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罗河之争:埃塞俄比亚和埃及的“水利政治”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埃塞俄比亚东部地区的强降雨使埃及和埃塞俄比亚之间十年之久的争端死灰复燃。分歧的焦点是谁应该控制非洲最著名的河流,也就是埃及的主要水源——尼罗河。

埃塞俄比亚耗资45亿美元的巨型水电项目“埃塞俄比亚和埃及”(Grand Ethiopian Renaissance Dam),经过九年的建设,即将完工。但7月中旬,新的卫星图像显示,水开始涌入大坝后的水库,引发了开罗的焦虑,认为埃塞俄比亚决定关闭大坝闸门,影响流到埃及的水量。

大坝建成后,将成为非洲最大的水力发电站,也将是埃及首次失去对一条维系其5000多年文明的河流的控制。尽管在7月21日举行的会议上,两国之间的谈判取得了进展,但大坝仍然是两国密切关注的焦点,揭示了两者之间深厚的文化、经济、政治甚至军事紧张关系。

其记录将分为上下两篇刊布。本篇为第一篇。

上周,当卫星图像被披露时,埃塞俄比亚官员解释说,这些照片显示的是自然季节性洪水的结果,而不是大坝关闭闸门开始储水。尽管有这些保证,但埃及需要的水90%以上都依靠尼罗河,图像还是引起埃及的严重不安,并重新点燃了近十年之久的争端。

八年多来,埃及、埃塞俄比亚和苏丹的官员就大坝问题进行谈判,但毫无结果。去年11月,在埃及的建议下,谈判甚至搬到了华盛顿,由白宫帮助调解谈判。但最后埃及和埃塞俄比亚仍未能达成决议。

尽管如此,埃塞俄比亚总理艾哈迈德(Abiy Ahmed)还是坚持表示,埃塞俄比亚依然将在七月关闭大坝闸门。然而,在关于水流量的法律协议尚未达成之前,这是埃及所强烈反对的。

埃及领导人称水力发电拦河坝是一种“生存威胁”(existential threat),上个月他们呼吁联合国安理会介入争端。埃塞俄比亚与埃及之间的下游国家苏丹,也向联合国表达了对埃塞俄比亚在签署协议前会关闭水坝闸门的担忧。

作为解决争端的最后努力,非洲联盟(AU)已经介入,已于本周二(7月21日)召开紧急会议。会议后埃塞俄比亚总统表示三国达成了“重大共识,为达成突破性协议铺路”,但同时也承认在达成协议前还需要“进一步讨论技术细节”。调解人希望在埃塞俄比亚正式开始储水前,能够及时弥合剩余的分歧,但仍有许多问题还没解决。

埃及能想像自己“失去”尼罗河吗?

据《纽约时报》报道,2020年1月,埃塞俄比亚水利部长比基利(Seleshi Bekele)称埃及对尼罗河的主张“你所听过最荒诞不经的事”。

然而,百分之九十五的埃及人都生活在尼罗河沿岸地区或尼罗河的三角洲,这条河几乎是埃及人用水的唯一来源。埃及对大坝的担心并不奇怪,总统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 )去年9月在联合国说:“尼罗河对埃及来说是生命问题、生存问题”。

自从古埃及人颂扬埃及神话中的主要神灵、尼罗河洪荒之神哈匹(Hapi)以来,尼罗河一直是埃及身份的一个组成部分。尼罗河每年的洪水为原本是沙漠的地区提供肥沃的土壤,让埃及能发展农业。

石灰板上的尼罗河洪荒之神哈匹(Hapi),第十二王朝,公元前1991-1802年。(Petrie博物馆,摄影:Osama Shukir Muhammed Amin)

这就难怪埃及很难接受另一个国家控制一条与其历史、身分和农业密切相关的河流。

埃及与埃塞俄比亚的主要分歧点在于大坝应多快储水。埃塞俄比亚称4、5年就足够,但埃及担心这样会带来填坝期间的干旱,因此主张起码要12年的时间储水。埃及的核心要求是,埃塞俄比亚从法律上保证埃及将继续获得足够的水以满足其需要,希望对 “埃及的 ”河流保持某种形式的控制。

埃塞俄比亚也有它的自豪感

顾名思义,“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是埃塞俄比亚复兴的象征。

埃塞俄比亚是过去十年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也是非洲正在崛起的大国。不过,埃塞俄比亚65%的人口还没有接入电网,相比之下,大坝将使埃塞俄比亚成为非洲最大电力出口国,轻松为本国人民能否提供足够的电力。

埃塞俄比亚大坝的地理位置(地图改编自维基百科公共领域,Hel-hama)

对埃塞俄比亚人来说,大坝是他们雄心壮志的象征:这个巨型项目有可能照亮数百万家庭,以向周边国家销售电力来赚取数十亿,并确认埃塞俄比亚作为地区强国的地位。

按照这一设想,在许多埃塞俄比亚人看来,埃及对他们的态度就是一个地区大国试图阻止对手崛起的态度。因此,埃塞俄比亚谈判代表倾向不同意任何具有法律约束力的保证或第三方仲裁机构,认为这是对埃塞俄比亚权威的不当外部干涉。

自1870年埃及入侵埃塞俄比亚失败以来,埃及和埃塞俄比亚之间的关系历史一直充满了紧张和怨恨。

今天,埃及援引1929年殖民时代的条约来证明它对尼罗河水的权利,但埃塞俄比亚拒绝承认该条约。两国由尼罗河连接,但也由撒哈拉沙漠而分离。许多埃塞俄比亚人和撒哈拉以南非洲人谴责埃及对其南方邻国抱持种族主义和殖民心态的态度。

最近谈判的情况如何?

本月初,由南非牵头的非洲联盟监督、美国和欧洲官员观察的两周讨论再次无果而终。当本周二(7月21日)会谈再次开始时,初步结果似乎有希望:三国宣布达成了政治共识,然而,一些未决问题仍然存在,譬如,如果未来出现冲突,应该以怎样的仲裁机制解决纠纷?埃塞俄比亚和埃及弥合分歧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两国无法达成全面协议要怎样?如果埃塞俄比亚真的按照总理所说的那样进行储水,埃及不会立即受到影响。大坝一开始只会填满其容量的十分之一,而且由于埃及在尼罗河上有自己的大坝,可以避免上游大坝对其田地或配水系统造成直接影响。

不过,埃及对埃塞俄比亚的影响力很小。在经济上,两国互不依赖,而埃塞俄比亚与美国、中国和许多阿拉伯国家的友好关系,使埃及在外交上成为难缠的敌人。

这意味着,假如埃塞俄比亚在协议达成之前就开始用大坝储水,将造成了一项既定事实,留给埃及很小的选择余地。有些人担心,为了吸引国际社会的注意,迫出冲突的解决,埃及剩下的唯一选择就是军事行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