羟氯喹的“爆红” 抗疟疾药物在新冠疫情中的成名之路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重新召开疫情发布会、似乎再次“认真”对待新冠肺炎近一个星期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7月28日又再鼓吹他曾力捧数月的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声称其对新冠肺炎有效。这个本来并没有被公众所熟知、没有确实科学证据证实有效、甚至最近被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取消其紧急使用权的药物,何以被美国总统追捧为治疗新冠肺炎的武器?

一位反常规的医学家

羟氯喹最初的主要推手,是一名来自法国的医生、微生物学家和传染病学专家Didier Raoult。在医学界,Raoult向来以打破常规闻名。在短短的十年间,他帮助识别了人类携带的近500种新型细菌。这位颇有成就的科学家曾经说过:“我最喜欢的就是推翻一个被已经被确立好的理论”。

除了推翻并建立新的理论,这位不走寻常路的医生还热衷于为药物寻找新的用途。他认为,在大量已经研究出来的药物中,还藏着许多没有被人们发现的用途,羟氯喹便是其中一个。这个已经有85年历史的抗疟疾药物,正是在Raoult的积极宣传下,开始在引起人们的注意。

特朗普7月27日在Twitter上分享了一群自称是前线医生的人的影片,影片中的医生称羟氯喹就是新冠肺炎的解药。该医生过去曾多次向公众传播错误的医学信息,包括医生们研发疫苗是为了防止人们相信上帝等。(路透社)

他告诉《纽约时报》记者:“你去测试(一种药)所有的可能性,不要再思考,试着看有没有一些方法药物能发挥作用。而就是这样一个偶然的发现,会让你非常震惊。”

充满争议的实验

正是抱着这样的信念,3月初,Raoult和他创立的研究机构IHU(Méditerranée Infection),展开对羟氯喹的实验。

最初,他们选择了42名病人进行实验,并决定对每人都进行两个星期的跟踪观察。然而,其实验结果却只包含了36名病人,其中实验组(服用药物)共20名,当中有14名服用羟氯喹,6名病人同时服用了羟氯喹和另一种抗病毒药,其余16名病人为对照组(没有服用任何药物)。实验进行到第六天,研究人员发现实验组的患者有了明显的好转,20人当中有14人病毒检测结果呈现阴性,而16名没有服用药物的病人,则只有两名检测为阴性。至此,Raoult认为这些结果已经足够有利,决定终止实验并发表结果。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最初参与实验的42名患者中,有6名在实验过程中被排除了。研究给出的解释是,当中3位在实验过程中情况恶化被转入了重症监护室,因此无法继续服药。此外,还有1位患者在实验第3天死亡、1位患者由于恶心反应而中断实验。基于同样的原因,研究没有把他们纳入实验结果的考虑范围内。但这些被排除的患者,却又全都是服用了羟氯喹的实验组。这就意味着,原本共26名实验组的患者,至少11名是没有完全恢复的。

该实验在经过发布后,引起了学界对研究的多重质疑,但却丝毫没有阻挡该药的“爆红”。(GettyImages)

另外,实验组当中的6名患者,不仅服用了羟氯喹,还有另一种抗病毒药物阿奇霉素(azithromycin)——特朗普28日被记者问及羟氯喹,也同时提到这种药——干扰了实验的对照效果。按照生物医学研究的标准实验方法——随机对照实验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的原则,Raoult的研究显然是不合规矩的。这一原则要求,实验组和对照组的样本应该完全随机选择并分配,实验组应当采取被评估的干预手段,在这一实验中即为羟氯喹,对照组则不采取或者采取另一种干预手段。但在Raoult的实验组中,实验组患者不仅服用了羟氯喹,有的还同时服用了阿奇霉素,而研究据此得出羟氯喹的治疗成效,显然是不合要求的。但Raoult认为,在疫情危机之下,采用随机对照实验的方法既不合伦理、也毫无必要。在他看来,比起实验方法,实验中显示的临床结果要重要的多。

从硅谷到福克斯新闻

不过,早在该研究在学界引发争论前,甚至研究发被发表前,关于羟氯喹作为治疗药物的效用已经开始在硅谷流传。

始作俑者是一位名叫James Todaro的眼科医生以及一位自称是史丹福医学院顾问的律师Gregory Rigano,两人共同撰写了一篇名为《一项针对COVID-19的有效疗法》(An Effective Treatment for Coronavirus (COVID-19))的文章。这篇从题目到文章结构都仿照科学论文撰写的文章,当中并无任何临床实验内容,而是引用了韩国和中国官方为治疗新冠肺炎提供的指导性文件,作者还在结论中指出,美国及其他国家应该立即授权医生用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很快,该文章以Google文档的形式被几位硅谷投资人在Twitter上转发,当中就包括特斯拉汽车公司首席执行官、有超过3,700万Twitter关注者的马斯克(Elon Musk)。3月16日,马斯克在Twitter上分享了这篇文章后,羟氯喹开始在美国引发大量关注。

Gregory Rigano在福克斯新闻频道的Tucker Carlson Tonight节目上分享了关于羟氯喹的消息。这档夜间新闻节目在今年7月打破了美国有线电视的记录,成为有史以来收视率最高的新闻节目。图为节目的主持人Tucker Carlson 。(美联社)

此时,Raoult的研究尚未发布,但已经完成了实验的Raoult看到了这篇文章,得知羟氯喹在美国引发争议后,他直接与两位文章作者沟通,并授权他们在研究尚未被发表前公布其研究结论。这便为羟氯喹在美国福克斯新闻台(Fox News)上的华丽登场揭开了帷幕。

同样是在3月16日,Rigano接受了福克斯新闻台的采访,并在节目中说:“在六天的时间里,服用了羟氯喹的患者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变为阴性。”

三天后,围绕这个药物的各种论据似乎说服了特朗普,这位美国总统开始鼓吹这一充满了争议的药物。尽管外界猜测特朗普是否在其中有利益可得,但据《商业内幕》的报道,特朗普通过本人所持有的制药商(Sanofi)基金所能获得的利润不超过1,305美元,因而特朗普吹捧该药究竟处于什么样的动机并不明晰。

无论如何,6月15日,在FDA取消了羟氯喹的紧急用途后,特朗普似乎没有从前那么肯定。“许多医生认为它很有效......有些人则不这么想......而我恰好相信这个药。我会服用它。你们也知道,我吃这个药吃了14天。而我现在(还好好的)在这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