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世厅:工程师的技术幻想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媒体日前报道称,抖音国际版(TikTok)将最早于8月11日对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提起诉讼,状告美国总统借助行政命令封杀TikTok的做法违背了美国宪法。

此前8月6日特朗普发布行政命令,禁止美国人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以及微信母公司腾讯展开任何交易,行政命令将在45天后生效。

与此前特朗普的言论专门针对TikTok不同,8月6日特朗普的行政命令中包含微信。8月5日蓬佩奥(Mike Pompeo)在政府官网上宣布美国建立“清洁网络”(Clean Network)的五大措施,包括美国国内禁止中国APP。一场轰轰烈烈的封杀运动已经拉开。

事情的起因是特朗普动用政治权力试图达到消费对华强硬进而助选的目的。本质是美国对中国科技企业的打压,和华为事件、贸易战没有任何区别,霸权的大棒如影随形。尽管企业家无法决定政治进程,但是企业家们需要从TikTok事件中吸取教训。

不能一直粗糙

TikTok目前面临内外夹击。其在美国的业务前途未卜。在中国国内,舆论对字节跳动如此迅速对美国妥协颇有不满。这两种困境的原因不同,国外的困境是政治原因,内部困境是缺乏政治敏感,对中国民众的自尊心自信心日盛缺乏判断所致。

2019年3月,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作了一次内部演讲,“粗糙的宏大”和“大力出奇迹”这两个词高频贯穿始终。原话是:“精致的文艺不是浪漫,粗糙的宏大是浪漫,新事物都是粗糙的。”

正如张一鸣认为新事物都是粗糙的,TikTok的出海本身并不是一场精心准备的行动。有不少声音认为为了避免美国找麻烦,TikTok做了所有能做的事情,把服务器放在了美国;把备份放在了新加坡;聘请美国团队管理TikTok;与抖音不互通,不沿用大陆审查标准。

事实上,这样的整改是TikTok遇到挫折连翻被审查之后。2020年6月1日,曾在迪士尼任职的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才正式入职担任TikTok全球首席执行官。2019年11月,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TikTok收购Musical.ly进行调查,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举行了听证会。当时TikTok甚至没有出席听证会。这原本是澄清自己的一个绝佳时机,TikTok却直接选择了无视。

仅仅一个月后,2020年1月五角大楼要求所有的美国军人都必须删除TikTok。2020年3月,美国参议院举行听证会讨论数据安全问题,要求禁止政府人员使用TikTok;2020年3月,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公开发布,要求该机构员工停止向TikTok发送宣传内容。

TikTok并不完美,非常粗糙是有目共睹的。2018年7月,因违反少儿内容及宗教内容,TikTok在印尼下线;2019年2月,TikTok因违反美国《儿童隐私法》被处于570万美元的罚款;2019年4月,TikTok在印度因儿童色情被迫下架,当年7月恢复上架后,印度要求字节跳动修建1亿美元的数据中心;2019年7月,TikTok在英国接受调查,涉嫌提供“完全开放”的信息,有可能导致儿童用户看到不良内容。也许拒绝出席美国听证会只是粗糙过程中的一个点,但足以说明TikTok没有认识到问题的重要性。

字节跳动旗下产品今日头条系产品在中国国内的粗糙有目共睹。过去数年,中国官方对其多番整治。问题和TikTok在海外违反青少年保护令以及出现不良内容如出一辙。比如早在2017年1月,中国北京市网信办曾约谈今日头条,对该网在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中存在的违法违规情形提出严肃批评,并责令其整改。2018年4月,中国国家广播电视总以导向不正、格调低俗等突出问题为由责令 今日头条永久关停 “内涵段子”客户端软件及公众号,并要求该公司举一反三,全面清理类似视听节目产品。2018年,抖音上打色情擦边球、低俗、虐宠等内容屡见不鲜。随后今日头条发布致歉声明,表示未认真审核第三方提供的关键词包,发生严重疏漏,推广团队总经理和项目负责人已作停职处理。

一时的粗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从国内到国外,一直粗糙、一直打法律和社会道德的擦边球,显然是不行,最起码这说明TikTok存在侥幸心理,对自己所走的每一步不够细致。

2015年10月张一鸣曾在一场活动上同中国总理李克强握手。(中国政府网)

技术是王道?

