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危机十年:共和党掌权的“阴谋”

撰寫:
撰寫:

千禧年的到来,令人们跨入了一个新的千年。然而对于美国民众来说,这个新千年的伊始,却注定不是那么平静。

美利坚的领导人再次易主——共和党人小布什(George W. Bush)以极其微弱的优势战胜民主党人,当选美利坚合众国第43任总统。此时的美国引领着世界的潮流,在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军事等方面如日中天——软实力无与伦比、硬实力独一无二,前所未有的强盛令美国雄霸天下。然而就在美利坚人民沉浸在新世纪的盛世局面中时,一场意料之外的危机却突然到来……

2001年9月11日,纽约地标性建筑——世贸中心(World Trade Center)被恐怖分子劫持的民航客机撞毁。灾难现场的景象通过广播电视网传播于世界各地,人们看到了这令人战栗的恐怖景象,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骇人惨状就是真实的袭击事件。很快美国政府确认发动这起恐袭的幕后黑手是基地组织,其作为伊斯兰激进势力,多次策划对西方的袭击行动。

作为共和党保守派外交政策的思想来源,美国当代政治学家亨廷顿(Samuel Phillips Huntington)1996年出版的学术专著《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预言了美国未来与伊斯兰文明之间可能发生的冲突——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伊斯兰教在中东国家的回归以及阿拉伯地区婴儿潮的到来,令亨廷顿预言在不久的将来,伊斯兰教文明会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文明发生“冲突”。

而伊斯兰极端势力发动的“9·11”恐怖袭击,在某种程度上无疑证实了亨氏的预言。这起危机事件使得共和党出身的总统小布什得以“名正言顺”地动用美国庞大的军力,出兵阿富汗和伊拉克。

与此同时,资本泡沫与“9·11”恐袭事件一道,冲击着新世纪伊始的美国社会——1990年代美国互联网行业的造富运动在21世纪初戛然而止,科技股指全线下跌,经济走势日趋低迷。为此,为稳定国内的局势,美联储(Fed)出手干预经济,使得大量的资金陆续涌入另一个市场——房地产市场。

2001年后的一段时间内,经济的低迷不仅令美国东西海岸的中产阶层荷包干瘪,中部“锈带地区“(Rust Belt Area)的衰落也日益成为美国社会关注的焦点——在全球化进程中,这些地区的工业重镇遭受重创,伴随制造业、工业从该地区迁出转移至中国、东南亚等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和地区,产业的凋零、街区的破败、失业现象的无处不在、犯罪现象的日益丛生令”锈带地区“一片萧条。这一区域衰落的趋势从1980年代的里根时代开始,90年代伴随冷战的结束,世界贸易版图的扩大而逐步加快。

新世纪伊始的经济萧条景象并没有持续太久,随着美联储货币刺激政策的奏效,美国经济重新走上了增长之路,然而这只是表象,美利坚经济的深层次结构性问题并没有改变——经济表象良好只反映在金融资产行业(如股票、房地产),在更多领域(工业、制造业)美国经济正经历着”空心化“的局面。

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推升了资产价格,房地产市场一路高歌。由于楼市的非理性扩张,美联储担心泡沫膨胀速度越来越快会有害于整体经济健康,便出手干预市场——联邦基金利率的快速提升,流动性的收紧令房地产市场骤然变冷。而房地产市场背后延绵不断的次级贷款金融衍生品也将触角延伸到世界的各个角落。一场隐藏在表象下的巨大危机正逐渐浮出水面,幽灵的威胁即将成为现实,一场疾风暴雨即将袭来……

金融危机最终在2008年9月15日爆发,这一天华尔街第四大投行——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宣布申请破产保护,正式拉开了金融危机的序幕。一时间全球金融市场剧烈震荡,各国经济均陷入严重衰退,失业率短期内迅速飙升,政府、家庭负债额快速激增。在这一背景下,谴责金融业“大而不倒”、无序扩张的呼声越来越高,要求变革的声音也不断高涨。所谓“乱世出英雄”,危机期间一位富有人格魅力、誓言改变的总统候选人出现了,他一登场便技惊四座,而这位总统候选人便是奥巴马(Barack Obama)。

奥巴马的特殊,不仅在于他独特的姓氏,更由于他与众不同的肤色。他是第一个当选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的非洲裔美国人,其竞选承诺誓言要改变和弥合美国长久以来的文化撕裂,拯救美利坚文明于金融危机的冰与火之中。

二战后尤其是冷战结束后,美国内部的自由派和保守派之间的文化冲突愈演愈烈,逐渐发展成分裂美国的“文化战争”。而奥巴马作为两个族裔个体(奥巴马的父亲是黑人,母亲是白人)结合的后代,其自身便是弥合分裂美国的象征。不管是保守派的美国、还是自由派的美国,他要给美利坚的所有族裔带来希望和改变。

2009年奥巴马当选美国第44任总统,他上台伊始便开始着手解决前任留下的烂摊子。奥巴马选择拯救陷入危机的金融系统,救助了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大型财团。然而这一举动却为他招致普罗大众的反对——民众对个人主义和精英主义的抵制一浪高过一浪,社群主义正在回归(这从那几年的畅销书中便能看出端倪——金融危机前极富个人主义的《阿特拉斯耸耸肩》备受推崇,而危机之后社群主义倾向的《愤怒的葡萄》则颇为畅销)。与此同时,一个政治幽灵也在悄悄崛起……

这个幽灵便是民粹主义,而利用它的人不是如今的特朗普(Donald Trump),而是一个名叫佩林(Sarah Louise Heath Palin)的女性政治家。她和麦凯恩(John McCain)搭档,2008年为共和党角逐白宫。佩林的政治理念是代表美国广大被遗忘的选民,这些选民长久以来遭到了东西海岸精英的漠视,他们的呐喊需要被听见……

相关阅读: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