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员到底念什么经 西媒辣评《平安经》发神经太奇葩

撰写:
撰写:

一部吉林省公安厅高官撰写的《平安经》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中国官媒一边倒式质疑与批评,西媒直呼发神经太奇葩。《平安经》热议背后折射出中国官场何种现象值得深思。

综合媒体7月30日报道,一部吉林省公安厅副厅长贺电所著的《平安经》在互联网上引发不小的声浪,人民出版社出面否认出版,吉林省委勒令调查,中纪委连夜发表评论,中国官媒一边倒式质疑和批评,西媒更直呼发神经太奇葩。

吉林省公安厅“二把手”贺电撰写的这部《平安经》通篇以“XX平安”为内容,如“眼平安,耳平安,鼻平安,舌平安,身平安”“1岁平安,2岁平安,3岁平安”等等,包括世界各地地名、各行各业等,冠以“平安”二字列举一遍。

《平安经》的时间线

《平安经》于2019年12月出版后,被吉林当地各大报道。吉林省应急管理厅的微信公众号“吉林应急管理”5月9日发布《拜读“平安经”感言》,用“儒林巨制”来形容这本书。

中共吉林省委机关报《吉林日报》报道,今年6月7日下午,吉林省朗诵艺术协会邀请吉林省十余位知名专家、学者、诗人共同参加了“助力平安中国、平安吉林建设暨《平安经》公益朗诵活动”研讨会。该媒体称,书稿内容丰富,包罗万象,可作为一部小百科词典,方便读者查阅相关知识。

吉林官方平台热烈吹捧,渐渐引发民间舆论反弹和嘲讽。有分析指,这是一部中国当代官场现形记,平安经,马屁精!

人民出版社7月28日通过微博发布声明,称从未出版《平安经》。声明全文如下:人民出版社(以下称“我社”)从未出版《平安经》一书,也从未同意与任何单位联合出版该书。对于假冒我社名义出版该书的行为及其相关责任人,我社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

吉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消息,7月29日,吉林省委决定,成立由省委政法委牵头,省纪委监委、省委宣传部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吉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贺电所作《平安经》有关问题进行调查核实。

红墙内的声浪

中共中央纪检委、中国国家监察委官网连夜发表评论文章。文章指出,平安不是口号,靠的是真抓实干。念念经、喊喊口号就能“平安”,只是荒谬的幻想。

《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账号“侠客岛”28日谈到《平安经》时写道:“欢迎大家来品鉴一下岛叔的最新创作成果——《健康经》:侠客岛健康,岛叔健康,岛妹健康,岛友健康,所有网友健康……有没有出版社愿意出版的?我今天能写10万字”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发表微博直指吉林当地官媒。他认为,给这部《平安经》提供了传播舞台的吉林省有关机构应当对舆论的质疑给予回应。

红墙外的旁观者

红墙内声浪一浪高过一浪,红墙外更是围着一群看热闹的“旁观者”。新加坡《联合早报》连续几日跟踪报道此事。

《联合早报》报道,《平安经》不仅没有学术或阅读价值,还可能拉低人们的智商。它的作者是执掌当地公安大权的贺电,不仅能出版,还能招来当地官媒热捧,甚至连一帮“专家、学者和诗人”也不顾身份为其站台朗诵。这反映出当地仍存在浓厚的“马屁文化”,权力边界模糊且得不到有效监督。

法国法广新闻调侃式评论,《平安经》透出中国官场昏暗,悄悄贪腐的,日夜恐惧的,公开念经祈求保佑的,平安吗,不平安。最后,这位公安高官,大约没想到自己也会不平安。

香港《星岛日报》称,这样一本“口水书”受到众多学者和当地媒体的追捧。报道援引吉林网评论称《平安经》是跨国传世的经类大作力作,历代和当代仅见的首部平安经书。

《平安经》的闹剧让笔者想起了一个小故事。行者问老和尚:“何谓得道?”老和尚回答说:“得道前,砍柴时惦记着挑水,挑水时惦记着做饭。得道后砍柴即砍柴,担水即担水,做饭即做饭。

最后,不管身处中国官场的官员都念得是什么经,希望该挑水时挑水,该砍柴时砍柴,该做饭时做饭。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