任德国大使的人选而大为头疼。从2014年以来一直派驻华沙的德国大使尼克尔(Rolf Nikel)即将离开。柏林虽有了任命,即派前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情报机构负责人、德国前驻捷克大使洛林霍芬男爵(Arndt Freitag von Loringhofen)出任此职,但波兰当局至今不肯接受此人,还强调“男爵可以来旅游,不可以担任使节”。

+4
+3
+2

洛林霍芬男爵在德国、北约和欧洲官僚系统中的履历无懈可击,他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就在德国驻俄罗斯使馆工作,此后进入德国情报系统,并因此在北约情报系统任职多年。

在洛林霍芬男爵负责北约情报工作期间,北约开始了对俄罗斯“黑客”、“假新闻”的激烈行动,他一手建立了与“今日俄罗斯”(RT)、“俄罗斯卫星网”等对抗的“波罗的海国家特别电视频道”以及北约对俄宣传中心。作为欧洲价值观、欧洲一体化的忠实拥护者、男爵也因此成了布拉格当局青睐的外国使节。

但对波兰方面来说,洛林霍芬男爵的家世仍是个难以接受的现实,其中最大的原因莫过于男爵的父亲,贝恩德(Bernd Freytag von Loringhoven)将军身为纳粹首脑希特勒(Adlof Hitler)副官的履历。

德军在二战结束之后就成为北约内部不可忽略的一部分,德军官兵也成为北约国家中习以为常的角色。(新华社)

贝恩德将军是一名资历显赫的东线德军老兵,他1933年入伍,1939年因入侵波兰的战功而获得铁十字勋章。此后,贝恩德又在1942年率麾下装甲部队参加斯大林格勒战役。从斯大林格勒突围后,他被授予金质十字勋章,并先后成为古德里安(Heinz Guderian)、克雷布斯(Hans Krebs)等离任纳粹德军总参谋长的副官。

到1945年,贝恩德成为希特勒的私人幕僚参谋之一,在其“狼穴”地堡内坚持到最后,又得到希特勒亲自批准,带着其遗嘱突围。

不可否认,贝恩德在二战结束后并没有被追究战争责任,到1956年,他还重返了西德国防军,成为重建后的德军的第一批将官,并在此后创建的北约中担任一系列要职。但这并不妨碍波兰媒体已经开始大造声势,强调“德国大使来自希特勒的地堡”。由于默克尔方面已经力排众议,拒绝选派波兰钟意的德国外交部前发言人佩施克(Andreas Peschke)前往,坚持要求华沙一侧要在7月29日欢迎男爵赴任,这背后的执拗就显示出了德国的不快与不耐烦。

波兰如何刺激德国

有分析认为,默克尔对波兰的不满是早有原因的。波兰近期在军事、经济问题上与美国的接近,以及对德国利益的妨碍都很突出。波兰现任总理莫拉维茨基(Mateusz Jakub Morawiecki)和刚刚连任的总统杜达(Andrzej Sebastian Duda)都在坚持波兰在冷战后传统的对冲俄、德,亲近美国的策略。这种看似平衡,实则失策的做法一直在引发德国的不快。

德国在战后对战争责任虽然有过明确的表态,但对波兰来说,从勃兰特下跪开始,德国致歉的对象大都是针对纳粹屠杀犹太人,德国历任领袖很少直接提及向波兰谢罪。图中默克尔(前排左二)的奥斯维辛之行也有类似意味。(Getty)

资料显示,近年来,波兰与美国防务合作紧密。2019年6月,特朗普与杜达在白宫达成一致,由美国向波兰增派1,000名驻军,以巩固两国关系,对抗“俄罗斯威胁”。美国媒体2020年6月初披露特朗普打算削减驻德美军规模后,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表示,希望美军把部分撤离人员部署到波兰。

很快,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即称,根据白宫的规划,美国将在2020年9月前从目前3.45万名驻德国美军中撤离9,500人,其中部分将转移到波兰等盟国,部分将撤回美国。特朗普在6月24日在会见杜达时也再一次强调了美国对波兰的垂青,并继续借机批评德国,称其“拖欠”北约大量军费。波兰这种“新欧盟”国家名义上借敌视俄罗斯,实则紧跟美国,分化以德国为主导的欧盟的做法无疑是默克尔不能容忍的。

更糟的是,波兰还有意“接盘”美国在德国的核武器,并再次把自己置于德、俄的仇视目光下。美国驻波兰大使曾在社交媒体表示,美国试图将“北约核能力”转移到波兰处。目前,美国大约有20枚B-61核弹部署在德国,德国议会曾在2010年和2020年两次就迁出这些核弹进行审议和激烈辩论。考虑到五角大楼或已考虑在波兰部署核武,波兰为了接收这些核弹甚至计划在2020年初斥巨资购买35架能够运载这种核弹的F-35A战斗机。至此,波兰就再一次将自己丢进了美、德、俄三大国之间的漩涡。

再者,波兰当局还不止一次借“传统文化”刺激柏林方面,刚刚连任的波兰总统杜达固然以反西方文化、保守而著称,但他的这一手段有恢复波兰的历史疆域“波兰-立陶宛联盟”的用意。就在2020年,杜达还同立陶宛方面多次于坦能堡等地举行历史纪念活动,庆祝两国击败条顿骑士团的历史。由于条顿骑士团是现代德国国家雏形,普鲁士王国的基础,这使得波兰这种纪念行为多少带着借古讽今的刺耳意味,对此,默克尔的报复也就是时间问题。

于是,随着柏林意外选定了一位父亲是希特勒的副官,祖先是条顿骑士团骑士的大使前往华沙,并发现此举真的可以激怒波兰,德国对波兰的态度就变得明确起来。此举固然不是增加友谊和相互理解的举动,但对默克尔来说,她当下对波兰可能也懒于呈现这种态度。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