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间中俄并非易事 克里姆林宫在中美对抗中的微妙角色

撰写:
撰写:

随着中美对抗逐渐进入白热化阶段,很多学者开始研究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在中美对抗中所扮演的角色。俄罗斯在经历了20世纪的历史巨变后,在21世纪重新开始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获得影响力。在普京眼中,国际环境向来遵循弱肉强食的残酷竞争法则,他深信托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的现实主义理论,认为国际社会是一个无序且充满敌意的地方,所以强硬的军事实力才能让国家拥有国际主导权。但是俄国19世纪那种弱肉强食的大国外交逻辑早已不适用于当今的国际环境,俄罗斯的实力已经无法在“一超多强”的多极世界里独自承担“一极”。同时也无法像拿破仑(Napoléon Bonaparte)帝国瓦解后,俄国与奥地利,普鲁士一起建立起神圣同盟(Holly Alliance)来制裁任意国家。

俄罗斯帝国沙皇亚历山大二世(Alexander II of Russia )1855年-1881年在位。(Getty)

俄罗斯前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ey Lavrov)很好的解释了现代俄罗斯在世界政治中的作用:“俄罗斯会继续在国际事务中扮演权力平衡的角色。”的确,俄罗斯的外交政策与世界的稳定密切相关,不仅仅是在中美抗衡中。因为其强大的军事力量,俄罗斯可以在叙利亚,东欧,以及中东地区保持活跃,让其他强权国家认识到不能随意霸凌弱国。俄罗斯在中东的存在是正面和积极的,所以从理论上看,崛起国中国和霸权国美国都需要俄罗斯来制衡对方。

在大部分中国和俄罗斯民众的观念里,因为中俄的地理位置相近,近代历史上苏联专家曾大力扶持过新中国的建设等原因,所以认为中俄关系要好于中美和俄美关系。但在国际关系中,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中美建交就发生在中苏交恶,美苏冷战的微妙历史时期内,而美国前总统尼克松(Richard Nixon)也曾承认与中国建交是希望中美关系能好于美苏关系,让苏联在这个三角关系中处于最不利的一方。所以俄罗斯在中美对抗中究竟会扮演何种角色,仍然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北京和莫斯科对本国在国际社会中应有的地位有着不同的看法,但是他们都理解双方只有靠合作才能一起制衡美国。莫斯科认为西方已经进入长期的衰退中,同时权力的中心将渐渐向中国倾斜。尽管中俄双方各自保持自主决断,无法像西方联盟一样在战略层面上达成一致,但是因为共同的战略安全利益可以让中俄暂时搁置其他领域的分歧。特别是普京当政以来,中俄关系得到了巨大的进展: 在数十年的分歧后,于2005年划定了4300公里的边境线;在联合国安理会合作解决国际争端;俄罗斯支持华为在俄建设5G网络等。尽管中俄双方一再重申两国有着“特殊性质的伙伴关系”,但也有学者认为,中俄关系不如双方领导人表现出得那么紧密。比如,中国所倡导的“一带一路”穿过了欧亚内陆俄罗斯的传统势力范围,俄罗斯对此显然有所提防。至于中俄能保持多久的友好关系,仍然是未知数。俄罗斯的远东地区一直受到人口减少的影响,而来自中国的移民和贸易商越来越多的出现在远东地区。鉴于中国持续增长的能源需求和地缘政治的野心,中国很有可能在未来成为俄罗斯的竞争对手。

而美国的官员学者则建议政府寻找中俄关系中的分歧,并加以利用。美国前五角大楼官员柯伯吉(Elbridge Colby)则建议美国总统不要刺激俄罗斯,以便让中国和俄罗斯保持距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chael Pompeo)在被《金融时报》采访时也认为美国有机会联合俄罗斯对抗中国。布鲁斯金研究院(Brookings Institution)的巴夫(Pavel Baev)也曾分析习近平治下的中国与普京时代的俄罗斯有着不兼容性,他建议美国应该把目标放在寻找中俄关系中的裂缝。

普京与特朗普于2018年7月16日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会晤。(视觉中国)

但是离间中俄并非易事,俄罗斯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Dimitry Peskov)称俄罗斯不会加入针对其他国家的联盟,他还强调俄罗斯长期秉持“发展睦邻友好和互利互惠的关系”。美国也有官员认为离间中俄关系是不切实际的,美国前情报官员鲁莫(Eugene Rumer)警告华盛顿最好不要轻易利用中俄间的分歧。因为美国历届政府同时对中俄采取敌对的做法,使得中俄的关系进一步加强,令美国处于三角关系中最不利的地位。同时,北京和莫斯科一样,对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存在以及在中亚地区推进自由主义民主感到不舒服。中俄领导人都希望中亚保持现有的政治秩序。

其实美俄关系在本世纪初曾保持过一段良好的关系,在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普京加入了小布什(George W. Bush)的反恐行动,向美国提供情报帮助消灭阿富汗的塔利班组织,并支持美国在中亚建立军事基地。但是美国仍然持续不断地批评俄罗斯的车臣战争。小布什政府还单方面退出反弹道导弹条约,绕过联合国安理会(俄罗斯拥有一票否决权的地方)发动了伊拉克战争,并将北约扩大到了波罗的海国家。所有的这些行为都无疑严重损害了美俄关系。美俄的国家利益在很多地区都矛盾重重,包括叙利亚,乌克兰,克里米亚,波罗的海地区安全,科索沃独立,导弹防御,对伊朗的制裁,以及北约的扩张。仅有的可以合作的领域如核不扩散和反恐都没有把美俄关系领向一个积极的方向。美国仅仅想在需要俄罗斯的时候才借助普京的力量,更多的时候是不征求克里姆林宫的同意直接行动。尽管俄罗斯的外交政策在普京的统治下逐渐独立自主,不再像苏联刚解体时叶利钦总统(Boris Yeltsin)一样被西方牵着鼻子走,但是俄罗斯的外交政策在国际社会上还是会受到美国的限制。因此普京在演讲中提到美国的时候措辞通常都是对抗性的,普京经常单方面指责美国引发军备竞赛。在普京的统治下,俄罗斯变得更加民族主义。所以俄罗斯在中美对抗中没有理由选择支持美国。

至少在目前看来,对于中俄两国来说,联合抗衡美国是一个明智的做法。毕竟俄罗斯独特的亚欧身份在近400年内并没有为俄换来对西方的归属感,反而是与中国的交往中收获了最大的利益。而秉持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只要美国的打压一直存在,中俄的紧密伙伴关系就会维持下去。但是国与国的关系从来不是非黑即白的简单逻辑,俄罗斯即使选择与中国一起抗衡美国,更多的时候也还是精神层面上的支持,未必能提供太多实际的帮助。毕竟俄罗斯如果想要恢复苏联时期经济强国的地位还需时日,如果俄罗斯不能加快国内经济建设,也将面临在国际政治中被边缘化的危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