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拜登之外的第三种选择

撰写:
撰写:

随着人工智能(AI)、大数据(Big Data)技术的发展,社交网络能够根据用户的偏好自动推送信息材料,这令脸书(face book)不仅成为人们开展虚拟社交的地方,也日益成为民众获得新闻资讯、形成赛博“部落”、发起社会运动的重要场所。

脸书的这一自动推送技术让民众日益丧失了主动搜寻信息的能力,而是被迫地不断接收自己喜爱的信息。久而久之,“同温层”“信息茧房”现象便开始形成——人们只接收自己偏好的信息,与三观相近、阶层相同的朋友往来互动,这一进程令民众的政治立场变得越来越极化。

与此同时,面对共和党人的不予配合,民主党总统奥巴(Barack Obama)马步履维艰。而在共和党内部,极右的政治势力利用社交网络不断拓展底层核心选民,其与温和派的共和党政治家的立场越来越相左。而在这场共和党内部的政治较量中,最终极右民粹势力占据了上风,而其前台的代言人便是特朗普(Donald Trump)。

与之前的美国领导人不同的是,特朗普并不是通过扩大选民基础、弥合分歧来实现自己的竞选目标,而是通过发展自己的核心选民群体——白人群体,尤其是那些被遗忘的中西部“锈带地区”的白人选民来赢得选举。

“特朗普旋风”的刮起令美国的建制派始料未及,也令东西海岸的精英们深感意外。特朗普利用推特(Twitter)直接发表自己的政治观点,令其与自己的核心选民直接互动,掀起巨大的社会波澜。

最终2016年11月,经过激烈的角逐,特朗普当选为第45任美国总统。

成为总统的特朗普并没有去弥合各种分歧,而是使美国内部各阶层、各族群继续撕裂,面对族裔问题他显示出种族主义的倾向,针对国际贸易问题他发动了“贸易战”,在国际上推出孤立主义、保护主义的“美国优先”政策。在他的治下,美国社会形成了巨大的鸿沟,愤怒、不满在底层人中蔓延,焦虑、不安在上层人中传播,中产阶层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不同族裔、不同性别的人们之间的隔膜正不断加大,如同影片《小丑》中所描述的那样,阶层的暴动正在寻找机会,伺机爆发……

2020年,全球的人们都经历了新冠疫情的严峻考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大封锁”引发了“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的经济衰退,美国失业人口短期内达到上个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的最高水平。

在这一背景下,美国警察的暴力执法事件引起了大规模的种族游行,尽管过去也有过类似事件的爆发,比如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被暗杀以及2014年奥巴马执政时期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被白人警察射杀的事件,都引起了大规模的骚乱,其中2014年的弗格森事件,是引起Black lives matter这一社会抗议运动的直接导火索,但这次的抗议活动发展成暴力事件令人们联想到60年代的黑豹党暴力抗议活动。

然而当下的美国与1960年代的彼时有着许多的不同,族群撕裂问题的背后是分裂现状的现实体现——白人与其它族裔人群之间的社会隔膜,共和党与民主党之间的党派政治极化,保守派与自由派之间的激烈对抗,大众与精英之间的尖锐矛盾、东西海岸的大都市区与中西、南部“锈带地区”“大农村地区”的实际区隔。

族裔撕裂的背后不仅是对当下经济严重萧条的直接回应,更是对长年以来“文化战争”、政治极化、阶层分化所造成的隔阂的剧烈反弹。

几个月之后的美国大选可能会再次折射当下美国社会的严重撕裂问题,要求变革的呼声还会越来越高涨。美国人民或许不再相信会有一个强人能力挽狂澜,而是意识到要用他们手上的选票和行动,来真正改变撕裂的美国。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