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烈烈的中美“新冷战” 美国缺少的不止是战略

撰寫:
撰寫: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7月23日在美国尼克松图书馆发表一场中国政策的演说,被称为是美国对华“新冷战”开始的宣告。

此前,中美在几天之内关闭了两处总领事馆,美国近期对中国南海、新疆问题、港区国安法等问题密集发表对抗言论,双方的外交冲突升级到罕见的程度。这样的情势下,蓬佩奥的这番讲话更令外界对中美关系的未来感到担忧。

中美“新冷战”在舆论中已经不再是一种预测和说法,而是世界面对的一种现实。关于“新冷战”究竟会是什么样子,中国又如何应对这种发难,讨论甚为热烈。

虽然“新冷战”的说法早已不新鲜,但是中美今天的冲突是否构成了一个冷战的格局,仍待商榷。

中美注定和 “美苏争霸”不同

将中美冲突与冷战相比,最重要的重叠因素仍然是蓬佩奥所渲染的意识形态冲突。如蓬佩奥在23日的演讲中所说,他提议“自由国度”组成一个新的民主联盟,并呼吁中国人民加入国际社会改变中国政府行为的行列。

一段时间以来,蓬佩奥逐渐在对华表态时,把对象称为“中共”而不是“中国”,并且在提及中国领导人的头衔时,有意强调“中共总书记”而不是“中国国家主席”的头衔,都是他突出意识形态对抗的考量。

然而,即便是西方的学界和舆论界,也并不认为意识形态的矛盾在中美冲突之中,能够达到像冷战时期一样的号召力。

比如美国《纽约时报》在7月30日的观点文章中指出,用冷战的旧观念无法阐明现有的中美关系,而中美双方本身在经济、金融、教育等等领域建立的联系,比美国与苏联曾有所的联系紧密太多。冷战时期美、苏对两国之间 “相互保证毁灭”的定位,在中美关系中是完全不适用的。

2020年7月27日上午10时,按照中方要求,美国驻成都总领馆闭馆。中方主管部门随后从正门进入,实行接管。(AP)

从现实中来看,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打压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科技企业,中美“脱钩”论兴起,美国甚至在人员往来、留学生和学者交流层面设置障碍,加强对香港、台湾、南海等问题的干预,这些“牌”在过去几年轮番出现,但是最终收效甚微,更没能如美国所愿一般“改变中国政府的行为”。

实际上,过去几年的中美政治已经说明,虽然中美冲突已经成为国际政治的主题,但其冲突的模式和烈度,都会和冷战形成很大的反差。当前美国的对华战略还太过模糊,在大选背景下更有太强的国内政治意味,仅仅用曾经的意识形态旗帜,难以让美国达到遏制中国的目的。

缺乏战略 更缺乏“伙伴”

7月30日,蓬佩奥在国会听证会上,面对中国政策问题,坚持向议员们表示“形势正在转变”,称国际社会支持华盛顿的政策,但同时他对支持北京实施涉港国安法的国家数量感到“不安”。

从蓬佩奥的语气,可知他对全球各国对抗中国的共识,也并非真的有信心。这或许是中美冲突和冷战最不同的部分,即中美冲突远远没有成为世界两大阵营之间的较量。

特朗普面临大选的压力,接下来必然会继续打中美关系这张“牌”。(AP)

在外界不断渲染中美“新冷战”的同时,似乎更多人忘记了美苏冷战并非只是两个国家之间的冲突,而是世界因不同的意识形态、政治制度以及军事联盟而形成的两大阵营之间的长期对峙。在冷战时期美国曾提出“杜鲁门主义”“马歇尔计划”“艾森豪威尔主义”,在经济和军事上加强对欧洲乃至世界其他地区的援助,又通过北约(NATO)加剧和苏联之间的军备竞赛。

美国权力在全球的扩张并不来自于“自由世界”的理想,而是伴随着美国国力的提升和对欧洲、拉丁美洲、东南亚以及其他地区的巨大投入产生的。而今天的美国则全然不同。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孤立主义和“退群”行为,背后是美国自身不愿承担作为超级大国诸多责任的现实。不仅如此,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协议、要求北约成员国提高军费、向欧盟和日本威胁关税,这些都在现实层面影响美国的传统盟友的自身利益,导致包括欧盟在内的全球重要玩家都不得不重新考虑美国之于世界的角色。

除英国之外,西方各国对港区国安法以及封杀华为的态度都相对温和,在贸易战以及意识形态对抗方面并没和美国采取一致的行动,这些已经说明了问题。蓬佩奥说,“如果我们能正确地运用联合国、北约、七大工业国(G7)与20国集团所拥有的经济、外交与军事力量,我们足以面对这个(中国的)挑战。”可是试问,一个在疫情下退出世界卫生组织(WHO),动辄批评联合国,在G7峰会上因意见不和提前离场的美国,如何能够真正发挥这些多边组织的作用呢?

更何况,从另一方面来看,中国从没有、也不会将自己摆在如冷战时期的苏联一般,“社会主义阵营”之首的位置。这不仅不符合中国自身发展目标,更不符合中国对自我定位和世界形势的认知。

7月28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和法国外长、英国首席外交大臣通话,其内容仍然是重申多边主义、避免冷战思维,对于中美关系,王毅在声明中强调的两个字是“理性”。中国对中欧关系、中日关系、中国和东盟关系等等重要的外交关系,态度也从不是建立“阵营”,而是在多边主义下的务实合作。

的确,当前中美关系发生的一切,以及美国的对华“宣战”似乎都轰轰烈烈,这场中美冲突也远远没有达到真正的高峰。但是中美冲突是否会演变为全球范围的“新冷战”,还很难说。至少当前,美国不仅缺少对华的战略,更缺少在对华问题上能真正保持行动一致的伙伴。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