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世厅:TikTok赢在社交输在媒体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经过一段时间的舆论铺垫和政策酝酿,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终于开始对中国企业字节跳动动刀。这是特朗普在大选年打中国牌的最新手段。不过,特朗普一开始暂时放弃了通过行政令或紧急状态法封禁TikTok,而是转向了一个国内可能的“协议”,即微软和字节跳动的收购协议。当然,该协议也受到美国外投委员会的监督,也有可能被推翻。在现在至大选投票日这有限的时间内,特朗普究竟如何利用TikTok助力中国牌、如何平衡左右两翼对华强硬诉求,以及如何应对中国可能的反制,都将是外界关注的焦点。

本组议题从此次字节跳动被调查、部分封禁到如今被白宫重点关注整个过程分析它被调查的原因,包括不同政治、商业势力的角力,中美博弈的大环境大趋势,以及字节跳动可能的应对策略和中美两国不同的舆论反映。这是议题的第七篇。

美国封杀TikTok(抖音国际版)事件持续发酵,特朗普的立场经历了从直接封禁到允许微软收购的转变,最新的姿态是特朗普8月3日表示,美国政府应该得到TikTok美国业务销售价格的“很大一部分”,并警告称,如果TikTok未售出,他将于9月15日禁止TikTok在美国运营。

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在8月3日回应了TikTok美国业务面临被CFIUS(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强制要求出售的问题,称考虑到当前的大环境,“我们也必须面对CFIUS的决定和美国总统的行政命令,同时不放弃探索任何可能”。”TikTok相关负责人在回应TikTok在伦敦设立总部的相关新闻时说:“我们的确在探讨在美国之外设立TikTok总部的可能性。”

选举是特朗普最关心的事情,他的一切活动以选举为指挥棒来安排。

特朗普政府行事的由头是TikTok有中国背景,危害美国国家安全。中国舆论认为TikTok事件是美国经济强权的象征,是美国政府和联合美国企业的一次巧取豪夺,是对中国企业的打压和封杀。国际舆论也大多认为此事是中美结构性矛盾的产物。

特朗普的选举策略

在观察人士看来,特朗普政府对TikTok出手,并威胁对更多的中国软件公司采取行动,有中美结构性矛盾的因素,同时也有美国选举的因素。一方面特朗普寄希望利用反华情绪赢得支持,另一方面TikTok已经是美国年轻人的聚集地。TikTok在美国已被下载超1.65亿次,在美国每月有6,500万-8,000万活跃用户分享视频。

有美国调查数据显示,TikTok18岁以上用户每月累计浏览时长高达858分钟,意味着单个用户每月看13小时以上。Tik Tok正快速取代Facebook及旗下社交产品,成为Z世代活动家和有政治思想的美国年轻人的信息和组织中心,它的传播速度和广度远远超过其他应用。这对选举的影响是深远的。

2016年特朗普能够当选总统靠的是中老年选民的支持。根据当年CNN在投票站前对选民进行的抽样调查,特朗普在选民人数最多的50至64岁年龄段中,支持率高达53%,远远超出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的44%。而在年轻选民中,情况则恰恰相反,18至24岁选民中,希拉里的支持率达55%,而特朗普的支持率只有33%。

年轻选民将是决定2020年大选结果的关键。塔夫斯大学的研究显示,自特朗普当选以来,青年激进主义和选民投票率大幅上升。研究还显示,青年投票在让民主党在2018年中期选举大胜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美国年轻人的投票率可能会上升,这部分人的投票热情对于特朗普选情的影响不能忽视。

年轻人已经开始显现对选举的影响。此前6月20日,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马州举行竞选集会,被一个只有几十万粉丝的TikTok博主号召几万网友故意去申请现场名额然后集体不出现,严重扰乱了特朗普的竞选活动。

特朗普对TikTok出手是希望避免出现选举期间的不可控局面。从放言关闭到允许收购,是特朗普在妥协。特朗普深知TikTok背后是美国各路财团投资人的利益,一关了之并不现实。退而求其次的允许收购,既能捍卫美国企业的利益,也能收获对华强硬的政治红利。

扎克伯格如何从“小粉红”变成了“中国黑”,点大图浏览:

+3
+2

意识形态斗争

TikTok在美国的遭遇看似是中美两国的斗争,是美国大选的副产品。本质上这种封杀迟早都会到来,只是早晚而已,只是赶上了被特朗普发挥利用。TikTok是社交媒体,是短视频类的社交媒体,和Twitter、Facebook这样的以图文为主要表现形式的社交媒体本质是一致的,除了更加突出的社交属性,另一个核心属性是媒体或者媒介。

德国哲学家、社会学家赫伯特·马尔库塞(Herbert Marcuse)曾驳斥“信息和娱乐媒介”论:“人们真地能将作为信息和娱乐工具的大众媒介同作为操纵和灌输力量的大众媒介区别开来吗”?必须记住,大众媒介乍看是一种传播信息和提供娱乐的工具,但实质上不发挥思想引导、政治控制等功能的大众媒介在现代社会是不存在的。大众媒介即使作为传播信息和娱乐群众的过程,它也是国家权力对群众进行灌输和操纵的过程。说到底,大众媒介是国家的“话筒”,是权力的工具,它的运作过程是受国家控制与操纵的。”

大众传播从广播、电视、报纸时代发展到了互联网时代,社交媒体的发展正在改变信息传播格局,却并没有改变国家机器对信息的控制。世界各国和地区早就加强了对社交媒体的监管和控制,包括美国。

微软公司正在进行收购TikTok的谈判,微软在中国一直有良好的形象。图为2018年1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韩在北京会见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 新华社)

奥巴马(Barack Obama)在任期间,美国国土安全部设立“社交网络监控中心”,专门监控Twitter、Facebook等社交媒体信息。2017年3月,欧洲消费者保护部门要求Facebook、谷歌母公司Alphabet和Twitter等美国社交媒体修改各自的服务条款,否则将面临罚金处罚。欧盟委员会于2011年和2018年分别发布了《欧盟更安全的社交网络原则》《反对虚假信息行为准则》 。《行为准则》要求Facebook、Twitter、Google在欧盟委员会大选前每个月进行评估并提交评估报告。

TikTok虽然极力规避政治话题,并强化娱乐属性,但归根结底它是传播信息的媒介,是一个现象级的传播媒介。这样体量的传播媒介当然会令监管者不寒而栗。

21世纪以来,与“和平演变”一脉相承的“颜色革命”,犹如浪潮一般席卷全球,社交媒体在其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伊朗“绿色革命”因其对Twitter工具的高度依赖,又被媒体称为“推特革命”,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因维基解密网站曝光信息成为引爆点,又被命名为“维基革命”。社交媒体不带政治属性,但是其传递的信息是否带有政治属性未可知。

舆论阵地的斗争是最具有意识形态色彩的。任何国家都不允许这一领域有不可控、不确定因素存在。Twitter、Facebook没有进入的国家比如朝鲜、伊朗,在意识形态层面同美国高度对立。或多或少都有意识形态斗争的考量存在。TikTok极力迎合美国规则却并不能消除中美在政治层面的天然不信任,后者成为压垮TikTok的最后一根稻草。

美国对TikTok出手,与其说是中美斗争,不如说是意识形态斗争。TikTok如果来自俄罗斯,结局同样会是如此。如果时间拉回10年前中美矛盾没有大爆发的时候,TikTok也一样命途多舛。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