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新冷战” 阿拉伯世界怎么看

撰写:
撰写:

冷战曾宰制人类历史近半世纪,即便苏联已崩解超过20年,铁幕、对峙、选边等肃杀符码仍在群众的潜意识里盘旋,并在所谓“美利坚盛世”的祥和下,伴随冲突的火光不断窜出。

如今中美冲突加剧,世界皆有所感。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发表“新铁幕演讲”,呼吁世界共讨中共,檄文式的语句不仅带点十字军的既视感,也唤起人们对肃杀年代的集体印象,中美“新冷战”的语句由此在书报与节目上蔓延。其中,中英文媒体的辩论自不待言,使用人口位列世界第四的阿拉伯语,也有不少精彩观点。

2020年7月23日星期四,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加利福尼亚州约巴林达的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演讲。(AP)

从美俄到中美

阿拉伯世界在冷战期间,虽也经历大规模撕裂,却多不是以资本对抗共产的经济话语呈现,而是由以巴等一系列区域冲突为核心,辐射出苏联与美欧间的对立。

在海湾地区,沙特等君主国们藉由军事与部落联盟,建构自身统治正当性,并在外交上倒向西方阵营,早早便选择不以军事手段介入以巴冲突,沙特更允许美国驻军;埃及、叙利亚等社会主义共和国则由强人统治,建立起军事独裁政体,其虽多镇压国内共产党,却仍接受苏联资助,成为其马前卒。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危机便是冷战的体现,持续至今的也门内战则更是冷战遗绪。

而正因苏联过往在中东着墨甚深,早年阿拉伯世界谈及“新冷战”(الحرب الباردة الثانية,al-harb al-baridah al-thania,意为第二次冷战)一词时,其语境多指涉俄国与西方的当代冲突,例如2008年的南奥塞梯战争、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等。2015年起,俄国正式介入叙利亚内战,阿拉伯世界更普遍认为这是美俄之间的新代理战争。

然而2016年特朗普(Donald Trump)上任后,伴随甚嚣尘上的“一带一路殖民论”、2017年萨德入韩事件,阿拉伯人言谈间的“新冷战”主角,已逐渐由美俄改为中美两国。字词内涵的递移,既反映言谈者的认知变化,也铭刻了现实的新发展。

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一度被阿拉伯世界视为新冷战代表事件,图为乌东叛军进行战俘游街之景。(Reuters)

“新冷战”的本质

在近来的中美互动中,阿拉伯媒体们普遍感知到两国的关系震荡。原因之一,便是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后的中美龃龉。

《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自2月以来,便屡有文章探讨中美冷战的进行。2月4日,国际关系学者哈迪德(Mohammed Hussein Abu Hadid)投书《半岛》,文名《新冠之后,世界将走向冷战吗》,当中预见了中美两国不断升级的技术、电子战。哈迪德认为中美间的竞争并非资本与社会主义的冲突,而是东西方两种模式之争,结果若非世界维持原样,便是中国成功改变世界。然而其认为一场疫情尚不至于推翻美国优势,许多阿拉伯精英判断中国此刻已登上国际秩序领导宝座,在其看来则为时尚早。

除《半岛》外,其余阿拉伯媒体也对中美新冷战多有探讨。埃及的《金字塔报》(Al-Ahram)于7月13日刊登《迈向新冷战》一文,内容是记者卡马尔·加巴拉(Kamal Gaballah)对埃及前外交部发言人曼娜·巴霍姆(Manah Bakhoum)的专访,巴霍姆认为中美新冷战正在进行,冲突则体现在新疆议题、香港问题、南海博弈与病毒宣传战上。但巴霍姆指出中美皆会避免军事交火,美国过往在对付叙利亚、伊朗上惯用经济制裁手段,如今也将以经济手段围堵中国。

2019年9月17日,黄之锋在美国华盛顿国会山参加有关香港问题的听证会。某些阿拉伯精英认为香港问题是中美新冷战的体现。(Reuters)

