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控TikTok干涉大选 美右翼黔驴技穷了吗

撰写:
撰写:

美国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近来考虑封杀中国企业字节跳动(ByteDance)旗下抖音国际版TikTok,除了助力国内科技企业和加大对华科技博弈以外,就是在选举年打中国牌提振选情,转移选民注意力。随着特朗普政府多位幕僚相继发表对华政策演讲,掀起对华“新冷战”,加大对华意识形态博弈,美国国会当中的右翼势力也在积极配合。

7月28日,卢比奥(Marco Rubio)、柯顿(Tom Cotton)和科鲁兹(Ted Cruz)等共和党参议员联合致信美国国家情报总监(DNI)、国土安全部(DHS)以及联邦调查局(FBI),要求特朗普政府评估TikTok是否会干涉美国2020年大选。他们也计划通过立法手段促使特朗普政府做出改变。

2020年6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马州举行疫情以来首场竞选集会。部分美国选民被指利用TikTok等平台提前预定了这场集会的坐席,但最终选择不出席,以此开展抵制活动。(AP)

在信中,他们表达严重关切,称中国共产党可能利用对TikTok的控制,扭曲或操纵政治对话,以造成美国人民之间的不和,并达到中共所要的政治结果。他们提到了TikTok审查敏感内容的做法,其中包括批评中国新疆政策的内容。他们要求特朗普政府厘清北京是否可能通过TikTok强化特定的政治观点,制造影响力。

他们提到,如果发现证据证实中国政府通过TikTok干预美国选举,美国是否可以根据外国势力影响选举的行政令,对字节跳动这样的中国企业进行制裁。

其实,这些议员早前就对TikTok表达过担忧。柯顿和美国民主党参议员舒默(Chuck Schumer)和共和党参议员柯顿(Tom Cotton)曾在今年年初致信美国国家情报执行总监办公室,要求调查TikTok是否构成国安威胁。这种来自国会的担忧也促使美国军方率先采取举动,封禁TikTok。美国国土安全部下属的运输安全管理局(TSA)也已经禁止员工使用TikTok。

目前,TikTok正在接受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司法部的调查,主要围绕数据安全展开。白宫幕僚长梅多斯(Mark Meadows)7月已明确表示,针对TikTok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的威胁,采取行动刻不容缓。

但截至目前,美国各方势力均为未给出TikTok具体威胁的确凿证据,也没有发现中国干涉美国大选的任何蛛丝马迹。即便是上周美国以所谓的间谍指控关闭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美国情报界也没有证据。7月22日,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缅因州参议员安格斯·金(Angus King)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表示,无论是关于选举、两国对抗还是美国国务院所谓“窃取知识产权”,自己并未获知任何有关中国活动的情报。

可见,现在的美国政客要想指控中国,从来不需要确凿证据。

对于他们而言,凡是和中国有联系的技术或企业,只要在美国有一定的影响力或占据市场份额,就应该被重点关注、调查、甚至封杀。而且,在国内科技企业的游说下,美国右翼政客非常担心TikTok对美国年轻选民的影响。

据了解,“字节跳动”全球用户超过8亿,其中美国用户接近4,000万,4成是16岁至24岁的青少年。今年6月份就曾有年轻选民通过TikTok等网络平台发起抵制特朗普竞选集会的活动。但这是美国民众自发的线上活动,而且不局限于TikTok。如果TikTok能被用来干涉美国大选,那么任何一个国家和任一应用平台都有沦为这种工具的可能。更何况TikTok也没有脸书(Facebook)那样的政治宣传广告,反而是娱乐功能更强大。

由于中美关系处于低谷,美国右翼的这种指控就显得很有“市场”,也很容易被他们的粉丝或特朗普阵营全盘接受。这和2018年特朗普政府在联合国高调指控北京干涉中期选举是一个思路,就是将中国包装为“第二个俄罗斯”。2018年的中期选举,共和党保住参议院,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指控,最后也不了了之。

现在,美国大选投票日已经进入百日倒计时,共和党政客最怕失去对白宫和参议院的控制权,这个时候中国或和中国有联系且在美国有影响力的经济实体都有可能成为被攻击的目标。但他们没有搞清楚、或故意混淆字节跳动、TikTok和中国政府的关系,依然套用对待中国企业华为的手法,延续2016年大选对俄指控思路,故技重施,只会凸显他们对自身技术和体制的不自信和不安全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