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或再度驱逐中国记者 中国应认清反制对象

撰写:
撰写:

中美两国之间持续不断的纷争早已扩散到多个领域。而这几日的一些消息与风声,也似乎正酝酿另一场冲突。

8月3日,中国媒体《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其微博和Twitter账户表示,美国在此前缩短中国驻美记者的签证时限之后,“很可能通过不予签证延期”的方式,导致更多中国记者不得不离开美国。倘若胡锡进该消息属实,那么这也将会是中美两国早前“媒体战”的延续。

胡锡进于8月3日及4日在微博个人账号发布相关信息。(微博@胡锡进)

中美近月以来的“媒体战”

今年2月3日,美媒《华尔街日报》刊发美国巴德学院教授米德(Walter Mead)所撰写的评论文章《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其文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唯独因其标题敏感的历史含义,从而引起中国社会的极大愤慨。在中国官方要求《华尔街日报》道歉未果之后,中国外交部在2月19日的例行记者发布会上宣布,即日起吊销《华尔街日报》三名驻京记者的记者证。

不过,此举被美国政府视为中国打压美国记者的举措。对此,美国国务院2月18日(当地时间)宣布,将新华通讯社、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中国日报》、以及《人民日报》的在美机构认定为“外国使团”。按照“外国使团”的定义,这五家机构在美国不再被视作独立媒体,而是被视作中国政府的一部分。3月2日,美国国务院再宣布于3月13日起将上述5家机构驻美中国籍雇员人数上限由160人减至100人。

待得3月18日,中国又采取进一步反击,宣布驱逐《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及《华盛顿邮报》年底前记者证到期的美籍记者,且今后不得在中港澳从事新闻工作。

近几个月来,中美两国在媒体记者、Tiktok以及华为等众多问题上发生冲突,因此被称为两国间的“新冷战”。图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Getty)

5月8日,美国国土安全部又宣布,在非美国的新闻媒体中工作的中国记者的工作签证将被限制在90天,虽然可以申请延期,但延期后的期限也只有90天。

到了6月,美国国务院再次宣布,将包括《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在内的另外4间媒体也纳入“外国使团”之列。

考虑到这种趋势,胡锡进其言或许并非空穴来风,两国近几日或将再度爆发围绕媒体记者的纷争。考虑到特朗普政府如今大选当头,且近来频频展开对华攻势,这就更令胡锡进所言的可能性加大。

然而,必须指出的是,胡锡进的后续表态却是值得商榷的,也即“据我了解,鉴于美方至今拒绝给中国记者续签,中方做好了从美国被迫撤出全部记者的最坏准备,并将猛烈报复”。对中国而言,对美国驻华记者以及媒体进行反制,无论从外交姿态还是实际效果,都不是合适或明智的策略。

2017年11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习近平的陪同下,在北京参加为他举办的欢迎仪式。(Getty)

“反制性驱逐”既不合适,亦不明智

美国政府在向驻美中国媒体的设限时,其依据都是把这些中国媒体视为外交使团来进行约束。在6月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中,美国国务院助理秘书长David Stilwell就向记者指出,“(将《人民日报》等媒体也纳入外国使团的)决定并不是以减少或者限制外国媒体的新闻活动为目的。与此前(采取的措施情况)类似,这四个机关并非新闻媒体,而是宣传工具。”

换句话说,美国此举所针对的并不是中国记者或中国新闻媒体,而是中国政府。既然如此,那么中方反制《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这些美国媒体就不合道理。

被美国列为外国使团的中国媒体皆为官媒,即便是拥有一定编采自主权的“市场化媒体”《环球时报》也是隶属于人民日报社的官办媒体。反观《纽时》、《华尔街日报》等媒体则并非国有,无法代表美国政府。若要反制,似乎也应该以美国驻华使团为对象,譬如缩减美国驻华外交使团规模。

中国官方倘若真如胡锡进所述,要对美国驻华记者采取反制性驱逐,那么上述原因便是其“不合适”的原因。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中国宣布驱逐《华盛顿邮报》的三名记者后,表示希望中国能够重新考虑这个“不幸的”决定。(Getty)

当然,中国此举亦有其外交考量。中国不认可美国对上述中国媒体“外国使团”的定义,而是将美国的做法视为对“中国媒体”的限制,从而也限制“美国媒体”。不过要知道的是,从美国乃至国际观众的视角而言,人们未必会接受这种论述。更何况,对美国这些私有媒体的“反制”,或许反而会进一步引发外媒对中国的敌意,加深对中国政府缺乏透明度、打击新闻自由的骂名,而并没有对白宫产生任何形式的损害。

另一方面,尽管这几间新闻机构对中国的报道常常带有批评性,但它们也常常在国内与国际事务上与特朗普政府立场相左。某种程度上,这些媒体本来或许还会批评特朗普无端限制中国驻美媒体,但若是中国采取“反制”,那反而还会将这些美国媒体推到中国的对立面。

更何况,中国也会失去对外的重要窗口。对于远在美国的中国观察者而言,了解中国需要客观、独立的视角,需要美国民众、学者和决策者信赖的有说服力的声音,而这不是新华社、CGTN所能提供的。中国既要尽量能自发讲好“中国故事”,也要尽量让美国媒体看到大部分中国民众所看到的、所认可的中国。

疫情危机爆发后,特朗普政府一直将新冠病毒称为“武汉病毒”,将疫情归罪于中国。此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曾回击称病毒可能是从美国带入中国的。(Getty)

从这持续了近5个月的回合战来看,美国显然没有终止这场与中国的媒体战的意思。对特朗普个人以及美国政府而言,这是在疫情造成的危机之下转移民众对于国内事务的注意力、将问题归咎于外人的有效策略,采取积极的反华政策,某种程度上是有利于11月的美国大选的。但中国此时陷入这场一来一回的对峙中,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美国临近大选,特朗普愈发以“中国牌”为竞选手段。对此,中国必须要予以反制,保护自身利益。但是在此过程中,也要区分好反制的对象,考虑好自己所采取的“反制措施”在国际观众眼中形成的感观。

美国人常言“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当他们行径低劣,我们更要高尚回应),中国古语尝言“以德报德,以直报怨”。面对一个愈发焦虑、不择手段的白宫,中国要做的,并非以同样低劣的方式予以反制。而是认清对手,包括对美国驻华使团予以反制,并善待美国驻华记者,把控此时两国之间的紧张关系,乃至树立自己有别于白宫的大国形象。

推荐文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