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非童兵深陷战乱 新冠疫情铺就逃离之路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新冠疫情带着病痛和死亡席卷全球时,在位于非洲腹地的中非共和国,一群孩子却因祸得福,看到了原本没有尽头的军队生活的终结。今年3月,疫情来到这个常年陷于战事之中的国家后,这群本来在武装团体中当童兵的孩子开始变得前所未有的忙碌。

受到中非常年的内战波及,近十年至二十年以来,大量未满18岁的儿童和少年——无论男孩或女孩——被当地的武装团体招募,有的出于自愿,有的则是在胁迫之下,不得已成为童兵。

然而如今,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开始了截然不同的生活——卸下肩上与身高不成比例的自制来福枪,放下手中的弯刀,组成一支支全新的队伍到需要他们的地方去挖掘水井、建造取水点。

来自联合国儿童保护基金会(UNICEF)的卫生专家Olivier Sieyadji指出:“为人们提供水源是抗击新冠疫情的必要工作,人们必须有水来洗手。”疫情之下,这群前童兵被频繁地派往抗疫的一线,为人们带去干净可用的水源。

当地的非政府组织为了帮助这些前童兵走出战争的阴影、重新融入正常的社会生活,在疫情开始的几年前 便展开了这些钻井的项目,既解决许多地区严重的缺水问题,也为这些在冲突和暴力中长大的孩子们提供一条逃离战事、重返社会之路。而疫情的出现让这些工程的需求增加,给童兵带来了更多机遇。

根据UNICEF的数据,2014年,中非共和国每天至少有一名儿童被杀害或致残,总共有接近10,000儿童被武装组织招募。(Getty)

事实上,童兵并不是中非独有的社会问题。同样在非洲的南苏丹、刚果共和国以及中东许多的许多国家,持续的冲突和战乱让这些国家的儿童也陷于战事,而且随着冲突的加剧,沦为童兵的孩子在近些年急剧增长。根据伦敦的一间非政府组织童兵国际协会(Child Soldiers International)2019年发布的报告,世界各地已经查证的童兵数量在2012到2017年间增长了一倍以上,虽然童兵的总数实际有多少无法查实,但数字很有可能在几十万人左右。这些儿童在军队中或被用作士兵、在前线战斗,或被派做间谍,又或者被命令参与抢劫,甚至还有儿童被当做性奴隶。

根据国际慈善机构SOS儿童村的数据,中非共和国的未成年人构成了整个国家大部分的人口,有接近一半的人口在14岁年龄线以下。而战争加上爱滋病的泛滥,使得37万儿童成为孤儿、没有父母的照料。这让中非的未成年人在战争的影响之下无比的脆弱。

在这样的处境中,在当地长期支援的NGO的介入变得至关重要。

带来水和希望的“WASH”计划

UNICEF驻中非的首席儿童保护专家 Zihalirwa Nalwage称:“那些参与(职业)培训、有工作、有收入来源 的前童兵更不容易被招募(到武装团体中)。因而,我们提供的不仅仅提供社会融合方面的支援,还会组织其他一些活动,比如技能方面(的培训)。”

来自老挝的专家正在向学员讲解人工钻井法。(UNICEF)

于是,WASH项目(Water, Sanitation and Hygiene的缩写,意为水,环境及个人卫生)应运而生。UNICEF从老挝引入在当地运用了几十年的一种成本低、效率高的人工挖井法,每一个井眼的施工成本仅为传统机械钻井法的二十分之一,还避免了机械运输困难及过程中的安全隐患。

这些前童兵于是跟随着来自老挝的专家,学习使用这种方法钻取净水。Sieyadji 表示:“当出现紧急的需要、必须快速行动时,这种技术就非常有用。”疫情开始后,掌握了这项技术的前童兵们便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这个位于赤道附近的国家虽然有着丰盈的雨水以及地下水资源,但由于多年的冲突和政局的紊乱,许多取水设施被损坏以至于完全无法使用。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整个中非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民众能够获得清洁的水资源。Sieyadji称,不少居民要走长达3公里的路,才能到达附近的河流或者取水点,而在人员较为密集的地方,居民可能要排1个小时的队才能接到水。

疫情的开始,让建造新取水点的工程更加紧迫。3月14日,中非境内出现第一宗新冠肺炎确诊个案;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截止8月5日,中非已经有4,618宗确诊案例。疫情之中,新建的取水点不仅给更多居民带来清洁水源,还对防止取水点人员聚集、促进保持社交距离至关重要。

图为中非共和国内一个镇子上的取水点。(UNICEF/CAR)

Sieyadji 说,“疫情开始前,我们本来只计划了建造10个新的取水点,但疫情的到来让这个数字增加到了30。”

于是,在抗击疫情的前线,50多名前童兵以及其他弱势青年以8个人为一组,被调动到全国的各个需要水的村庄和城镇展开钻井工作。

从童兵到钻井队

在这些穿着橘黄色的制服和水靴、戴着头盔的年轻人之中,Rosina(化名)是为数不多的女孩。曾帮忙建成50个取水点的她如今早已轻车熟路,成为了钻井队的队长。每到开工的日子,Rosina就带着她的挖井小队,早上6点钟便来到集合点。她说,“这份工作非常非常辛苦,因为所有的工作都是徒手完成的,从早上6点一直工作到下午5点半。”

但辛苦的劳作也带来了回报。疫情开始后,这些钻井小队一共在各地建立了30个取水点,按照每一个这样的取水点可以为500人带去清洁水源计算,这些取水点共惠及15,000人。

