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打压TikTok】搅混水的扎克伯格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企业字节跳动(ByteDance)旗下的抖音国际版TikTok在美面临生死局: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8月6日签署行政令,要求9月20日起,禁止美国个人和实体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进行任何相关交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8月5日宣布政府将扩大所谓“干净5G”范畴,并威胁在美国数字网络中下架包括TikTok、微信在内的“不可信”的中国应用。

特朗普8月3日还在记者会上提出,TikTok未来可能发生的收购交易应上交相当大一笔“佣金”给美国国库。

在特朗普政府不断出手TiTok时,脸书(Facebook)8月5日在美国、德国等50多个国家推出了Instagram Reels,该产品曾被TikTok CEO梅耶尔( Kevin Mayer)在名为《公平竞争与公开透明有利众人》的公告中称为“山寨产品”。

此前,字节跳动8月2日发文称,它始终致力于成为一家全球化公司。“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面临着各种复杂和难以想象的困难,包括紧张的国际政治环境、不同文化的碰撞与冲突、竞争对手Facebook(脸书)的抄袭和抹黑”。字节跳动直接点名脸书“抄袭””抹黑”,公开表明了对其不满的态度。

TikTok在美国的命运堪忧,它不止要应对特朗普政府,还要应对竞争对手脸书等,点击大图浏览:

+2

从大的背景来看,TikTok在美国面临被封杀的境地是因为有中美博弈,之前有中兴、华为等前车之鉴,如今,TikTok是最新一个牺牲品。而脸书在其中扮演了搅混水的角色。 

脸书是全球性的社交产品,多年来一直是全球下载量排名中的佼佼者,不过,Tiktok在全球的异军突起俨然对前者构成了挑战。目前,TikTok的业务涵盖全球150多个市场,它成为全球增长最快、下载量最高的短视频APP之一,尤其是自2019年开始,TikTok的发展可谓神速:2019年全球下载量已经突破15亿次;2020年,因为疫情的催化,TikTok上半年的下载量高达6.26亿,冲到了全球第一的位置。

而美国是TikTok的第二大市场。据Sensor Tower数据显示,TikTok美国市场第一季度的下载量高达1.65亿次。TikTok的相关人员也透露,有1亿美国用户通过TikTok平台娱乐与交流。其中,Tiktok备受青年人的青睐,有数据显示,TikTok 18岁以上用户每月累计浏览时长高达858分钟,单个用户每月看13小时以上。

用户多意味着流量多,流量多意味着广告多,就以脸书为例,其营业收入绝大部分来自广告,2019年,其广告营业收入比占到了98.53%。当TikTok 在欧美市场不断扩展用户时,脸书的市场份额将面临被挤压的境地。更让脸书感到焦虑的是,脸书所开发的类似短视频APP并没有TikTok这般受欢迎。2018年11月,脸书推出了独立短视频产品Lasso,其界面和功能与TikTok相似度很高。但两者的受欢迎程度可以说是有天壤之别:自2019年初以来,TikTok在苹果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下载量超过6亿,Lasso的全球下载量仅42万。

TikTok动了脸书的奶酪,而脸书的短视频产品实力难以比及TikTok,脸书又不能像以往将Instagram和Whatsapp那样将TikTok收入囊中,脸书的焦虑可想而知,留给脸书的一个选择便是政治化TikTok。2019年10月,脸书的创始人扎克伯克(Mark Zuckerberg)在乔治城大学发表演讲时,数次点名攻击TikTok,称其没有像脸书 那样向活动人士和抗议者提供隐私保护及自由服务,而是出于政治目的对相关言论进行审查。同月的国会听证会上,扎克伯格更是说出了,“如果我们慢下来了,那么中国便会赢” (if we don’t, then China will)的话。

扎克伯格曾一度展示自己对中国的友好态度,点击大图浏览:

+4
+3
+2

而在(2020年)7月28日,脸书、苹果、谷歌、亚马逊四家科技巨头齐聚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时,当被问及“是否认为中国窃取了美国技术”, 只有扎克伯格给出了肯定的答复:“这是毫无疑问的”。

“窃取美国技术”“有政治目的”,如果单看这样的言论,这些表态更像是特朗普政府内的对华强硬派,诸如蓬佩奥或者纳瓦罗(Peter Navarro)等人,亦或是国会的反华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克鲁兹(Ted Cruz)等人。但这些话出自扎克伯格之口显然表明了他对中国企业的态度,或者说为了保住脸书的市场,他也开始打中国牌。

对华强硬现在既是华府的主流,也是一种“政治正确”。深处这个大环境之下,美国商界人士同样能感受得到,长期与美国政府打交道的扎克伯格亦是如此。加之特朗普进入选举模式,对华强硬更成为他拉拢选民的一张牌,这些都给脸书以机会,可以借助政府这个国家机器来打压竞争对手。扎克伯格不断炒作中国话题,很容易取得特朗普政府的共鸣。

几年前,扎克伯格努力学习中文、在天安门前慢跑、桌上放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的书等都为他在中国赢得了好感。换个角度来说,他的种种示好动作何尝不是寻求进入中国市场的一场秀?如今,他又站出来抨击中国、抨击中国企业,同样是为了企业的生存,也是一种操作。只是,这种策略究竟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就值得怀疑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