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迹罕至的亚马逊雨林何以成为疫情重灾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确诊个案总数位居全球第二的巴西,被疫情肆虐的不仅仅是人口密集的大都市,还有幅员辽阔的亚马逊河沿岸的城镇。历史上,这片肥沃的土壤一次次被殖民者、掠夺者侵犯,带来暴力、传染病以及死亡。而新冠病毒入侵之下,原住民在看似无法渗透的雨林深处,再一次成为疫情的牺牲者。

病毒顺流而下

25岁的Andreza Lima看著她的父亲被医生搬到河上的救护船上。经过检测后,父亲被发现感染了新冠病毒。她告诉《纽约时报》的记者,“我们知道即使他到了那里,也没有人能保证他能够回来。”

船发动机的声音响起,老人被送往位于波特尔(Portel)的医院。

在亚马逊河流沿岸,河流和船只贯穿著8个国家、掌握3千多万人口的命脉。在平日里,从大小城市到没有公路的雨林深处的供给、各类产业的货品以及人的运输,都靠这条河流。疫情之下,医护人员上门检测、病人被送往医院也依赖这一通道。

5月20日,一个当地人在玛瑙斯市的港口等待着往船上装货。尽管疫情已经在这里蔓延,船依然是主要的甚至唯一的运输货物及人员来往的交通方式。(GettyImages)

但河流送来的不仅仅是救护船,还有病毒。根据巴西研究人员一项最新发布的报告,截止6月底,巴西疫情最严重的六个城市,全部分布在亚马逊河沿岸。

研究者发现,许多来往的客船搭载超过100名乘客,在河上航行几天之久。而在晚上,船上的乘客则一个挨著一个睡在吊床上,而这些船可能就是造成病毒传播的原因。尽管当地政府已经限制了人们的出行,但由于人们生活需要的所有物资,包括食物、药品甚至是急救用品,都需要乘船到大城市才能获取,坐船出行几乎无可避免。

在巴西面积最大、且雨林覆盖最为广阔的亚马逊州(Amazonas),自一名英国的游客3月在首府玛瑙斯市(Manaus)确诊后,疫情迅速扩展到下游的马纳卡普鲁(Manacapuru)、夸里(Coari)等地,甚至是距离玛瑙斯650公里的特费市(Tefé)。

居高不下的死亡率

来自特费市的Crivellari医生已经预料到,她所在的城市面对疫情会不堪一击。从首府玛瑙斯到这个城镇要坐三天的船,每艘船大概承载150人。她说:“我们担心被感染的人会污染整艘船。”而现实证实了她的预测。

5月8日,一个疑似装了新冠患者的尸体袋被放置在里约的一家医院外。截止7月28日,巴西已经有超过2,400,000个确诊个案,8,7000人死亡。(GettyImages)

大量的染病患者涌入她任职的那间小小的公立医院。严重的时候,她需要一个人连续两天、没有休息,同时照顾100多位危重的患者。

然而,这些地区的疫情不仅发展迅速,死亡率也惊人。根据brasil.io网站的数据,在距离玛瑙斯市近650公里的特费镇上,新冠病毒的死亡率比全国平均水平高3.6倍。马纳卡普鲁和夸里也比平均值高出3倍或以上。

与特费市情况相似,从这些孤立的城镇出发到最近的医院,起码要一天的船程。对于许多危重或者病情急转直下的病人而言,他们未必能熬过这段时间,甚至在等待援助到达的过程中,已经死亡。

飞机或许是另一条生路——这一紧急医疗服务在亚马逊地区并不罕见。于是当地的居民打电话给紧急服务热线,要求飞机来把他们的家人带到医院救治。然而,对于引发急性呼吸困难的疾病,飞机却可能成为导致死亡的原因。由于在起飞的过程中,患者的血氧浓度会急遽下降,造成飞机“杀死”的患者可能性比“救活”的概率还高。

5月27日,玛瑙斯市内一个巨大的公墓。在这里,人们不断挖掘新的坟墓来埋葬故人。(GettyImages)

到6月结束的时候,特费市的死亡数字开始下降,公里医院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痊愈。但医疗服务的稀缺、滞后,已经让大量的新冠患者在亚马逊沿岸城镇死去。据《金融时报》5月15日的报道,在首府玛瑙斯市里,由于异乎寻常的死亡数量,市内原有的四座公墓已经容不下更多的逝者,人们不得不在砍掉一片树林、挖掘新的大型公墓埋葬逝者。

原住民面临存亡危机

一位关注亚马逊地区的气候科学家Carlos Nobre指出,对于原住民部落灭绝的恐惧并非危言耸听。他说,“若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此次疫情对原住民的威胁和侵犯会非常严重,甚至可能造成原住民文化的消失。”

历史上,由于亚马逊地区丰富的矿场、橡胶和木材等资源,殖民者、掘金者以及非法伐木工不断侵入这篇土地。有研究表明,在15至17世纪之间,来自欧洲的殖民者和侵略者所带来的麻疹和天花等传染病,造成了前哥伦比亚时期90%美洲人口的死亡。

原住民部落由于缺乏有效的免疫机制,更容易受到病毒的侵犯。(GettyImages)

路透社引述原住民卫生专家称,由于原住民人口长期处于孤立环境中,没有其他地区民众所拥有的免疫学机制,令他们面对传染性疾病异常脆弱。

另一种观点是,由于原住民人口基因的遗传性纯度更高,其免疫系统会更低效。而亚马逊的原住民则格外缺乏基因的多样性,使得病毒更容易适应宿主并大规模传播。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群著名的科学家向巴西的总统写公开信,试图警告政府,疫情之下的原住民正在面临严峻的“存亡危机”。

然而,政府为原住民而设的监管机构却严重人手不足,这让原住民的前景不容乐观。一个原住民组织的协调员Higson Dias Kanamari表示,“FUNAI(National Indian Foundation,国立先住民保护财団)没有足够的雇员,亦没有足够的能力监控当前的形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