与此同时,这份工作也给Rosina带来了莫大的成就感。她说,她像周围的男人一样刻苦工作,成为了钻井队的队长。由于钻井工程的艰辛,最早跟她一起接受培训的童兵当中,只有她一个女孩坚持了下来,身边许多年轻女孩都很羡慕她。她说:“这份工作给了我(生活的)价值和尊严。”

年轻的学员在首都班吉市内一个居民区里钻水井。(UNICEFCAR)

如今,在这个带着几名队员努力工作着的年轻女孩身上,已经看不到四年以前,在武装部队中的那个Rosina的身影。2015年,Rosina趁着假期到外公外婆家探望期间遭到武装部队的袭击,只有她一个人活了下来。武装团体随后把Rosina也带走了。在部队的日子里,她每天和其他童兵一起到街上对做生意的小贩进行敲诈和抢劫。Rosina回忆说:“那不是什么好生活。”

持续的冲突与谈判

Rosina身上的悲剧源于共和国2012年爆发的内战。尽管从20世纪60年代中非赢得独立起,冲突和暴力就在这个钻石和金矿资源丰富的国家层出不穷,但近十年内的这场动荡引发了多年以来最严峻的人道主义危机。

2012年12月,主要由3个穆斯林反叛军事团体组成的叛军联盟Seleka指责当时的总统François Bozizé,以其没有遵守2007年政府与几个反叛组织签订的和平协议为由,发动政变。两个星期的时间里,Seleka占领了中非的多个城市,包括位于中部的一个关键矿业中心布里亚(Bria)。第二年3月,Seleka攻下了中非的首都班吉(Bangui),取得军事政变的胜利。而十年前同样靠发动政成为总统的Bozizé出逃了。

然而,叛军联盟Seleka以及随后成立的敌对联盟——主要由基督教武装团体组成的Anti-balaka,都没能给中非带来稳定的局势,联盟的内部争端、以及国内大大小小的武装团体和政府之间的冲突使中非共和国陷入了更加激烈的内战。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数据显示,自从2012年底冲突进一步激化后,在这个总人口不到600万的国家,已经有60万左右的国民流亡到邻近的国家,另外还有60万人口在国内流离失所 。

2007年12月,一名男子在中非被叛军占领的北部城市戈尔迪勒焚烧农地。(Getty)

冲突的激化使得各武装团体招揽战斗力的需求增加,这也使得保护未成年人、防止他们成为童兵异常困难。在中非,绝大多数童兵在加入武装部队时年龄都介乎15至17岁之间,但最年幼的仅有11岁。

2017年,在UNICEF主导下,与武装团体间的谈判最终让3000多名儿童得以被释放。

重回家园

然而,当这些前童兵回到他们的家庭和社区,迎接他们的未必是温暖的拥抱。Nalwage说:“社会污名常常(给前童兵重新融入社会)造成问题。”为了帮助前童兵被社区和家庭所接纳,UNICEF会跟社区里的领导者、宗教领袖等在当地有影响力的人物建立合作关系,帮助他们更好的认识和了解童兵的问题,并努力让家庭成员了解到,这些童兵并不是犯罪者,而是受害者,以此试图帮助他们洗脱这种污名,并缓解社区对他们的排拒态度。

然而,即便是这些前童兵的父母,要让他们完全接纳在武装团体中做童兵多年的子女,也是不容易的事情。Nalwage解释称,当一个孩子终于脱离武装团体、回到家,此时站在家门口的人与当初离开家时的那个孩子早已判若两人。

为了更容易控制被招募进组织的童兵,有些部队的指挥官会故意让童兵接触毒品、或犯下其他罪行。(Getty)

“我好像突然变成了家里的陌生人。”——Rosina这样说。她刚回到家时,她的家人不愿意接受她,“他们说我杀了人,不能在跟他们待在一起。”

最初那段时间,Rosina感到很迷茫,直到她开始钻井的工作后,情况才有了起色。“我在外面赚回来的钱让我能够分担每日的家用,渐渐的,家里的人也开始接受我了。”

对于像Rosina一样的前童兵而言,这笔钱不仅仅为他们带来收入和生活的意义,它还是缓和关系、化解抗拒心理的重要途径。

疫情过后?

但疫情带来的钻井队工作不会一直持续下去。至少从目前中非疫情发展的态势来看,病毒已经开始离开这个国家。六月的高峰期过后,单日确诊案例数下滑,截至8月6日,中非的单日确诊数量已经连续13天保持在单位数。但这个好消息却让许多前童兵再次面对充满不确定的未来。

媒体报道称,中非前总统François Bozizé在今年初结束出逃,回到了国内,预计会为12月的总统大选带来更多不确定因素。(路透社)

至于Rosina,她在考虑参加纺织培训课程,以防在失去钻井工作后她会彻底失去收入来源。在武装团体里的时候她不需要担心钱的问题,那时她“总有钱用”。从部队逃离后,不得不面对生计的压力,“有时候,你可能连续6个月都没有工作。”

更重要的是,中非再次爆发冲突的可能也令人担忧。尽管政府去年与14个武装团体签署的停火协议似乎带来了相对的和平和稳定,但随着中非今年12月的总统大选的到来,局势可能再一次陷入动乱,而这很可能让非政府组织在当地为保护儿童、解救童兵做出的努力付之一炬。UNICEF、联合国的和平部队以及其他非政府组织还在与武装团体间进行持续的协商工作。但Nalwage说,“没有人知道未来会将我们引向何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