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领事馆风波】谁能收拾美国政治烂摊子

撰写:
撰写:

发生在7月下旬的中美互相关闭领事馆的风波注定会在中美关系史上留下一笔。7月21日,美国突然要求中国在72小时内关闭驻休斯敦总领馆,三天后,中国外交部在24日上午通知美国驻华使馆,中方决定撤销对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的设立和运行许可,并对该总领事馆停止一切业务和活动提出具体要求。

由于这场风波发生在2020年美国大选的冲刺阶段,因此,它从一开始就存在着严重的投机色彩。它背后折射出的可能是美国政治当下遗留的烂摊子。

+4
+3
+2

环顾7月22日以来美国官员的说辞,外界可以看出相当的混乱和不确定性。美国国务院官员说,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是北京在美国进行煽颠活动的中心;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称,关闭领馆是为了“阻止中国侵犯美国知识产权”;白宫政治顾问则说,此举是为表达美国对中国处理新冠的不满,“至今没见到中国公布确诊病例和死亡数字”云云。

这种政出多门的解释背后不仅仅是罕见的敷衍,也是美国政治烂摊子亟待解决的标志,它在提醒外界:岂但外界不知道特朗普(Donald Trump)为什么拿出这种非常手段,美国政治烂摊子之下的所有人自己也不清楚。

当这个近乎于奥吉亚斯牛圈(Augean stables)的问题终于在大选前夜被暴露出来时,与其指责特朗普执政四年间遗留的不良的制度和恶劣的作风;此举已经毫无价值,倒不如分析一下解谁能马上帮美国收拾旧山河。

环顾华盛顿当前的政治环境,外界能得出的选择其实也只有两个,即观察拜登(Joe Boden)或特朗普两人谁能取胜,胜者自然会不得不接手局面。只不过彼此方式会有所差异。

经历了一个月的对峙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拜登的民望正在不断上升,但拜登阵营至今没有副总统候选人的局面也令人错愕。(美联社)

首先,根据美国大选民间态势,驴象之间的对峙局势已经有所不同,譬如在全球最大的博彩网站“必发”(Betfair)上,拜登的当选赔率从6月时的1.73降低到1.62,特朗普的赔率则从2.25升至2.86。这种来自赌棍的另类指标无疑较之民调更能显示选情的实际推移。在这种大环境下,拜登胜选,并承担责任的可能性就逐渐存在且越发突出。

而就改善关系这点来说,拜登是有章可循的。奥巴马(Barack Obama)第一任期时的做法就值得重复。资料显示,奥巴马第一任期之初,即已选择继承前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的对华政策路线,并修复了前任小布什(Geogre Bush Jr.)执政期间因南海撞机事件等风波逐渐形成的对华强硬的路线。

作为奥巴马政府时期的重要幕僚,拜登深知奥巴马在2008年后修复对华关系的手腕。(Getty)

此外,2020年的新冠危机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也存在相似之处。和经济危机一样,新冠危机也重创美国,美国需要同保持经济强劲稳定增长的亚洲尤其是中国加强合作,扩大经贸交流,以缓解和美国的全面衰退。

因此,拜登只要重新选择奥巴马当局当时扩大出口,增加就业,加强同中国友好合作的路线。那么即便拜登政权前期难以呈现奥巴马“重返亚洲战略”对当时美国呈现的推进作用,但只要他能重现同中国发展友好关系的“蜜月期”,那么随着危机的解决,美国的烂摊子也将有随着大环境的改善而改善的可能。

但就美国的国内政治环境来说,拜登方面也并非胜券在握。且不说拜登的优势主要源于特朗普当局在6月因示威、疫情而导致的民意不满,更不用说其班底并不稳定:拜登团队至今仍未选出一位可靠的副总统人选,加之拜登本人也有明显的阿尔茨海默氏病(AD,俗称“老年痴呆症”)等症状,这使得民主党阵营在尚具备活力的特朗普阵营面前可能不具备竞争力。

77岁的拜登其健康状况远不如现年74岁的特朗普,特朗普也曾多次拿拜登开会中打瞌睡打趣。图为特朗普模仿拜登打瞌睡的动作。(路透社)

华盛顿的政要们对现状是不可能没有知觉的。当下的美国总统之位已经成了麻烦的代名词:它意味着胜利者需要承担近年来的一系列责任。

此前,在“美国优先”的执政理念下,美国的精英们已经不止一次地利用美国现有的超级大国地位,采取各种非常规手段改变各种游戏规则,遗憾的是,四年的努力并没有促进资本回流美国,更不用说重塑美国国内和国际的政治经济格局了。面对美国经济面临严重下行风险,全美新冠疫情爆发升级加大美国经济复苏的难度,且政府也难以继续出台有力的刺激计划,这种局势就使得拜登未必会主动揽下烂摊子,反而会让特朗普自己亲自去清理干净此前留下的问题。

其实,特朗普本人也有过类似的先例,这就是他从2016年当选后到2017年间亲自与北京改善关系的一系列行动。特朗普在总统竞选期间曾使用了一些针对中国的过激言辞,他在就任第一天就威胁说要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并对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征收45%的关税。这一切也被视为其“对华贸易战”的理论源头。

但是,特朗普还是在2017年4月后逐渐改变对华态势,在当年9月,特朗普曾宣布过其“美国优先”的“有原则的现实主义”政策,其核心在于淡化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强调美国利益,并以结果为导向。这一大的外交政策框架投射在对华政策上,则表现出“交易型”和“结果导向”的方式。这意味着特朗普即便在当前形势下转寰虽然难度很大,但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可否认,新冠危机对美国的打击终究不是致命的,美国“山巅之城”的地位仍能勉力维持。但当下美国国内的政界、财经界人士已经基本有了共识:如果放任这种趋势继续下去,美国不仅会失去此前取得的进展,甚至会在将来看到更糟糕的结果。这似乎也意味着一点,即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胜选,他们都必须第一时间清理掉美国政治这个奥吉亚斯的牛圈,即便这可能会继续浪费四年时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