2013年3月的一次采访中,张一鸣告诉媒体今日头条会登陆海外市场,“我们从去年就开始考虑海外计划。通过前期调研结果来看,是可行的。”

2016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张一鸣表示,全球化将是今日头条2017年的核心战略之一。2017年字节跳动6周年庆之际,张一鸣宣布,公司的新愿景是“全球创作与交流平台”,2018年关键词是“全球化”。

张一鸣曾经在2016年年底接受中国《财经》杂志采访时说过一个关于价值观的问题,“企业和媒体的区别在于:媒体是要有价值观的,它要教育人、输出主张,这个我们不提倡。因为我们不是媒体,我们更关注信息的吞吐量和信息的多元。同时,我们确实不应该介入到(价值观)纷争中去,我也没这个能力”。

张一鸣自认为自己所做的各种平台是脱离 “媒体价值观”的内容聚合平台。字节跳动大航海计划背后是对自由市场的信任,是对自己所做产品不带价值观、仅具有技术色彩的认知。而实际上这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从来没有纯粹的技术。互联网科技霸权不是简单的技术问题,科技进步帮助美国掌握了互联网文化话语霸权,美国不会轻易放手。

字节跳动密集的海外布局涉及新闻、短视频、直播、社交媒体、办公协同、教育等多个品类。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某个APP的问题,而是有中国色彩的产品正逐步向互联网话语权发起冲锋的问题。

社交媒体重在社交,如今已经有着强烈的媒体属性。最起码它是当今世界独一无二的传播信息的媒介。这样的媒介从来都不只是技术的产物。低估了大国斗争的残酷,低估了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存在,对美国市场自由市场的无条件信任是造成今天这一切的根本原因。

+3
+2

在2016年的互联网大会上,张一鸣和美国互联网巨头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Mark Elliot Zuckerberg)都有出席,扎克伯格所做出来的一切都是为了进入中国市场。他过去几年对中国的讨好迎合,以及在美国利用国家安全打压TikTok,显示了一个商人的政治视野与眼光,他绝对不是一个技术控制论者。

2019年美国对华为的打压动作非常密集,华为的备胎计划走进人们的视野。针对美国方面对华为的打压,华为旗下芯片公司海思半导体的总裁何庭波于2019年5月发布一封员工内部信。这封信显示,多年前,海思做出了极限生存的假设,预计有一天,所有美国的先进芯片和技术将不可获得,而华为仍将持续为客户服务。为了这个以为永远不会发生的假设,海思走上了科技史上最为悲壮的长征,为公司的生存打造备胎。

华为对于自身面临的困境非常清醒,对于美国有一天一定会出手打压早有认识。2019年5月任正非在透露,“华为曾经准备用100亿美金把公司卖给美国公司,卖给人家时合同也签订了,所有手续办完了,两个团队买了花衣服,大家穿着花衣服去海滩上比赛跑步、比赛打乒乓球,那个星期美国公司发生变化,新董事长否决了收购,回来讨论还卖不卖?我在我们公司是投降派、妥协派,什么事情都想让一让,少壮派激进派坚决不卖了,我就说十年之后和美国在山头上遭遇,我们肯定拼不过他们刺刀,他们爬南坡时是带着牛肉咖啡爬坡,我们带着干粮爬坡,可能到山上不如人家,我们要有思想准备,就准备了备胎计划。”

当年卖给美国的决策是对中美未来斗争有充分的心理预期的结果。任正非的考量不是简单的芯片技术,华为能够有今天靠的还有战略眼光。

字节跳动轰轰烈烈的出海计划背后有工程师的技术梦想,有资本的盈利驱动。但没有纯粹的政治,也没有单纯的经济,更没有不带有任何属性的企业家。科学没有国界,科学家却有自己的祖国。技术没有国界,技术产品却可以为国所用。

中国企业家在出海过程中可以不成功但不能不成长。在这个纷乱的年代,企业家需要有先知先觉的判断,后知后觉只能被动接受现实,仓促想出对策。愿更多后来者警醒。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