由在英巴勒斯坦人所创办的《阿拉伯圣城报》(Al-Quds Al-Arabi),于7月28日刊登文章《让中国政权更迭是二次冷战的目标》,作者是埃及作家易卜拉欣·瑙瓦尔(Ibrahim Nawwar),其认为美国正在贸易、技术、外交上大力围堵中共,从操弄民粹话语指责中国借“一带一路”输出债务陷阱、将新冠疫情等同于“中国病毒”、到蓬佩奥发表新铁幕演讲,皆是对中国价值与治理体系的新冷战,意在逼迫中共垮台。

瑙瓦尔指出中国可由四方面反制,一是加强内部团结,尤其是新疆与西藏等边疆地区;二是与日、韩、巴基斯坦、东盟等国交好;三是必须加强海上军事投射力,尤其是南海、东海与红海;四是有必要对美采取相应反制措施,例如此次关闭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之举。

伊朗创办的阿拉伯语媒体《阿拉姆新闻网》(Al-Alam News Network),则在8月2日刊登了《中国正以六大战略步骤推翻美元霸权》一文,认为人民币将是新冷战的焦点,并指出中国如今正借亚投行、行动支付、“一带一路”等项目,松动美元的宰制地位。

伊朗因被美国制裁多年,里亚尔贬值严重,黑市盛行,故其格外关注中美冲突中的货币问题。(Reuters)

“新冷战”的真实性

然而,除上述讨论外,也有些阿拉伯精英主张“新冷战”的用法言过其实。

7月28日,《半岛》刊载了约旦评论员马万·萨穆尔(Marwan Samour)的文章《中美是时候开战了吗》,文中提到中美如今日渐交恶,眼下共有四种发展可能,一是爆发核战,二是重回美苏冷战的集团对立,三是美方持续推进对华遏制战略,四是中美彼此克制后达成新平衡。萨穆尔认为,有鉴于全球如今的高度互赖,中美将持续在局面三四间摆荡,如美苏般强烈对峙的冷战不会到来。

总部在埃及的独立媒体《日出报》(Al-Shorouk)则在6月8日刊登了《对中美冷战的痴迷》一文,作者卡塔(Bashir Abdel-Qattah)认为“新冷战”一词更多是特朗普为疏导内政不满而炮制的议题,这股力道在疫情爆发后尤其明显。卡塔也同意中国正在崛起,但中国与苏联毕竟有所不同,对美国构成的威胁也互有差异。

独立新闻网《阿拉伯21》(Arabi 21)也在7月1日刊载匿名评论《这就是为何中国会赢过特朗普?》,文中认为特朗普为求个人胜选,一意孤行夸大中美冲突,这才导致“新冷战”词汇甚嚣尘上,但其毫无节制的举动,最终将损及美国的国家利益,且力道将远比北京巨大。作者指出,美国若真要与中国进行长期战略博弈,其政策势必要有一定纪律性与连贯性,但特朗普显然四处放火,不断消耗美国外交遗产,最后将徒令中国获益。

某些阿拉伯精英认为,中美新冷战是特朗普为选举制造的议题。(Reuters)

由历史视角观之,阿拉伯世界长年深陷战火冲突,原因往往不离列强的介入与摆布,故其对强权互动格外敏锐,也因此更易接受“新冷战”的相关叙事。然而因其对中国仍相对陌生,故在勾勒新冷战图景时,多数精英皆由阿拉伯自身遭遇想象中方,或是以另一个俄国的面貌描绘中国。

在阿拉伯世界多数“新冷战”叙事中,特朗普与美国的邪恶脸谱格外清晰,针对中国的描述则相对机械化,仿佛其仅是大结构下的一员,身负“美国之敌”的头衔,唯有少数精英能突破冷战的二元对立思维,思考中美的多元互动关系。“新冷战”叙事已然在阿拉伯崛起,但中国如何说出与美不同的新故事、跳脱苏联形象窠臼,尚是一条漫漫长路。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