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美前助理国务卿:特朗普或临割席潮 美国需巨大改变

撰写:
撰写:

当大选开启100天倒计时,美国依旧深陷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泥潭。大危机之下,社会撕裂、政治极化以及抗疫不力引发的种种矛盾一一浮现。这一切都给在位者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连任前景蒙上了厚重的阴影,也许,就连特朗普本人都已经对连任失去了信心。那么归因于特朗普,足够解释美国当前面临的问题吗?即将到来的大选,会给美国社会带来哪些可能的改变?围绕以上问题,本刊专访了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前主席、美国前助理国务卿、斯坦福大学亚太研究中心冯稼时(Thomas Fingar)博士。

多维:美国的新冠肺炎疫情目前仍然非常严重,日新增感染人数已经突破8万。如果说之前对于这场疫情的讨论,还在天灾的范畴之内,那么目前已经可以称之为“人祸”。一直以来,作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的防疫体系非常先进,为何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却失灵了,在你看来问题出在哪里?

冯稼时:我认为有三个主要原因:第一,美国是联邦体制,联邦政府的主要职能在于处理外交和国防事务,在其他领域的职能较弱,很多权力属于州政府和人民。

也就是说,当出现问题的时候,一般不能完全归咎于联邦政府。在这次疫情中,美国并没有国家级的卫生系统(National Health System)运作,所以大多数时候,问题的解决要依靠有效的领导。

第二,我们并没有在特朗普及其团队治下得到有效领导。新冠肺炎疫情感染者暴增表明,应对这样的危机,需要国家的系统机制和国家的责任。但目前来看,执政者权力范围非常模糊,特朗普没有做到(使国家机器在疫情防控上有效运行)。他的团队更是使得原本存在于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时期的机构和程序解体。总的来说,特朗普政府不但走错了方向,而且没有努力。

第三,特朗普的个人特质,和他的团队选择的竞选手段,使得疫情在某种程度上被政治化了。以上三个因素叠加,造成了当前的困境。

特朗普成为这场疫情中,遭遇指责最多的对象,目前,他已经开始为败选做舆论铺垫。(Reuters)

多维:的确在这次疫情中,有很多批评指向特朗普政府。给人的感觉是,特朗普有些为所欲为,不受控制。

冯稼时:从建国开始,美国的宪法就限制了联邦政府的权力,设计了预防总统权力过大冲破权力制衡的机制。

总体来看,这个系统运行得非常好。国会和法院阻止了特朗普提出的一些没有意义的提案。整个体制是为了限制总统的权力,而不是赋予他更多权力。在一些自然灾害如飓风、地震发生时,这个机制运行得很好、很有效。

而且这个机制弥补了中央高度控制体制的缺失,克服了多样化的大面积领土国家缺乏单一系统的问题。就以上观点,我认为指出失败的具体原因,要比归咎于系统失败容易得多。

多维:外界看来,当前美国内部的政治极化越来越严重,两党的政客将政党利益置于公众利益之上,常常在某些决策上为否定而否定,议题被政治化,成为党争的工具。这是否在某种程度上或某一侧面说明的确存在体制上的问题?

冯稼时:这个月的民调显示,大部分的美国民众对特朗普政府的表现不满意,这种不满最终也导向整个共和党。

但这几年以来,特朗普对共和党基本盘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这就让其他的共和党政客不敢轻易批评特朗普,但如果他们继续与特朗普站在一起,未来是可能会输的,而政客都很讨厌输。

我认为在接下来的选举中,会有很多共和党政客选择与特朗普割席。这种情况会让两党的斗争出现妥协的气氛,这也是我所希望的。当前是美国经济的困难时期,社会不公等问题也浮出水面,再加上疫情影响,整个国家需要做出巨大改变。

而我认为这个改变最终是会发生的。当社会环境很平稳、民众也非常有安全感的时候,人们没有必要过多关注政治话题,许多人的生活大概就是努力工作,或者和家人孩子待在一起。但四年前特朗普上任后让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政治,现如今,特朗普政府的差劲表现在危机中愈发突出,民众的问题意识越来越强,所以很多人开始关注政治,愿意一起解决问题。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的支持率目前大幅领先特朗普,但外界对于他能否成为弥合美国社会的主要力量存疑。(AP )

多维:正如你提到的,民众因为对现状不满,才会关注政治。但在这个过程中,社会撕裂也变得越来越严重,尤其是在这样的选举年。

冯稼时:当公众聚集在一起,就会想要解决问题。比如基础设施、教育、医疗、种族、社会公平以及回馈国际事务等等。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公众要有解决问题的意志。相反,当前社会陷入了一种无力感之中,尽管所有人都希望看到问题得到解决,这个情况如果不改变,我会觉得很惊讶。

多维:特朗普政府在疫情之中总是指责中国,认为是中国造成了美国现在的困境,不仅如此,近期美国还否认中国在南海的主权、禁用华为等等,你是如何分析其背后的动因?在这个时候,美国不是更应该关注解决国内事务吗?

冯稼时:疫情是一个共同问题,特朗普指责中国没有任何意义。中国成为美国大选中的目标并不是第一次,每四年都会发生。

翻看美国竞选中的外交政策工具箱可以看出,外交政策并没有那么重要,民众依旧是根据医疗、教育等国内问题投票。不过,在我看来,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一些批评确实有点夸张。

至于你提到的华为问题,过去一段时间,已经有大量关于中国违反知识产权协议、强制技术转让以及不开放部分市场的讨论。中国很多行为,都为中国创造了一个对其他国家不公平的竞争环境。

大选之后,美国的工商利益集团应该会将自己的诉求告诉政客。在他们眼中,关于贸易和供应链的构建,这是一个商业问题,不希望政治对商业行为造成阻碍。

但他们同样会认为,中国的一些商业行为需要得到纠正,但他们无法解决,需要政府出面。只不过特朗普在解决这个问题上,选择的方式有问题。

至于南海,美国政府的强硬立场是为了表明对国际法的重视。美国对于中国的南海主权声明其实没有太多兴趣,美国并不在意谁拥有这片海域,但美国在乎的是国际法的地位,这也是美国应该持有的立场。在我看来,中国对美国的声明有些反应过度,一些媒体评论也在小题大做。总之,在美国看来,南海问题是小事,但国际法是大事。

本文转自《多维CN》060期(2020年08月刊)封面故事栏目 原标题《美国前助理国务卿:特朗普或临割席潮 美国需巨大改变》。浏览更多月刊文章:【多维CN/TW频道 】

请留意第60期《多维CN》、第57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 【订阅】多维月刊ipad版,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