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讲话为战争授权 中国需要做最坏打算

撰写:
撰写:

中美关系再遇挫折。7月22日,美方宣布关闭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驱逐大使,一直以来被认为是两国断交的第一步,7月24日,中方宣布关闭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以示反制。美国疫情还在扩散,特朗普政府在抗疫方面的表现让越来越多人失望。也因此,在观察人士看来,制造一个外部敌人,能够让特朗普扭转局面。那么,一切问题背后反映了美国政治怎样的现实?围绕这个话题多维新闻专访了北京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及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勇。此为下篇。

上篇:北京学者:中间路线缺失 谁在为美国“付费”

多维:你此前在接受我们采访时提到“美国政党围绕大选的竞争,往往以对外关系作为牺牲品”,目前看来,美国的确在加码对中国的指责、甩锅,甚至采取了关闭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这种前所未有的行动。你如何分析这些举措背后的动因?

王勇:我觉得最大的动因,还是美国的精英阶层普遍认识到了美国存在结构性问题。美国国内可能在任何时候出现“内爆”,根本矛盾会越来越难以掩盖。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必须创造一个外部敌人,妖魔化对手来挽救国运。

在内政问题上,两党的矛盾几乎是尖锐不可调和的,但他们对于对华强硬的认识是统一的。为什么会有这种共识?第一,他们看到了美国的内部矛盾,而且都有着国家观念和维护美国霸权利益的共识,所以必须有一个外部敌人。

第二,中国恰恰是发展最快的国家,中长期看,最终会对美国形成巨大威胁。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已经到达了美国的67%,在这次疫情中,美国也暴露出对中国制造的高度依赖,这使得美国很恐惧。

相反,在抗击疫情的表现上,两国社会政治制度、国家治理体系之间的差异也让美国意识到中国对美国意识形态的挑战。这些都构成美国发动对中国新冷战、构建国际新冷战同盟的动机。他们需要利用疫情,启动遏制中国的态势,妖魔化中国之后,也有助有内部团结。

另外,推动对华新冷战的背后势力,是美国共和党极右派。这个极右派包括深层政府(deep state)在内,代表军工复合体的利益。这些势力看到了特朗普败选的可能性,所以要抓住剩下的时间窗口,孤注一掷,把针对中国的牌全部打出。

尽管两党对于中国有一样的看法,但民主党和共和党极右派还是有着重大的政策区别。拜登所代表的势力坚持经济全球化,华尔街和硅谷都是全球化精英,他们希望在中美之间可以找到更多经济合作的环境。

第二,民主党更强调推动美国社会改革,希望通过增加税收调整社会财富分配,进一步加强美国的社会福利制度,缓解社会分裂。从这一点来看,中国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美国民主党要推动的社会改革运动,两者之间并不完全矛盾。

第三,拜登等民主党人注重全球性问题对世界和对美国的挑战,尤为关注气候变化,再加上当前公共卫生安全危机对世界的挑战。中美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必须加强合作,中美合作有利用应对全球问题的挑战,也有助于进一步发挥美国的领导力,实际上,美国发挥领导力离不开中国,这也是中美可以合作的领域。总之,民主党的对华政策会有较大变化,符合中美竞争又合作的相对健康的关系。与当前特朗普政府对中国一昧打压、遏制、冷战的政策有所区别。

当前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政策损人不利己,民主党为了维护美国的霸权会继续与中国竞争,采取遏制的政策,但会在一些领域保留可以合作的空间。在国际事务中,也会坚持多边主义,强调通过国际合作的方式,保持美国的全球影响力。

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态势不会改变,竞争的领域、方式会发生变化。在这些领域中,由于中美早已形成了相互依赖的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应该会出现竞争和合作交叉的关系新形态。

2020年7月22日,美国单方面要求中国关闭驻休斯敦总领事馆。中国于7月24日决定反制,将关闭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AP)

多维:美国先是透露出要禁止中国共产党员赴美的信号,再是放出重磅炸弹,关闭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有观点认为,这一系列信号表明,中美从原本的利益之争变成了根本对抗。在你看来,这是当前美国政府的政治投机行为,还是美国社会已经自上而下形成了敌对的对华共识?

王勇:我觉得这是以蓬佩奥(Mike Pompeo)为代表的共和党极端右派为特朗普提供的政策选择,也就是说,特朗普是在这些人的教唆下采取行动。符合他在竞选中对中国示强的姿态,这也是他与民主党的竞争。

关闭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馆的疯狂举动,是极端鹰派的战略思维反映。可以说,当前的举动,是他们“最后的疯狂”。采取一切打压中国的政策、将遏制中国的态势固定化,以期达到中美在经济、人文、科技上的完全脱钩,甚至断交,这些都是极端鹰派的最终战略考虑。他们认为与中国的一切接触都损害了美国的利益,所以要与中国完全脱离接触,甚至封锁中国。推动全球的去中国化,是他们的思想起源。

此外,关闭休斯敦总领事馆也包含了激怒中国的目的,如果中国采取相应措施反制,那么中美关系将陷入恶性循环。特朗普接受了鹰派的极端建议,主要还是为了选举。

目前,美国的12个民调都显示,特朗普落后拜登(Joe Biden)近15个百分点,后期要追平非常困难。所以,特朗普必须利用中国制造外部危机,团结国内。正因此,他选择开启疯狂举动的周期。

这背后,他们的策略是挑唆中国人民和政府的关系,前段时间,他们已经不把中国的领导人称为国家主席,而只是“总书记”。也不把中国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而是“共产党中国”。这完全就是冷战的做派,他们要唤起人们关于冷战的记忆。

当前采取这种荒唐政策,美国的目的非常复杂,一方面反映了美国的极端意识形态特征,禁止共产党员前往美国,同时也是想挑唆党和人民的矛盾。

多维:从中国的角度来看,如何应对一个“染病”的美国?“染病”可能意味着 ,疫情防控不力带来的一系列社会矛盾、政治极化、经济危机等等。

王勇:我觉得中国应该始终坚持战略定力,保持战略耐心,这一点非常重要。中国的决策应该是出于中长期的理性思考,不为美国的极端思想和言论所激怒。中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在2050年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目标,要非常明确。

第二,从当前来看,坚持抓紧疫情防控,保持经济非负增长的势头。中国可以说是所有经济体中经济复苏最快、最稳健的国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中国的经济十分看好,中国可能是今年唯一正增长的国家。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主要是因为有效的疫情防控措施,中国制造和高科技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保证中国能够加快复工复产的步伐。

第三,中国要防范最坏情况,现在不排除美国的强硬派,包括特朗普本人在内会利用战争的方式寻求连任的可能性。因为,一旦发生战争,美国的选民会自动支持在任政府。

多维:也就是特朗普政府可能会利用发动战争产生“聚旗效应”来扭转局面。

王勇:对,外部危机可以转嫁国内的矛盾,增进内部政治团结,因此不能排除美国这些强硬派在选举之前在南海动武的可能性。现在看来,蓬佩奥最近关于南海的讲话,代表了美国政府的立场,释放了非常危险的信号。这被美国的右派媒体解读为对战争的授权,所以非常危险,我们要做最坏的准备。中国准备充分能够起到威慑美国的作用,让美国不敢冒险,一旦冒险就意味着失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